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啸都市--反传统的另类刑警

  [复制链接]
查看: 4944   回复: 280
#60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5 01:18:57 | 只看该作者
  “别动。”赵哥略带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得常明一哆嗦。
  “看看你脚下。”赵哥指着常明脚下。
  常明闻言拿起手电,转换不同光源开始在脚下照射,居然发现衣柜底与地面接触的地方有一些粉状物颗粒的东西,由于地面是铺的白色地板砖,不用多光谱手电还真不容易发现。
  剑飞此时拿起水冷钻,来到衣柜侧面,踮着脚在衣柜右上角的位置打了一个孔,将内窥镜的镜头伸了进去,转动了几下镜头后对常明诡异的一笑。
  “还是赵哥眼尖。”剑飞说着冲赵哥竖起大拇指。
  “应该是白磷粉末,刚才常明脚踩上去的时候正好他的影子挡住那个地方,有些很微弱的磷光。”赵哥边说边将门口的方静拽到身后。
  剑飞和常明对视一眼,常明迅速跑出房间,不一会就拿着几卷防水胶布和四大桶矿泉水跑了回来,常明和剑飞拿起防水胶布将衣柜门和任何有缝隙的地方仔细封住,然后用水冷钻在衣柜门正中间的位置打了一个孔,剑飞操作这水冷钻又将孔洞扩大了一点,之后就拿起矿泉水往里面灌水。
  “刚才看了,里面一件衣服都没有,柜底有个长方形的东西,好像防雨绸似得,下端被钉子固定在柜底靠近柜门的位置,上端两角分别被系上了线,线的另一端绕过里面挂衣服的横梁,固定在柜门内侧上沿的位置,防雨绸上面铺了一堆东西。”剑飞边说边往里面灌水。
  “如果是白磷的话,谁打开这个门,那防雨绸就会被线绷成一定角度,开门的人就会被一团白磷乎个正着,这玩意燃点才40度,再加上有毒,谁开门谁玩完的节奏啊。”赵哥边说边冒冷汗。
  “加点水,隔绝空气,再把门缝封严实了,剩下的烂摊子交给勘察那帮人搞去吧。”剑飞边说边回头冲方静笑笑“这算杀招不?”
  “杀招在卧室那屋呢。”方静边说边冲臭味传来的屋子努努嘴。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1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5 01:20:39 | 只看该作者
  当剑飞和常明用同样的方法打开卧室门后,方静走过来向屋内望了一眼,然后说:“既然犯罪者已经开始使用化学物品来设置机关陷阱了,我认为这屋子里应该有爆炸物。”
  “开始越玩越大了。”剑飞刚想点根烟,一听有爆炸物,就把烟放回了烟盒里。
  “如果你想要追求对犯罪者心理和情绪打击的最大化,你们要自己解决这屋子里的问题,如果……”方静看着剑飞。
  “我们自己搞定,赵哥你把方静带门口去。”剑飞说着和常明拿起防静电手套带上。
  “都准备让我当鱼饵了,现在发什么假慈悲。”方静面无表情的瞅瞅剑飞,又推开了赵哥伸过来想要拉她的手。
  “得,你肯舍命陪我们,我们就敢亡命护鱼饵。”剑飞嬉皮笑脸的说道。
  “方博士,你看…………”赵哥瞅瞅屋里,又看着方静说。
  “叫我方静就可以了,之前犯罪者已经用尸体当道具做过手脚了,这次不会重复性的再次用尸体做道具,既然考虑到有爆炸物的可能,而且他还在刚才那屋使用了化学物品,我认为这屋里的爆炸物不属于化学合成类的爆炸物,使用黑火药制造的简易爆炸品,高端点的就是使用雷管引爆矿山用炸药的可能性居多。”方静说着拿起防爆毯交给赵哥。
  “你们俩用吧,近距离爆炸这玩意不一定好使,我们哥俩大不了比翼双飞见马克思去。”剑飞说着推开赵哥递过来的防爆毯。
  “拉倒吧,我TM喝着抱只猪也不跟你小子比翼双飞去。”常明说着跟剑飞走进了卧室。
  卧室内正对门的是几扇窗户,窗外是一个小型露天阳台,卧室通向阳台的门紧闭着,窗前是一张双人床,一具女尸呈大字型仰面赤身裸体躺在床上,手脚被绳索分别捆在床的四角,尸体头微侧向窗户,长发盖在脸上,勃颈处能看到淤痕,卧室门内左侧紧挨床的地方有一个电脑桌,桌上除一台笔记本电脑外放着饮料瓶和薯片袋等杂物,地面上散落着几件女性内衣和几条连裤袜,门内左侧靠墙放着一个五斗橱,四周的墙上被铺上了淡粉色的墙纸。
  “常明,在这样的空间里,如果放一个爆炸物的话,放哪杀伤效果最好?”剑飞边用多光谱手电照射着屋内,边问常明。
  “肯定不会放尸体附近,有尸体挡着杀伤效果肯定打折扣,我估计放在五斗橱和电脑那里的面大。”常明边说边仔细的看着屋内。
  “步步为营。”剑飞边说边抬脚迈进卧室。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2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5 04:10:17 | 只看该作者
  剑飞和常明先用打孔放探头的方法检查了五斗橱,没发现什么异常,逐层打开后发现里面放满了女性内衣和围巾袜子,之后剑飞和常明小心翼翼的检查了电脑桌,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最后剑飞和常明又将尸体和床上床下检查了一边,仍然没有什么异常。
  “奇怪了。”剑飞皱着眉头站在床前俯视着尸体。
  “不对劲,肯定哪里不对劲。”常明也环视着室内。

  “墙纸太新了。”剑飞左顾右盼了半天,喃喃说了一句。
  “……………………对,太新了,丝毫没有陈旧和起皮开胶的感觉。”常明说着凑近墙纸仔细看着,又吸了吸鼻子。
  “先去厨房。”剑飞说着和常明走出卧室,来到厨房。
  厨房与卧室只有一墙之隔,处在进门走廊尽头左侧,空间不是很大,厨房阳台上摆放着锅碗瓢盆,剩下的空间被一张四方形的小餐桌和两把椅子占去了一半,剑飞和常明仔细检查完厨房后,没有发现异常的痕迹。厨房与卧室间隔的那面墙上,装饰性的铺着几块花纹各异的瓷砖,剑飞和常明瞅瞅瓷砖,又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剑飞从裤袋里掏出一把折刀“刷”的打开,常明也从厨房拿了一把菜刀,两人开始敲起了瓷砖。
  当剑飞敲到其中一块印有竹子图案的瓷砖时,空洞的回音让剑飞和常明瞬时紧张了起来,赵哥也迅速拉起防爆毯将方静护在身后,剑飞拿起刀和常明小心翼翼的开始从瓷砖的四个角慢慢撬,时间仿佛瞬间凝结,两人如慢动作一般一点点的撬开瓷砖的四个角,然后剑飞用手扶住瓷砖,和常明沿瓷砖的边缘将刀刃慢慢的卡进去,两人同时用力,随着一声咔嚓的闷响,剑飞和常明感觉瞬间血灌头顶,头发似乎都炸了起来。
  “靠,吓死宝宝了。”剑飞冷汗直冒。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恶心呢?”常明也擦擦额头的冷汗。
  “滚犊子。”剑飞说着双手扶住瓷砖,慢慢将瓷砖在墙上偏转了一下,瓷砖左上角露出了一个细小的缝隙,此时常明拿来内窥镜,将探头从缝隙里伸了进去,扭动控制杆观察了一阵,对剑飞竖了下拇指。
  剑飞随后拿掉瓷砖,不出所料,瓷砖后的墙已经被掏空了,里面放着一个圆柱形的物体,剑飞双手托住物体两侧,慢慢的将它拿了出来。圆柱形顶上有一个引爆用雷管插在上面,引线上连着一根细线,常明用剪子剪短细线,剑飞随后将引爆雷管拔了出来,转过来一看发现另外一面有个老鼠夹子固定在圆柱形物体上,夹子诱捕器上被焊上了一根细铁棍,线的另一头系在了夹子中间。
  “这哥们玩的够可以的,先把墙掏空,把这东西放进去,隐藏在墙纸里,铁棍紧挨着墙纸那面,一点点的压力就能触动老鼠夹子,夹子带动引线拉响雷管,引爆这个…………这什么玩意?”剑飞边说边拿起那个圆柱形的东西仔细看。
  “回头交给你们同事弄吧,咱们该继续演戏了。”方静边说边瞅着剑飞。
  “对,好戏开罗。”剑飞说着点根烟,吓得常明一把将那个疑似爆炸物从剑飞手里夺了过去。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3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5 04:12:29 | 只看该作者
  一个小时后,刑警队会议室里,辛局一脸崩溃的看着剑飞和方静在投影仪前做嫌疑人心理画像报告,时不时用“杀死你”的眼神看看马致远,看的马致远坐卧不宁,常明刚偷笑了一下就被马致远打了一个大脖溜子。
  “综上,现在对嫌疑人心理画像如下:嫌疑人男性,身高175至180之间,年龄27至35岁之间,身材中等,短发,脸上会有轻微胡茬,青年时代因嫖娼而感染性病,已治愈。无固定职业,曾在职业技术学院类的学校就读并辍学,家庭生活有缺陷,父母离异,婚姻不幸,如今独居,跟家人极少往来。对女性的犯罪欲望来源于青少年时代被同龄女性或家庭中的女性长辈侮辱过,造成该人性格孤僻偏执,流窜多地均在低档旅馆或钟点房暂居,考虑到每个现场都有财物被盗的迹象,可以认为他在用杀人后得到的钱物作为自己旅行杀人的行动资金。”方静边说边从剑飞手中抢过一根烟点上。
  “嫌疑人行为动向为在一个地方入住后频繁外出,时间集中在上午11时离开,晚23时许返回,此段时间他在物色下手的目标,其父母离异后应该跟母亲生活过较长时间,对茉莉花香较为敏感,日常表现为温文尔雅,对人友善,着装整洁干净,日常喜欢使用茉莉花香型的洗漱用品,自我克制能力较强。”剑飞说着晃动了一下空烟盒,随即抬手接住马队扔过来的一包烟。
  “从最初的盗窃、抢劫,到后期的入室强奸杀人,直到最终杀人并布置陷阱挑衅警方,其犯罪手段已经逐步升级完善,鉴于此次现场处置及后期我们将要做的工作,我相信我就是他下手的目标。”方静说完放下手中的笔记本。
  “同时鉴于我们这次的处置,已经对其的自信心与满足感造成了很大的打击,预计该人会在一个月之内犯案。”剑飞说完瞅瞅方静,发现方静正在冲他甩白眼。
  “………………方静继续细化心理画像内容,明早之前给我一个具体的摸排方向,我汇报省厅,让他们协调所有发案地的同行们开展大规模摸排。第二,勘察和法医做好相关证据的检验和收集工作,固定好一切证据,要求情报处介入工作,做好各种信息的筛查核实工作。第三马致远你负责组织一个保护小组,专门负责保护方静的人身安全,她要是少了一根头发就让杨剑飞脱衣服滚蛋。”辛局说完起身离席,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会议室。
  “……………………咋只让我脱衣服滚……哎呀!!”剑飞刚想抗议就被马致远甩了一个大脖溜子,疼的坐在原地直吸气。
  “常明,你现在去长城路派出所,让他们在临河小区给咱们准备3套房子,一套留给方静住,另外两套用作日常监控,一会我给他们所长打电话沟通,房子安排好了以后你挑几个人,开始进行定点监控。赵,你跟网安的弟兄们做好网络监控,一旦发现苗头性言论立刻落地查实,我一会去找武警的弟兄们,让他们派几个人做流动哨,保护方静的安全。”马致远铁青着脸说。
  “我呢???”剑飞莫名其妙的问。
  “你该上班上班,该滚蛋滚蛋!!”马致远咬牙切齿的说。
  “在你们队里给我腾个地方出来,从今天开始我按照你们勘察人员的作息时间开始上下班,跟你们一起上班一起加班,我相信他会在我身边出现的。”方静说完合上笔记本。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4
 yuanyitao5945| 发表于 2017-01-25 04:18:10 | 只看该作者
  顶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5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6 23:07:06 | 只看该作者
  在接下来的一周内,滨海市的新闻媒体与网络上充斥着对这起案件的报道,林珊按照电视台领导的要求,以“窃贼入室,偷盗不成反伤人命”为题进行报道,同时在电视台的网络平台上放上了现场采访剑飞和方静的视频,而网安的人则利用各种马甲疯狂转载这段视频,在滨海市大大小小的论坛和贴吧中,用“窃贼”“小偷”“不入流”之类的词汇,配以剑飞和方静一脸傲娇的图片,以围观者的身份开始发帖讨论,组织网民开始关注和讨论这起案子。
  在马致远的统一指挥下,各组人员按照分工开始了工作,同时在省厅的统一协调下,以滨海市公安局为主导,所有发案地的公安局,按照方静提供的人员特征和摸排方向,开始了一场大规模的排查行动,一时间各种信息和线索如潮水般汇聚而来,忙的情报处的人几乎都快累趴了窝。而方静则朝九晚五的在刑警队上起了班,跟着勘察人员一天到晚的跑现场做记录,俨然一个警花范。
  而剑飞则开始处理起了手头的积案,他知道现阶段除工作场合外,他不能和方静有过多接触,防止嫌疑人发现异常而起疑,每天除了工作调度会外,剑飞就埋进一堆案卷中开始整理材料审批报捕,晚上就一遍遍的给常明打电话问监视现场的情况,弄得常明更加坚信“这俩睡过”的想法。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这天晚上剑飞正坐在蓝天酒吧的隔间里,边若有所思的琢磨事边喝着克罗娜,小贵则在吧台擦着杯子,心想最近这段时间,剑飞头一次这么频繁的光顾自己的酒吧,来了以后直接找个隔间就进去,喝几瓶啤酒后就走,是不是又遇上啥难事了?正琢磨着发现一个长发美女走进了酒吧,不过看着衣着打扮就不是一个能来自己这里来泡吧的人。
  “你好,杨剑飞是不是在这?”美女走进来后直接来到吧台,很有礼貌的问。
  “没在,您认识他吗?”小贵摆出一副职业性的笑容问。
  “我刚才看见他进来了,怎么?你们这是定好攻守同盟了?”美女似笑非笑的坐在吧台前,盯着小贵。
  “呵呵,哪有什么攻守同盟,杨哥喝酒从不喜欢被人打扰。”小贵的潜台词就是,你要不是他的熟人就赶紧走吧,免得一会让我难做。
  “我叫林珊,跟剑飞很熟,麻烦老板先行通报一下?”林珊说着拿起了一份酒单,低头开始看了起来。
  小贵一看只好离开吧台,走到了剑飞所在的隔间外敲了敲门,进门发现剑飞正一脸不爽的看着自己,赔笑着说有个叫林珊的在外面找她,剑飞闻言一怔,过了几秒后无奈的冲小贵招了招手,小贵会意的冲林珊招了招手。
  “谢谢,顺便麻烦您开一瓶92干红,拿几样小吃进来。”林珊说着走进了隔间。
  “滨海市真的很小。”剑飞说着摆弄着手中的酒瓶。
  “不是滨海市小,是你太扎眼。”林珊说着坐在剑飞对面。
  “我又不是海胆,没那么多刺来扎人。”剑飞扭头看向窗外,又扭头看了看林珊。
  “看我干吗,先说好我可不是过来挖消息的,我只是来尝尝这里的红酒的。”林珊说着递给剑飞一包烟。“顺便感谢一下杨警官。”
  “我有啥好感谢的。”剑飞笑着拿过烟,放在手边。此时小贵端着一瓶红酒和几盘瓜子、鱿鱼丝之类的小吃走了进来,放在桌子上后就走了出去。
  “又被你当枪使了一回呗。”林珊说着拿起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晃动着酒杯闻着酒香。
  “不白使,有料会给你的。”剑飞拿起酒瓶和林珊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到时候让我做个专题采访没什么问题吧。”林珊啜了口酒。
  “那得去找我们公安局外宣先审批。”
  “真是,像你这么不走寻常路的警察,一个大半夜给我报料的警察,会在乎审批程序?”林珊笑了笑“我还在你们同事那里给你打掩护来着,你怎么的也得感谢下我吧?”
  “这顿我请了。”
  “得了,我一看就知道这里的老板肯定不会收你的钱的,跟陈瞎子一样,都得把你供着。”林珊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
  “知道查我底的人会有什么下场么?”剑飞依然扭头看着窗外,但是眼神一凛。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们做新闻的对一些你们所谓道上的事情也会有所耳闻的,再说上次报道那个拾荒者被杀的案子,给我们单位添了不少彩,所以说今天我是特地来感谢你的。”
  “你从哪碰见我的?”剑飞扭头看着林珊。
  “…………就知道瞒不过你,刚才逛街的时候,看见你的车开到这里,我就专程过来请你喝酒。”林珊说着举起酒杯。
  “死者已逝,活人还会继续过自己的日子,一段时间之后所有人都会淡忘那个死者。”剑飞和林珊碰了下杯,灌了一大口啤酒。
  “也只有像你们这样经常与横死的人打交道的职业,才会有很多的思考与感慨吧。”林珊盯着剑飞,似乎从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看出点点的忧郁。
  “这只是个职业而已,养家糊口的一个工作。”
  “我对你以前办的案子有点了解,我发现你不只是把这当成一个普通的工作而已。”
  “我只是一只猎犬而已。”剑飞自嘲的笑笑。
  “怎么解释?”林珊好奇的看着剑飞。
  “老百姓是羊,在圈里吃草睡觉交配繁衍,而我们呢,是猎犬,把在羊群里捣乱的黄鼠狼之流赶出圈外,而军队则是狼,撕碎任何敢于犯界的境外之物。”
  “…………我倒是头次听说这种比喻,不敢苟同。”林珊笑着说。
  “哪点不同?”
  “你是一只狼,压抑着性子穿行于你自己划分的地盘之上,用利齿来捍卫自己的主权与信仰。”林珊一字一顿的说。
  “…………”剑飞愣了一下,看着林珊。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林珊笑着举起酒杯。
  “不敢苟同,不过可以为这个比喻喝一杯。”剑飞也笑着举起酒瓶,与林珊碰杯后一饮而尽。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6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7 00:24:43 | 只看该作者
  小贵一脸官司的瞅着表,这都快半夜了,以前剑飞来这里也就喝上两三瓶啤酒,出来结账后就离开。可是今天到现在为止,剑飞已经要了三次啤酒了,加起来都够一箱了,而那个叫林珊的女人也挺厉害,最后一次进去送酒的时候,那瓶红酒已经见底,而那女人则跟剑飞谈笑风生的聊着什么上大学时候的糗事,头一次有人能在剑飞的隔断里呆这么长时间,奇了怪了。
  正想着,小贵看见林珊从隔间里走了出来,面带微红的来到吧台结账,算好帐后林珊从钱包里拿出了几张百元大钞放在台面上,说不用找零,还说剑飞让他找个人送自己回家。小贵马上掏出车钥匙,叫手下的一个小妹送林珊出了门,随后小贵来到剑飞的隔断门口,发现剑飞正歪着脑袋看着窗外。
  “我找的人你还不放心啊?那丫头是来打工的大学生,底子干净,我让她送完那美女后就收工,明天中午把车给我开回来就行。”小贵半开玩笑的说。
  “不放心就不会让你找人送她回家了。”剑飞说着站起来伸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要走了?”小贵看着满桌的啤酒瓶“今天可没少喝啊。”
  “走了,回去睡觉,明天接着去拼命。”剑飞说着拍拍小贵的肩膀,从口袋里拿出车钥匙“还得麻烦你送我回队里,我现在估计开车就得上树。”
  “得了,我去打烊,一会咱就走。”小贵说着接过车钥匙,一溜烟跑出了隔间。
  第二天一早,剑飞难得准时来到单位开工,正当剑飞把自己埋在一堆案卷里整理材料的时候,马致远从门口探头看了看剑飞,冲剑飞歪歪脑袋,剑飞会意的收拾好案卷,跟马致远一溜小跑的来到会议室。
  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常明打着瞌睡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的瞅了剑飞一眼,剑飞刚想问就被常明一句“有弟兄守着,你那老相好完整无缺”给噎了回去,顺手塞给剑飞一打资料。
  “开会吧,马队介绍下情况。”辛局头也不抬的翻着手中的一沓材料。
  “通过近半个月的排查,各兄弟单位按照方静提供的画像,将各案发地一个月之前的所有人员流动情况进行了细致摸排,并在省厅图侦的统一协调下,将各案发地方圆2公里范围内,所有可用的固定及车载摄像头进行了排查与调取,通过对21T左右的视频资料分析比对,确定了两名嫌疑人。”马致远说着指挥赵哥打开投影仪,投影仪在幕布上投放出两个人的半身图像,只不过一个人是身份证照,另一个是带着鸭舌帽的男人的视频截图。
  “这两个人在0号案的犯罪现场周边均出现过,而且通过调取这个叫张华的旅客信息,发现他的流动路线和时间均与各地发案时间一致,说白了就是他出现在哪,哪就会发案。”赵哥边说边在幕布上切换了几张案发地附近监控拍摄下来的视频截图。
  “但是目前只知道张华于案发前半个月来到滨海市,并于2天前坐高铁前往了呼和浩特,另一人身份不明,没有调取到这个人的旅客信息,鉴于该二人均有作案时间,我们已经通知呼和浩特警方对这个人的行踪进行关注,现在我们目前的任务就是对这个人进行身份辨识和跟踪。”马致远说着用手指了指幕布上的一个身穿灰色休闲装,头戴鸭舌帽的男人。
  “跟呼和浩特那边说,给他们送一个流窜盗窃的桃子,让他们破案后来滨海请咱们喝酒。”剑飞头也不抬的边看资料边说。
  “说说想法。”辛局抬起头看着剑飞。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7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7 00:46:53 | 只看该作者
  “按照资料上说,这个叫张华的人以前有过盗窃前科,是个盗窃惯犯,曾因盗窃还被判刑3年,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类型犯罪的前科记录,盗窃属于暴力性较低的犯罪,而且他也没有入室盗窃或者因盗窃被发现而攻击事主,转变为抢劫的行为,证明这个人很聪明,知道盗窃只是小罪,遛街开天窗也只是够治安处罚,而且他还是流窜作案,被抓最多拘留20天,只能算是个斗争经验比较丰富的小贼。”剑飞边说边翻着手头的资料。
  “小贼就不能变成大盗吗?”常明不解的问。
  “他的犯罪长时间停留在一个暴力维度上,没有进一步的提升暴力程度,变成入室盗窃或者抢劫的程度。监狱是个犯罪者的大学,很多惯犯或者累犯都是在一次次的被抓,一次次的进宫后不断改良自己的犯罪手法,或者提升自己犯罪的暴力程度,而这个张华在被打击处理过后,犯罪暴力程度仍然停留在一定维度,可以认为他只是个开天窗的小贼,不是咱们的猎物。”剑飞说着拿过马致远的烟盒,抽出只烟点上。
  “协调呼和浩特那边继续做好盯梢和身份辨别工作,那你认为这个人才是咱们的猎物?”辛局说着用手指指投影仪上的鸭舌帽男。
  “所有监控记录都没有拍到他的正脸,如果不是通过流动人口排查和派出所弟兄们的走访,这个人很难浮上水面,加之按照资料来看,之所以能够辨别出他是图侦通过视频和图片的比对,才在各发案地附近和滨海市长途客运大厅比中了他的图像,而辨认标的除了各地案发时间前后都出现过这个人的身影外,就是他戴帽子的习惯和行走特征,我想调取他旅客信息的弟兄们不是点背,而是这个人有让人记不住他的能力。”剑飞边说边仔细的看着手中的资料。
  “特异功能啊?”常明打了个哈欠。
  “不是特异功能,购票大厅、检票口、车上、出站口都是人流密集的地方,而且都有监控视频,他之所以没有暴露是因为他一直通过代售点甚至黄牛进行订票取票,这样就不会因为监控和旅客信息排查而被咱们按图索骥暴露身份。即使出入站口的人和车上的人都见过他,他也会以一种极为不引人注目的方式混入人群,就好像把一颗米粒混入糯米中一样,他的言行举止不会引起任何一个人多看他一眼的冲动,更重要的是,他很会躲避监控,所以到现在为止一张正脸都没被拍到。”剑飞说罢掐灭烟头,揉揉脖子。
  “那他按照你们的想法,是不是已经盯上方静了?”辛局瞅着剑飞。
  “应该在我们牛B四向的新闻满天飞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盯上方静了,他绝对不会容忍这种挫败感持续下去,唯一能够让他兴奋就是把方静干掉,彻底宣示他的胜利。而且他不会一直都是这副尊容的,如果我估计的没错,他在方静暂住地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了。”剑飞扭头戏谑的瞅着常明。
  “我靠,别TM瞎说,老子为了保护你那老相好都多长时间没敢合眼了。”常明不忿的说。
  “而且他知道我们在布局。”剑飞幽幽的叹口气。
  “你是不是太高估他了,你当拍美国大片呢?”马致远惊得差点把烟掉地上。
  “这才够挑战,全世界都不缺高智商犯罪的人,咱们这也会有,咱们这值班的时候一般几个人?”剑飞扭头看看赵哥。
  “值班的队,法医勘察加起来应该10个人左右。”赵哥说着看看剑飞“我知道了。”
  “对,方静现在跟着勘察装警花,就算赶上她值班的时候别的队要加班,那也不会每次一轮到她值班就有一大帮人很配合的来加班吧?”剑飞说着又从马致远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
  “咱们局图侦的正在加班加点,这个人从车站出来开始,通过天眼进行视频追查,看能不能找到他的落脚点,最起码划出一个范围来。”辛局皱着眉头说。
  “来不及了,他也快要下手了,还是继续守株待兔吧。”剑飞说着站起来,“我要求配枪,同时秘密加入对方静的保护,我的所有行动会向马队汇报。”剑飞看着辛局“同时我要求单独行动。”
  “又想当游侠,你不知道什么叫组织性纪律性吗?”辛局面露不悦的看着剑飞。
  “我觉得我们俩的想法似乎有点相像,会选择同一种手法进行犯罪,我需要去证明我的想法是否正确,请相信我。”剑飞难得一脸正经的说。
  “………………马队,一会把申请公务用枪的手续给我,其他人各干各的,散会。”辛局说完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你小子琢磨什么呢?”马队看着剑飞。
  “马队,让长城路派出所的人把方静住的那栋楼的所有住户名单给我一份,我得琢磨琢磨。”剑飞说着若有所思的离开了会议室。
  “马队,他这什么意思?”常明瞅瞅马致远。
  “……………………希望别跟我想的一样。”马致远喃喃的说。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8
 夜青灰| 发表于 2017-01-27 00:57:27 | 只看该作者
  给您拜年啦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9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7 01:37:27 | 只看该作者
  @夜青灰 2017-01-27 13:57:27
  给您拜年啦
  -----------------------------
  新年快乐~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