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帝国》:中国的《一九八四》+《动物庄园》

  [复制链接]
查看: 2041   回复: 152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2-01-03 22:33:0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楔 子

这一个个孤独的寂寞夜晚
没有灯光月光也没有泪光
我一个人在地球之外流浪
苦苦思索也还是想不起你的模样
能不能把你的记忆全部归我带走
从此你一无所有但是还拥有故乡

这是我自己写给自己的歌。
我已经在这个陌生的外星球生活了一年、两年还是许多年?
时间对于我,重要吗?没有了亲人,没有了挚友,甚至都没有了敌人,在这个与我无关的外星球,每时每刻都布满压迫、谎言、仇杀与反抗。现在,竟然使我也深陷其中,难以自拔,要付出巨大代价。
我是一个地球人,但是现在,我已经被神圣帝国审判,即将要关进特殊的牢笼,在其中孤独度日,直到寂寞老死。
可是,我毕竟还有回忆,还有思考,还有尊严。我必须用我的笔,写下我所经历的这一切。如果哪一天,你作为地球人,来到这个名叫“开普勒星球”——也就是“神圣星球”的地方,我的故事就可以作为你采取一切行动的参考与指南。
作为地球人,这是我能够为来此外星球的同类所做的唯一帮助。
到那时,我只有一个小小请求:
不要忘记我,将我的故事,带回地球……


  神 圣 帝 国
  
  第一章
  
  (一)
  我必须为自己策划一场旅行。
  我必须出外走一走。透透气,换一种心情。
  当我确认自己的孩子确死无疑的那一瞬间,愤怒、沮丧击溃了我。我和这个孩子未曾蒙面,甚至不知其是男是女。
  娟子苍白着脸,倒在沙发上,茶几上是一堆药物。还有一张盖着圆形红章的医院缴费单。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女朋友,娟子,未经我的同意,将她的腹中生命人工流产了。
  一刹那,我的心空掉了。
  再过两年,我满三十岁。在这个城市,我已漂浮了整整十年。和娟子的相识,也有两年之久了。
  就在上周末,娟子的脸上,闪现着前所未有的光芒,她那般地迫不及待:
  “大林,咱们买套房子吧!”
  “房子?”这正是北京城里房市最不稳定的时刻,有人看涨,有人看跌。但总的趋势是已经房价下调了。买涨不买跌,是正常人的一般反应。
  “我有了……”
  娟子的声音不大,却震荡得我满心的幸福在世界里飞溅。
  “我们的孩子?!”我一下子抱住她。
  是的,我们的孩子。那么,我们——我,娟子,孩子,必须的,得有一套房子。
  我翻箱倒柜,存单,储蓄卡,现金,残忍地搜集,细心地整理,激动地计数,最终我的资产总额的数目清晰无比,无可辩驳:
  九万七千八百三十五元四毛九分。
  这点钱,在北京五环以内买不到一间厕所——顶多,仅能买下一块安装抽水马桶的面积。
  “再凑一分钱,尾数就是五毛了。”
  我笑着说。
  然而娟子的脸阴沉着。一言不发,竟就这么离开了屋子。
  是的,我整整用了10年时间才积攒了九万多块钱。而北京的房价现在基本上都是三四万一平米。也就是说,我要想在这个城市拥有自己的住房,得需要工作不少于200年。期间,不能生病,不能失业,不能高消费……
  12分钟后,我的手机响。娟子用短信告诉我:
  既然我们做不成房奴,那么也就别做孩奴了吧。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沙发
 郑太守| 发表于 2012-01-03 22:38:02 | 只看该作者
  谨以此小说献给我自己,这也是对于过去的告别。
  
   2011年12月20日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板凳
 郑太守| 发表于 2012-01-03 22:39:28 | 只看该作者
  (二)
  我还年轻。孩子将来仍然可以要。但娟子的自行其是,深深地伤害了我。这是对我的一种轻视。那个小生命,是我们俩的爱情结晶——如果还有爱情的话。
  我决心开始一场旅行。一场没有预设终点的旅行。
  自从两年前被辞职以后,我就是个自由作家。出版了三本小说,为我攒下了数万元版税。在部队当兵时,我就是连队黑板报主编,在军内外报刊发表的豆腐块,刺激发酵了我的文豪梦。
  互联网时代的写作,由过去的精英独鸣变为草根联欢。只要你略有才情,又不懈勤奋,靠写作挣点小钱还是可以的——当然,除非你是大腕,否则写得便秘、拉稀、流鼻血,充其量也只能用毕生的版税买上一块仅够安置抽水马桶大的不动产。
  在城铁13号线霍营站走进去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映在玻璃门上的自己:
  酒红色的条绒纯棉衬衣,笔挺熨贴;藏青色西装裤,裤脚锐利得能把人割伤。棕色羔羊皮夹克,和黑色牛皮鞋,上下呼应,粗犷中显出精致。整齐的板寸,行家能看出来,应是每20天就例行剪理一次。
  总之,我的军人作风依然保持良好。只是我的眼神,忧郁,散落,夹杂着一种丢失了贵重物品的茫然。
  夜九点。车上人不多,我掏出帆布挎包里的《动物庄园》,随手翻了翻,百无聊赖,便又合上。书的封面一片漆黑,细小的烫金书名,使整本书显出一种内敛的雅感。
  列车摇晃着,如同健硕的壮汉喝醉了酒,自信而野蛮地飞速前奔。
  在我的对面,悬挂着一面液晶电视,还在播放着各类节目,生活的,娱乐的,新闻的,五花八门。不认真去听,就只能如同在观看哑剧。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
 郑太守| 发表于 2012-01-03 22:48:35 | 只看该作者
  (三)
  又到了一个站,或许是立水桥,也或许不是。下去几个人,上来几个人。门一开,夜风冰凉了我一下,大脑清醒许多。
  电视的画面显示,还在播放新闻。
  先是浩瀚的宇宙,然后是一个星球的特写——不用想,这就是我正在其上栖息的地球。深蓝色,孤独而骄傲地在银河系自古至今地自转,公转。
  这是转播CNN的一则新闻:
  美国航天局5日宣布,科学家们利用开普勒太空望远镜在距地球约600光年的一个恒星系统中新发现了一颗宜居行星,它被命名为“开普勒星球”……这是首次发现的与地球表面环境相似的一颗行星,可以适宜人类生存。
  那个白人主持满头白发,但精神矍烁。我不认识他,但能判断他应该是位CNN的老牌播音员。
  原来,那不是地球。我从鼻孔轻轻地冒出一股气。但那又关我何事?距离地球600光年的一颗行星,它的发现,对于科学家有意义,于我等草民,仅仅是一则新闻。仅仅而已。
  画面一闪,下一则新闻。许多的人在排着队沉痛地哭泣。不用说,某个大人物死了。
  “将军……给了我们一切,但他走了……我们可怎么办?!”一位中年知识女性,剪着齐耳短发,泣不成声,面对记者的镜头,断断续续地哀诉。
  “将军!……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沿着将军指引的方向,负起责任,担起使命,实现将军的伟大遗志!”
  一位年轻人,眼含热泪,神情坚决,正在铿锵有力地表决心。
  此时,新闻画面的背景,是高大的将军的塑像。排队经过其下的人们,瘦弱而悲伤,许多人弯着腰,身体前弓,不能自已。如山的形象,和渺小的人群,构成了令人压抑的反差。
  哦,将军,某国那位矮壮的胖子强人死了。但这又与我何关?我不认识哭泣者与被哭泣者双方的其中任何一人。
  正这样想时,一个我熟识——但仅仅是在网络与新闻中常见的面孔出现了。
  这个人约50岁左右,哭得一塌糊涂,就如同是自己的爹或娘刚刚撒手人寰。这个人眼睛一大一小,这样双眼不调的人,我此生仅见一例,所以在城铁电视上一眼就认出了他。
  “将军……哟!将军……”
  此人的嘴巴也颇有些歪斜,下巴肥厚,往前下方搭拉着,一看就是个肉食者,而且据我猜测他是一位白酒的量也很大的主。
  如丧考妣的大小眼先生,哭得无比热烈。他的丑,非常的一丝不苟,而且丑得发自内心。这则画面的背景,是某大学的一块高大牌坊。
  这人应该是个教授。……无聊。我心不在焉起来,甚至有些厌恶。
  一阵倦意向我袭来。凭经验,再有两站,就到西直门了。那是13号线的终点。
  我将在那儿下车,然后倒车,然后去往南方,开始我的漫长旅行。
  很快,倚在座椅上,我睡着了。
  我的手中,仍握着黑色封皮的那本薄薄的英汉对照文本的小说。
  这本书,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将伴我许久许久。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4
 郑太守| 发表于 2012-01-03 23:30:50 | 只看该作者
  第二章
  (一)
  13号城铁应该是早就停靠在西直门站了。
  可就是没有人喊醒我。
  于是,当我睁开眼时,被吓了一跳:空荡荡的列车车厢,空荡荡的半露天站台,没有一个活人,只有远处几点零星的灯火,和眼前包围紧密的黑暗。
  我在心里骂了一声。操,怎么连个工作人员都见不着影子!
  我拔出被睡麻木的双腿,走出车门,沿着坚实的站台边沿往灯光处走去。
  突然,我的身后袭来一股寒气,一个瘦高挑,光头的年轻人,撞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后,飞奔而去!
  我的那只挎包,帆布质地的好挎包,已经被紧紧地捏在了光头的手中!
  抢劫了!
  我的血往头上涌去。我一蹬脚,猛地追出去。
  光头小子动作确实是快,他翻过了三道不锈钢栏杆,然后消失在黑暗中了。
  我擦去了脸上的汗珠,心想,赶紧找个派出所报案去吧。
  挎包里,是那本黑皮烫金的《动物庄园》,一只iPhone手机,一万元现金,能透支两万五千元的信用卡,以及个人的洗漱用品。当然,这只挎包本身也值点钱,纯手工制作,由最好的设计师亲手用厚帆布和真牛皮混合缝制的精品。
  这是西直门么?怎么如此陌生?我都快不辨东西南北了。可不是西直门又是哪儿呢?再说,我此前也从未在深夜近11点时在这儿被人抢劫,并惶惶然去寻找派出所求助啊。
  缓缓地,貌似是一辆巡逻车从我身边开过去。
  我赶紧冲这辆车一招手。
  车子停下来。一高一矮两位警察下了车。
  “我要报案!警察同志!”
  我的声音有些扭曲和嘶哑,毕竟这是此生第一次被抢,心情颇不平静。我咽口唾沫,做了一下深呼吸,向两位迎我而来的警察紧走几步,仿佛是迷途中幸存的士兵看到了自己的长官。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
 江湖万寻欢| 发表于 2012-01-03 23:36:33 | 只看该作者
  太守又有新作了,这个貌似是穿越?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
 郑太守| 发表于 2012-01-03 23:42:41 | 只看该作者
  有困难,还是要找警察啊!
  那高个子,右手前伸,从我的方向朝车门的方向缓缓平挥而去,我明白他是向我示意上车。
  去派出所做笔录,被盘问,这非我的本意。可包没有了,钱,物品,都不在了;最重要的,我的车票也没有了,我无处可去。我在想,一会儿跟人民警察好好套套近乎,说不定,他们还会动用警车送我回家呢!
  此次旅行,就这么注定要泡汤了。
  我叹口气,一步跨上了警车。
  高个子警察开车。小个子警察就坐在我左侧,有意无意地用眼角余光瞄着我。
  刚坐稳,我听到“咔嚓”一声,车门紧锁。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
 郑太守| 发表于 2012-01-03 23:43:19 | 只看该作者
  (二)
  车子开得慢,但很稳。
  我听见对讲机在响:
  “迎宾一队,迎宾一队,听到请回答。”
  “迎宾一队听到,请讲。”我听到高个子警察用对讲机在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不禁哑然失笑,看不出这两位警察兄弟,还有这样的闲情雅致,把自己命名“迎宾一队”的代号。
  “迎宾一队,客人是否接到?”
  “客人接到,正在返回途中。”
  客人?呵呵,我是客人?
  不知是西直门外大街还是内大街,总之,车子行驶在我所不熟悉的某条夜街。
  在座椅上,有一本被翻旧了的厚杂志。
  我拿起来,小个子警察并未有制止之意。于是我便随意地一页一页浏览。
  这是一本此生我所见过最为奇特的杂志:
  构成每篇文章的文字,是一个大杂烩——我找不出比大杂烩更好的形容词。
  有中国的古代甲骨文,繁体字,也有拉丁文,和英文字母。甚至,还能看到日文。
  莫非,这一篇篇文章,就是由这些五花八门、时代各异而又不伦不类、风马牛不相及的文字符号组成?它们也能组合起来表情达意?这是一本恶搞杂志,还是一种文化创新?
  但莫名的,有股寒意自心头涌起。这注定是个不祥之夜。而这本怪诞的杂志,竟如同布满了通篇的神秘咒语,渐渐摄入我的心灵,使我不寒而栗起来。
  我依然在慢慢地翻看杂志,可眼睛却在偷看这两位警察。总之,一切都有些怪怪的。
  他们的长相无可挑剔,与我们常人无异。他们的制服,也符合任何要求。只是,那种表情,暗含着抑郁甚至某种阴鸷——但警察,老与罪犯打交道,信奉的不正是“怀疑一切”的职业信条么?所以,他们的表情难免会怪怪的。
  但是,肯定有哪儿不对!
  我能感觉到,坐在我身边的小个子警察,右手一直若即若离地摁在手枪的柄上——对一个报案的受害人,犯得着这般如临大敌么?
  而那开车的大个子警察,时不时抬起眼,从后视镜中偷偷窥视一下我。
  前方,是十字路口。
  正是绿灯。我们的车稍微加了一点速度,向前冲过去。
  就在这时,一辆白色面包车,从我们的左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失控般撞过来。
  我听见轰的一声响。然后看到大个子警察被撞到前方的挡风玻璃上,晕倒,血从他的头颅和脸部不慌不忙无声地流淌开来。
  与此同时,我和小个子警察在巨大的撞击下,身不由己地被抛到前方的椅子靠背上,然后又被狠狠地弹了回来。
  仿佛还有啪啪的巨大声响……但我已人事不知。我昏倒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
 郑太守| 发表于 2012-01-03 23:55:14 | 只看该作者
  (三)
  当我醒来的时候,光头坐在我的床边,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
  那只挎包,被放在沙发上。里面的东西,似乎还在。
  “欢迎你——地球人。”光头努力地挤出一丝笑意,但那面部表情却总是若有所思,仿佛我是一道棘手的试题,而正在应考的光头,不幸是全班的最差生。
  “地球人……”光头依然又嘟囔了一句。
  真他妈倒霉!遇到被劫倒也算了,偏偏遇上一个有幽默感的抢劫犯——要么,这个光头就是个精神病患者。
  “这是——哪?”我挣扎着想爬起来。
  光头没有阻止我。我这才确定自己没有被绑在床上,也没有被戴上手铐铁镣什么的。这个光头,莫非是个变态杀手?我打了个寒战。
  “这是——哪?!”我又问了一声。四肢还有腰部,都很疼。这是重撞之后的一种正常反应。
  我去看窗外。可厚厚的窗帘阻挡了一切。我正在思考要不要去拉开窗帘,光头说话了:
  “林咸伟君,你一定以为这还是地球吧?”
  果真是个疯子!他从我的手机中找出了我的姓名,然后,莫名其妙在“林咸伟”后面加上一个“君”。而且,按他的意思,这竟不是地球?!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
 郑太守| 发表于 2012-01-03 23:56:44 | 只看该作者
  我差点笑了。但我一声不吭,我要看看这个光头抢劫犯将如何继续表演。而我,必须静观其变,伺机逃走。
  但我,到底是如何到了这间屋子的呢?刚才,到底都发生了什么?那两位警察,他们都还好吗?……
  光头缓缓地站起来,他的脸部更加接近灯光,我才能清楚地看到他。
  眼神很有力,有穿透力。面颊苍白,似无血色,但又很健康——苍白与健康,本是一对矛盾的肤色,可在光头的身上,完美地共同呈现。
  他的四肢明显比正常人要长一些,整个体型可用修长苗条来形容。
  即使他一动不动,也能感受到他的力量。他的手指虽然没有动弹,但似乎是套上了人皮的活动钢筋,又似某种凶狠大鸟的爪子。这是灵活而固执的手指。这种手指,只会长在刻苦训练的专业人员的手上。
  “你在被追捕之中。这非常危险!林咸伟君。因为你来了不该来的地方——这儿不是地球。这儿距离地球,至少有600光年那么遥远。”
  光头面对着我,缓缓地往一只杯子里倒酒。一边倒,一边观察我的表情变化。然后,他停下来,沉默了大约十秒,他把杯子递向我:
  “这儿——不是地球。”他重复了一句。接着,光头清晰而肯定地,如同是一位退休后返聘的学术泰斗,在给初出茅庐的本科生讲解某个他自己烂熟于心且坚信不疑的名词术语:
  “这儿,是—开—普—勒—星—球。”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