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春旧梦》:隐藏在《富春山居图》后的皇家风月

  [复制链接]
查看: 237532   回复: 1944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05-13 22:20:0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楼主荣获舞文弄墨2016年年度十佳作者            楼主荣获舞文弄墨2016年年度最佳新人          


《富春山居图》,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首。

  乾隆年间,一幅《富春山居图·子明卷》被征入宫,乾隆皇帝见后手不释卷,定为真迹,创造历史上同一人在同一画中题跋最多的记录。然第二年,又有一幅《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呈入宫中,引发“富春疑案”,孰真孰假,一时莫辨。

  秉烛粗观,乾隆一眼便认出最初入宫的《子明卷》是假,却为何在次日坚称其为真品?

  又为何一边昧着本心宣布《无用师卷》是赝品,一边以不菲的价格买下,任其湮没在库房的灰尘中?

  后人皆嘲乾隆附庸风雅,不辨真伪。

  却不知笑谈背后,还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一幅传世名画牵引出的皇家秘闻,

  一场夺嫡风波倾覆下的风花雪月。



  《富春旧梦》

  作者:雨席子
  (新浪微博:@雨席子 ,欢迎来玩~)


  -------------------------------------------------


  楔 子(一)

  深更,夜色如墨。

  养心殿依旧灯火通明,幢幢烛影笼在书台,将乾隆皇帝的脸照得明灭不定。

  宫婢皆被驱至殿外,人人吊着一颗心,大气也不敢喘上半口。

  皇上对着两幅几乎一模一样的《富春山居图》,已是枯坐了整整一夜。

  更阑人静。也不知煎熬了多久,终于有人忍不住。

  阿林在殿门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推门进入。他向前挪了几步,伏身低首,小心翼翼道:

  “皇上,该歇息了。”

  弘历恍若未闻,手执红烛,仍紧紧盯着画上的一处,额上皮肤越绷越紧。

  阿林踟蹰着再唤:“皇上……”

  弘历目光一涣,这才张开干涩的唇:“阿林,来,你过来。告诉朕,这两幅画,孰真孰假?”

  阿林愣了片刻,犹豫道:“……微臣一介武人,不识文墨。”

  弘历苦笑,微微摇头:“别人或许看不出,但你是朕的贴身侍卫,是陪着朕一路走过来的,又怎会不知?”他的眸光黯淡下来,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只不过不愿说出来,让朕伤心罢了。”

  阿林正欲开口,撞上弘历暗沉的眼睛,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只垂眉低首,不敢言声。

  “十九年了,一转眼,居然已经过了十九年。”弘历如同自语,眼中隐有晶光闪烁,“朕早已不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可她在朕的记忆里,依然还是当初模样。”

  阿林听了弘历这一句,只觉难过异常,头垂得更低,目光不自觉落在画上。

  这的确是两幅极为相似的画,阿林不懂鉴画,分不出真假,可听到“子明”这名字,再念及十九年前那段往事,亦能猜到答案。

  弘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沉默半晌方道:“朕知道,从一年前子明卷被送入宫中时便知道,这只是《富春山居图》的伪作。官员把它当成真迹,说得天花乱坠,却没想到,早在十九年前,朕便看过它了……”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沙发
 雨席子| 发表于 2016-05-13 22:26:01 | 只看该作者
  楔 子(二)

  弘历伸出手,轻轻抚上子明卷的画纸,一寸一寸滑过,抑制不住地颤抖:“它是假的《富春山居图》,可是这又如何?于朕而言,它便是唯一的真迹。”

  回忆霎时涌上脑海,曾经柔肠百结、风雨如晦的年少岁月如在眼前。他的双眸陡然亮起来,在晃动的烛光中,如同两簇燃烧的火苗。可很快,这火苗便暗下去,暗下去,又成了一滩失望的灰烬。

  弘历抚额,自嘲地笑了笑:“可惜啊……这子明卷虽出自她手中,却终究不是为朕所作。”

  一年前,当他得到《富春山居图》子明卷时,曾一意孤行地把这当做她与他的续缘。当初她正是用此画,为他在夺嫡风波中扳回重要的一局。之后她走了,可她的画经历兜兜转转,却依然回到了他的身边。这是否隐含着某种喻意?

  他便抱着这样的期待,将子明卷留在身边,日日观赏,赋诗题词。似乎只要如此,就能重构他与她之间的联系。

  好梦不过一年。

  今日,又有一幅《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被呈了上来,正是元代画家黄公望的真迹。

  没有人敢质疑皇帝鉴画的权威,可这幅真品却如当头泼下的凉水,似在提醒他:认清现实,莫再妄想。

  弘历闭上眼,浑身都被一股浓浓的无力感包围。

  缓缓地,他站起身,踱步到窗前。天高无月,星辰如同尖锐的刃口,将心剜成了空洞。

  “皇上,那这两幅图……明日如何同大臣们交代?”阿林在身后轻声问。

  弘历猛地睁眼,仿佛瞬间被点醒。他眉心突突一跳,心内那点欲断未断的不甘,再次唤起。

  交代?如何交代?

  难道要他承认自己这一年都是自欺欺人吗?

  难道要将她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视作赝品,断了念想吗?

  不,他偏不!

  弘历猛地攥紧拳头,倔然道:“告诉他们,去年入宫的子明卷才是真正的《富春山居图》。至于今日入宫的这幅,虽是伪作,但也画得不错,买下放在库房里吧。”

  阿林愣了愣,意料之外,却又觉是情理之中,半晌才回过神来:“是,微臣遵命。”事已至此,他亦不再相劝,默默退下。

  空荡荡的大殿,再次只剩一个寥落的背影。

  天光将明未明,弘历看着远方,眼神深处却空无一物。他已拥有了富丽江山,到头来却依旧力不从心。

  攥紧的拳头用透了力,慢慢松开。

  他明白,她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段渺远的记忆袭上唇边,还想要再说一遍。可是环顾身边,想要倾诉的人却消失不见。

  也只剩下这一幅画,她为别人作的画。陪伴着他,慰籍着他。

  唯有如此,才能在无数漫漫长夜中,告慰已行至绝处的思念。

  “令汐,十九年了。你还记得吗?”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板凳
 雨席子| 发表于 2016-05-13 22:27:45 | 只看该作者
  第一章 林暗草惊风(一)

  她觉得自己逃不掉了。

  吴令汐疾奔如飞,周遭的景色化为虚影,耳边唯有簌簌风声,狂暴着呼啸而过。

  她的力气不断流失,浑身上下的骨架如同被抽去一般。身后追赶的人紧随不舍,近了,更近了。

  令汐只觉呼吸短促,意识渐渐模糊,在几乎晕倒之前,突然瞧见前方的一处岔道。

  她咬着牙,卯足最后的力气冲了过去,方一侧身,旁边猛地闪出一道黑影。令汐顿时毛骨森然,脚下一软,整个人如同一块没挂好的绸布,轻飘飘地向地上倒去。

  半个时辰前。

  万木书院刚散学,令汐感到束发有些松动,伸手理了理头上的毡巾,确认没有纰漏后,与众书生一路谈笑着出了书院。

  自从哥哥外出游学后,吴家便只剩她一个女儿。令汐不愿困在家中,好在吴老爷开明,便让令汐顶着哥哥“吴令轩”的名字,进入万木书院读书。

  但见她身着水墨色的书生服,头戴一片毡巾,肤色刻意涂暗了一层,五官虽是清秀干净,却也与女儿妆时不甚相同。一眼看去,俨然是个玉树临风的俊俏才子。

  日丽风清,是个写生的好天气。

  令汐与同伴挥手告别,独自朝偏僻人稀的方向行去。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
 雨席子| 发表于 2016-05-13 22:30:00 | 只看该作者
  这条道偏离市集,鲜有人至,但风景独好。令汐一路赏玩,绕过几条藩篱,忽见一片青绿竹林。远看郁郁苍苍,待进入,阳光从天顶倾泻而下,透过随风翻飞的翠叶,竟将整片竹林染成莹亮的海洋。

  那莹亮中站着两个男人。

  一人是个魁梧壮汉,恭敬颔首,垂眉低语。另一人负手长立,端的是贵气的身姿,虽然只看到侧影,但从那做工精致的黛色锦缎长袍,亦能觉出身份的不凡。

  竹林、晖光、风动、叶舞,再衬上两个窃窃私语的男人。偶遇如此佳境,令汐不忍惊扰两人,瞧见前方有一块巨石,忙轻手轻脚地挪了过去,将身形掩藏,又从书袋中拿出纸笔,微微探出头,挥手便画了开来。

  沐浴在竹林渗下的阳光里,笔尖与指尖的温度仿佛融合在一起,下笔便是行云流水。她由浅入深,由淡至浓,眼前的情境都成画境,在纸上挥洒肆意。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4
 雨席子| 发表于 2016-05-13 22:30:56 | 只看该作者
  待背景画完,再描人物。令汐注意到贵气男子的腰际挂着一柄极为精致的短剑,那剑柄竟由羚羊角制作,实在罕见,再看剑鞘,微有弧曲,由犀牛角制成,上面还镶嵌了一颗绿色宝石。

  令汐觉得这佩剑实在特别,依形画了下来,刚要收笔,忽听那佩剑男子愤懑一声:

  “凭什么!大哥二哥去世后,明明我才是长子,凭什么所有好处都让他给占全了!”

  令汐被这声吓得个激灵。方才一直都是壮汉在絮絮低语,未听佩剑男子发话,突兀来了这么一句,瞬间将她从幽然的画境中拉了出来。

  佩剑男子周身环绕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字像是从牙关里一个个蹦出来的:“若不是他步步相逼,我也不想走到这般田地。如今,也该让我的好四弟尝尝厉害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
 雨席子| 发表于 2016-05-13 22:33:29 | 只看该作者
  他的手按在剑柄上,忿忿握紧,对身旁垂首的壮汉道:“方才你提的日子是个好机会,送他上黄泉路吧。”

  那声音中的狠戾与绝情,让令汐的后背升起一股冰冷的寒意。意识到自己听见了什么,她将身体缩在巨石后,屏住呼吸,分毫不敢再动。

  忽然一阵劲风卷过,吹动手中的画卷,发出纸页哗啦啦的声响。

  佩剑男子立刻警觉:“什么声音?”

  “许是竹叶被风吹动。”旁边的壮汉答。

  “不,绝不是。”

  紧接着,令汐便听见沉滞的脚步声,试探着朝自己走来。

  她仅用须臾便做了决定--逃。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
 雨席子| 发表于 2016-05-13 22:37:58 | 只看该作者

  对方绝非等闲之辈,单看衣饰佩刀便不是凡品。再听他言语,能对自己兄弟下死手的人,不可能是什么善茬。若是自己被逮住,还能有活路吗?不如先逃为妙,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令汐疾奔如飞,周遭的景色化为虚影,耳边唯有簌簌风声,狂暴着呼啸而过。

  佩剑男子并未亲自出手,仅派壮汉紧紧追赶。令汐出了竹林,专挑热闹的市集跑,凭着灵巧的身形在人潮里穿梭,意图甩开壮汉。

  虽扮作男人,可她到底还是女儿身,精力与速度比不得壮汉。眼看两人的距离越缩越短,她的力气却消耗殆尽,只觉头晕眼花,随时都可能栽倒下去。

  近了,更近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
 雨席子| 发表于 2016-05-13 22:38:43 | 只看该作者

  令汐整个人快要虚脱,绝望还如影随形。她揉了揉被汗水浸入的眼,发现前方有一条岔道。她咬牙,卯足最后的力气冲了过去,方一侧身,旁边猛地闪出一道黑影。

  令汐受了惊吓,再也没有力气,她浑身瘫软,轻飘飘地向地上倒去。还未触地,突然感到自己眼睛被捂住,腰身一紧,连带着整个人都被抱起,天旋地转。

  回过神之后,令汐已躺在一张软垫上。

  她头晕脑胀,浑浑噩噩地睁开眼,气还没喘匀,便见一张俊颜无声无息地凑在跟前。眉如墨画,鬓若刀裁,那双澄明晶亮的眼睛静静盯着她,连一根根卷翘的睫毛都看得清晰。

  令汐愣住,待反应过来,惊得身体往后一缩,却无处可退。或许是方才跑得太累,又或是被这俊美的黑衣男子盯得犯怵,她一开口,声音都变了:“你……你是谁?”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
 雨席子| 发表于 2016-05-13 22:40:01 | 只看该作者

  “江子明。” 对方见她醒来,坐直了身体,认真答道。

  不再凑得那么近,令汐得了宽裕,用胳膊半撑起身体,警惕地靠坐在墙边。她等了会儿,见江子明仍不声不响地坐在一旁,与方才的壮汉不像是一路人,s遂小心试探:“你是来抓我的,还是……”

  “救你的。”江子明声音平静,言简意赅,菱唇一开一阖,点漆般的眸子望着她,“方才那恶人,为何对你穷追不舍?”

  令汐心下稍安,却不愿提起竹林之事,不答反问:“你怎知他是恶人,我是好人?”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
 雨席子| 发表于 2016-05-13 22:41:43 | 只看该作者

  “那人是个粗蛮壮汉,而你同我一样,都是手无寸铁的书生。”他说到此处,抬头看她,“若是我弄错了也无妨,把你再扔下去就好。”

  说罢,他伸手拎住令汐的后领,直将她往窗口带。

  “别别别,我说笑的,说笑的。”令汐连忙道,“多谢子明兄仗义相救,在下感激不尽。”

  江子明这才放下她,淡淡道:“举手之劳。”

  “……”令汐一时无言,眼前这人不按常理出牌,明明生得一副风流韵致的好皮相,说起话来却硬邦邦的。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