长篇《尘根》定稿53页起,求出版

  [复制链接]
查看: 240049   回复: 10736
#20
 林中之路| 发表于 2007-11-15 02:40:01 | 只看该作者
  作者:植物阴凉_ 回复日期:2007-11-14 13:33:11 
    看了一下,不错。
    加油兄弟。
  -------------------------
  谢谢鼓励,一起加油!
  
  作者:江湖闲乐生 回复日期:2007-11-15 15:12:46 
    在这个贴子里看到两个老朋友,西西
  
  --------------------
  呵呵,希望我们也是。谢谢顶帖。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1
 仔猪饲料| 发表于 2007-11-15 02:40:45 | 只看该作者
  :)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2
 林中之路| 发表于 2007-11-15 08:11:42 | 只看该作者
  4、李翠红
  
  咬牙切齿的李翠红在厨房削冬瓜皮。柳凤送的冬瓜胖墩墩的,都是徒弟肖小三从扇庄背来的。冬瓜皮厚实坚硬,李翠红把菜刀磨得锋快,削下去还是十分费劲。冬瓜皮七零八落,李翠红心里也乱糟糟,忍不住骂出声来:婆娘,偷人养汉的婆娘……老不死的家伙,一路货……上高一的大女儿阳姗姗刚看完《排球女将》的电视连续剧,在“球儿凌空多有力,球儿往上飞”的歌声中探过头问,妈,你骂哪个婆娘?又有谁招惹咱爸么?让我去好生修理她。
  李翠红说,你上心念你的书,考不上大学有你好看。
  阳姗慧撇了撇嘴,念念念,烦都被你烦死了。
  听得门锁喀嗒一响,阳春奇带着两个女儿进了来。阳春奇看着厨房一地的冬瓜皮,问,饭还没熟啊?小女儿阳丽慧“啪”地一下打开阳智慧的手,一块冬瓜皮掉了下来。看喽,二姐又乱拣东西吃!阳智慧撅着嘴巴哭起来,饿,饿啊。
  李翠红擦了擦围裙,饭就好了。丽慧,带你二姐出去,莫在厨房里占地方。
  
  阳春奇把厨房门带上,说,明天沙贵胜家送猪,我联系了直属库食堂。你有空明天一起去帮忙关照啊。李翠红说,关我屁事。杀猪闹心,喷屎臭。阳春奇骂,你个婆娘,人家好意请你吃心肺汤呢。李翠红啐一口:我没心没肺,我腻油,吃不得。
  阳春奇打开锅盖看了看,一条鲤鱼已经烂熟,白眼睛珠子都掉了出来。
  李翠红迟疑了一下,说,明天是礼拜天,我干脆带孩子去外婆家里吧。省得碍你的事。
  阳春奇一默神,说,那好吧。
  
  第二天一清早,李翠红就咳着嗽起来,把屋里屋外通通打扫一遍,带着三个女儿去了外婆家。阳春奇也没闲着,带着食堂管事的来到后院菜地,沙贵胜夫妇他们早就站在猪窝棚外等。阳春奇故意问:没喂早潲吧?柳凤笑吟吟地说,阳主任,我们哪里会坑公家的哦。
  三个肥头大耳的猪刚吃完沙烟从供销社倒来的泔水,正心满意足地踱步呢。沙烟看见阳春奇,脸发烧起来,忙让到一旁,去扶那几棵踩歪了的辣椒树。
  管事的看了一眼,嗯了一声,收下了柳凤塞过来的两包烟。说,阳主任,过秤吧?
  贵胜和肖小三慌忙跳到猪楼里,抓住两个猪耳朵和前脚,管事的将绳子一带,就往外拎。贵胜喘着粗气,喊沙烟抓尾巴。沙烟畏畏缩缩探出手抓住粗壮结实的尾巴,只觉得手心吃痛。猪摇头摆尾没命地叫唤,贵胜骂沙烟,蠢猪啊,拎起来啊!
  沙烟一使劲,看来和韦星辰练哑铃出了些效果,竟把猪屁股拎了起来。啪嗒啪嗒的猪粪就砸在沙烟的解放鞋上。沙烟的手不敢放,只好别过脸去不看。一会,贵胜又在猪撕心裂肺的吼声中骂,放下来啊,蠢猪,要过秤了!
  柳凤拂了拂秤杆准星,喊:阳主任咧,刚好二百五十斤毛。
  
  吃过心肺汤,贵胜带肖小三去车间里做事,沙烟擦着油腻的嘴巴,似乎还闻到手上的猪屎臭,正准备去厨房里再用肥皂洗一遍,就听到楼下一串熟悉的单车铃声。他探出头就喊,老五来啦,快上来吃心肺汤,今天我家杀猪了呢!
  韦星辰两个腿架在单车上,扬起脖,喊,算啦,下次吧,她们还在货场等呢。
  沙烟忙不迭穿袜子换鞋,口里喊,你稍微等下,我就来。对客厅里说,妈,阳伯,我和同学耍去啦。
  阳春奇嗬嗬一笑,现在的伢子,玩心重咧。我吃完茶也走了。
  听得两个少年骑着单车快活地远去。柳凤把虚掩的门打开,对阳春奇说,谢谢老阳帮忙哦。阳春奇起身,笑眯眯地问,拿什么谢啊?柳凤也笑说,猪脑壳可以不?阳春奇说,我那鬼婆带孩子去外婆家了。我回去洗澡,你一会来坐哦?柳凤说,大白天的,作孽啊?阳春奇说,你等会把那挂猪肠子送来就是了。
  
   李翠红把孩子送到外婆家,和老娘交代了几句,就跑出来到木业车间等沙贵胜。贵胜打老远就看到李翠红一身黑衣,站在树荫下拿遮阳帽扇风。贵胜快步过去,堆起笑喊嫂子,为何不一起吃心肺汤?李翠红冷着脸说,我找你说个事。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3
 林中之路| 发表于 2007-11-15 09:04:51 | 只看该作者
  自己顶一下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4
 souen123| 发表于 2007-11-15 10:15:07 | 只看该作者
  其实,也就明白个屁。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5
 林中之路| 发表于 2007-11-15 19:30:34 | 只看该作者
  谢谢仔猪饲料兄弟,谢谢来自青海德令哈的 souen123兄弟,呵呵,让我想起海子的诗歌。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6
 阿廖| 发表于 2007-11-15 19:36:48 | 只看该作者
  世像百态全勾勒……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7
 林中之路| 发表于 2007-11-16 00:30:13 | 只看该作者
  感谢阿廖勤顶帖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8
 林中之路| 发表于 2007-11-16 08:11:22 | 只看该作者
  (续上)
  归城火车站在漫长的京广线上,是那种打个盹就错过的小站。几棵槐树粗大而结实,盘踞在铁道两旁。它们常年受火车汽笛的惊吓,身子有些打旋,树理有些错乱,跃跃欲试的枝头总是牵挂着离家者神经质的目光。白天,没有火车经过的时候,空无一人的站台就像突然谢幕的舞台,稀稀落落的瓜子壳、卷成团的纸屑、失去神采的落叶,都在那里聚散不定,前途未卜。有几片树叶飘到货场里停驻的一截车厢里,掉在沙烟和张小燕的头上。
  韦星辰和李梅不约而同伸出手去抓,那几片树叶竟又飘起来,回荡两下,飘走了。
  张小燕脸红扑扑的,从怀里掏出一个蓝色硬皮面本。说我约你们来,就是为了看这个!李梅一把夺过去,翻开一看,扉页写着“曼娜回忆录”几个歪歪扭扭的蓝墨水字,再翻,赫然写着“《少女之心》”。
  少女之心?韦星辰的声音有些发抖,哪里弄来的?
  张小燕脸白了,别告诉别人哦,我是从姐姐那里偷来的。
  沙烟问,这就是传说中的《少女之心》么?看了要坐牢的!
  张小燕猛地用手肘一顶沙烟。我晓得是流氓书,不敢看咧。
  李梅眼睛一闭,手一抖,书就抛起来,啊?我不要看!
  手抄本翻开来掉在沙烟怀里。沙烟拿起,故作轻松地说,有什么稀奇呢,我来看。
  张小燕说,你有本事念出来!我们捂着耳朵不听!
  你们有本事就不要听,我念了!沙烟就翻开的那页念出声来:“最引人注意的是那根强有力的……,高傲而怡然自得地矗立着,足有半尺多高,粗得就象小孩儿的胳臂,挺拨在两条坚实的大腿中间……”念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颤抖。沙烟感觉四周到处是公安的眼睛,炯炯地注视着他,任由他往下念。恐惧再一次抓住他的心房,他把本子一合。妈呀!赶快烧了,不然会人赃俱获。
  张小燕急了,烧了怎么行啊?是我姐借来的啊?
  万一公安抓了去,你怎么办?沙烟说,还是烧了好。
  韦星辰说,怎么烧啊?又没有火。
  他们都坐不住了。空气里似乎硝烟弥漫,一场“正义”与“邪恶”的战争就要打响。呼啸而过的火车把他们掀起,又猛地抛下,在巨大的震颤声中归于寂静。张小燕浑身发抖,筛糠一样战栗起来。沙烟看见她的裙子底下有血淌出来。
  沙烟喊:张小燕,你怎么流血了?
  张小燕脸色苍白,好看的嘴唇扭曲起来,头歪下去,一头刚蓄起来的长发罩住了整个脸。她痛苦地喊:疼啊,疼死我了!李梅一把抱住她,对着两个懵懂少年吼:流氓,还不把脑壳背过去啊?韦星辰和沙烟赶紧别过头,起身背对她们。张小燕痛得在李梅怀里打滚,白裙子粘上血水,点点梅花有些粗犷、肆无忌惮地开在阳光里。这是她的初潮。沙烟焦急地问,要不要送医院?李梅噗哧一笑,喊,蠢猪,还不快去供销社买刀卫生纸。
  
  李翠红很白净,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瘦到极致的身子,由几根柔软的骨头支配着,黑得发亮的“乔其纱”把整个人隐藏起来,很深,发散着一种檀香气味。李翠红绷着脸看沙贵胜支走了肖小三。树荫漏过星星点点的阳光,照看着穿梭不止的黑蚂蚁,它们三五成群,将收粮时遗落的谷粒搬运到树根下的窝里。
  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
  李翠红压低嗓子问:老沙,阳老倌和你老婆没事吧?
  贵胜一惊。什么事情?
  你老婆平素为人怎么样,你不晓得?
  我老婆怎么了?
  我可以断定,阳老倌和柳凤有一腿!
  贵胜双手一拂,莫乱讲!
  我晓得我那死鬼,好这口呢……你未必就那么窝囊?
  贵胜感觉满脸都是蚂蚁在咬,肚子里的心肺汤翻滚起来,想呕又呕不出。他绞着手指关节发出“啪啪”的响声,屁股往树根上一坐,那翘起来形状如坐凳的树根,被粮库搬运工的屁股们坐得滑溜哧溜的,贵胜一个趔趄,翻在地上。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9
 梦里冰痕| 发表于 2007-11-16 09:05:01 | 只看该作者
  顶一下,加油!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