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啸都市--反传统的另类刑警

  [复制链接]
查看: 4944   回复: 280
#50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14 02:59:59 | 只看该作者
  把方静送回她在学校的博士楼后,剑飞开车直接回到了队里,把所有资料全部拿到了会议室,之后锁上前后门,将资料按照案发时间顺序摆开,在会议室的写字板上张贴好死者照片和现场照片,便开始研究起案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剑飞不断的在会议室中拿着案卷踱步,或将写字板上的照片拿下,或贴上其他的照片和资料。日落西山时,会议室的桌子上已经铺满了案卷资料,写字板上也被各种照片贴的满满登登,期间常明想敲门给剑飞送饭,结果直接被马致远拉一边去了,马致远知道剑飞一旦开始案情重建,绝对不希望受到打扰。一直到第二天天光大亮,剑飞瞪着黑眼圈,拿着重新整理好的资料才从会议室中晃荡出来,一开门发现方静正斜靠在会议室门口的一张椅子上瞅他。
  “上午你先休息一下吧,下午咱们去哪?”方静边说边拿过剑飞手里的资料。
  “已知的第一起案件的案发现场。”剑飞说着就伸个大懒腰,溜达着回宿舍去补觉。

  “你说……他们俩有没有睡过?”常明跟赵哥小声嘀咕,边说边瞅着方静,看她一脸疲惫的坐在剑飞的办公桌前翻阅着案卷。
  “靠……我哪知道,你小子别瞎琢磨。”赵哥边说边整理着搜集来的房屋和小区的资料。
  “我感觉他们关系不一般,要不然那冰山美人怎么昨晚上快下班的时候过来,搬着剑飞的椅子在会议室门前一坐一宿啊?”常明继续小声八卦。
  “能有啥关系,人家一个大学老师,剑飞一个蹭课学生,你当电视剧里演的师生恋呢?”赵哥说。
  “上次307的时候,省厅那高老对剑飞好像就挺有意思,听马队说,高老好像想把剑飞给借调走,说那小子是一可塑之才,结果不知那小子抽什么风给回绝了,难不成高老让那冰山美人跑这使美人计来了?”常明继续一脸八卦的说。
  “不知道,估计高老还是想给剑飞弄走吧,不然怎么建议剑飞去方静他们大学去蹭课,一来二去两人肯定认识,不过美人计这招也太老土了吧,不过没怎么听剑飞提起过她啊?”赵哥继续头大的翻阅着资料。
  “美人计不稀罕用,不过你们谁能帮我买瓶脉动来?”方静头也不抬的说。
  “………………我去!!!”常明一脸尴尬的跳起来,边说边跑出办公室。
  “再买一包软中华,谢谢。”方静补充说。
  一上午,方静都在剑飞的办公桌上翻阅着案件资料,时而蹙眉凝思,时而点支烟边抽边喝脉动,而常明和赵哥则大气不敢出的在一边整理着手中的资料,女王的气场果然不凡。
  快到中午的时候,剑飞晃晃荡荡的出现在门口,冲方静歪了下头,方静很默契的收拾好手中的案卷资料,交给常明后跟剑飞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这俩肯定睡过……”常明跟赵哥大眼瞪小眼。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1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15 01:20:26 | 只看该作者
  向马致远汇报了一下目前手中资料和一些侦查思路后,马致远同意剑飞和方静去第一案发现场,和已知的最后两起案发现场实地踏查的计划,并将事先向局里申请的一台普拉多的钥匙交给剑飞,做了一阵嘱咐后就跑去辛局那里汇报了。
  将车开出刑警队后,两人先是去附近的一间拉面店填了一下肚子,之后一脚油门直上高速,奔向第一案发现场所在地,100多公里外的坪山市。高速上方静一直在副驾驶上歪头打瞌睡,而剑飞则认真开车,时不常点根烟提神,两人一路无言,2个小时后,靠着GPS导航,两人到达了第一案发现场所在地,一个老旧的居民小区。
  当地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带着两名民警已经在现场等候,下车后剑飞和方静与刘副所长寒暄了几句,随即剑飞让刘副所长和两个弟兄上楼去开门,而剑飞和方静则在小区里四处溜达。
  溜达了几圈后,剑飞和方静来到案发现场,小区5栋3单元四楼东侧的一间屋门前,现场内外依然保留着原始案发现场的样子,剑飞和方静开始在屋里来回查看,这是一间2室一厅的小户型,一间是卧室,一间被当做客厅,两人在屋里查看了将近3个小时,等的刘副所长和两个弟兄直打哈欠。
  “刘所,辛苦你们了。”直到夕阳西下,剑飞和方静走出现场,剑飞边说边跟刘副所长握握手。
  “辛苦谈不上,我们所长出差在外,晚上我备几瓶酒,给你们解解乏。”刘副所长笑着说。
  “不用了,不过得麻烦刘所帮我们找个酒店,我们今晚在这住下,明早就走。”剑飞说着扭扭脖子。
  “别啊,我得尽地主之谊。”刘副所长说着就拉起剑飞要走。
  “别别,老哥,等抓住这王八蛋以后,我再回来咱喝顿庆功酒,一会我们住下后随便扒拉口饭,得干活,还得向厅里汇报。”剑飞笑着回绝了刘副所长的邀请,刘副所长也没有勉强,叫一个姓李的民警开车,引导着剑飞和方静来到了坪山市的一家四星级酒店,给他们开了两个标间后,不顾剑飞的阻拦直接付清了房费,跟剑飞寒暄几句后就带着两个兄弟离开了酒店。
  “麻烦您,退掉一间房,退回来的房费折成晚饭,一会送到我们房间。”方静扭头跟前台的服务员说。服务员一看面前的两个人是派出所送来的,随即表示请示一下客房部经理,请他们先上楼休息。
  “我先去房间,你把咱们的行李拿上来吧。”方静说着拿起一张房卡,扭头走向电梯。
  “靠,你拿我当你们家伙计用呢?”剑飞边嘟囔着边去车里拿行李。
  等剑飞来到房间里的时候,方静正坐在窗前抽烟,剑飞把方静的行李箱放在靠窗的床前,从自己的行李箱中拿出换洗的衣物,就钻进洗手间舒舒服服的冲了个澡。等剑飞哼着小曲出来的时候,服务员已经把晚饭送过来了,而方静正坐在餐桌旁边大快朵颐。
  “饿死鬼托生啊你,看你那吃相。”剑飞笑骂道。
  “我饿。”方静头也没抬,继续划拉着饭菜。
  剑飞看看表,已经快晚上7点半了,也感觉肚子在抗议,随即也坐在餐桌旁,坐下来发现桌上居然还有瓶红酒,看起来服务员很体贴的想给他们创造点气氛。剑飞闷笑着打开红酒,跟方静边吃边喝,两人还是相对无言,直到酒足饭饱,叫服务员收拾完餐桌后,剑飞才一脸满足的躺到床上,点根烟吐着烟圈。而方静则从自己的行李箱中拿出换洗衣物,进入洗手间洗澡。
  剑飞边抽烟边整理着思路,扭头才发现原来这间酒店的洗手间,面向床的方向是一面夹丝玻璃墙,此刻方静婀娜的身影映在玻璃墙上,一阵朦胧美直接闪瞎了剑飞的24K金狗眼。
  “这不摆明诱惑人么。”剑飞摇摇头,将枕头垫高了一点,靠在床上打开电视。
  当方静穿着黑色蕾丝睡裙,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长发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发现剑飞正盯着电视机出神,方静走到电视机旁关上电视,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剑飞。
  “果然酒店是个诱人犯罪的地方。”方静边擦头发边说。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2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15 01:28:53 | 只看该作者
  “现场小区老旧,没有物业,没有视频监控系统,居住人员情况复杂,没有传统小区那种老人遛狗、女人遛孩子的场景,而且接近晚上的时候路灯照明程度不足,具备长时间没有正规物业管理、社区功能不足的老旧小区特点,在部分居民陆续迁出社区后,外来租户增多,他们对小区内的事务漠不关心,同时小区居民自我监察力下降,社区的治安恶化,仍然留在小区内的居民则更加缺乏安全感,减少外出时间,黑暗、僻静、人少、邻里之间互不认识、互不关心,会被很多类型犯罪作为优选犯罪地。”剑飞点了根烟,若有所思的说。
  “符合破窗效应,就像在饭店点菜一样,很多罪犯都会选择此类地点作为适合他们犯罪的地点来实施犯罪。”方静又拿过剑飞的烟,叼在嘴上抽了起来。
  “被害人在附近的一家写字楼里打工,有男朋友,经常会在案发现场幽会,但是他们没有同居,同时被害人的男友每周三都会在自己的单位值班,罪犯对被害人有过长时间的观察和了解,同时不排除有直接接触的可能,才会选择在周三的时候作案。”剑飞靠在床上,感到酒意上头,脑中一阵朦胧。
  “狩猎之前对猎物的详细观察,是狩猎成功的关键,同时结合他前三起盗窃和抢劫的犯罪演练,这是他第一次成功完成了自己完整的犯罪过程,同时也找到了符合自己的犯罪方式。”方静看着剑飞。
  “成长型的罪犯都是在一次次的犯罪中,完善着自己的犯罪手段,在他们觉得自己的犯罪已接近完美的时候,就会着手挑战权威,也是就警方,以满足自己心中的心理预期。”剑飞打了个哈欠。
  “………………”方静没有说话,看着剑飞慢慢歪头睡着,掐灭了烟,把自己床上的被拿起来盖到剑飞身上,又蹑手蹑脚的从橱柜中拿了一床被,回到自己床上,缩成一团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剑飞腰酸背痛的醒来,才发现自己昨晚跟方静分析案件的时候就睡着了,剑飞扭头看方静仍在熟睡,一条腿从被里伸了出来,就蹑手蹑脚的起身,伸展了一下筋骨,揉揉酸痛的脖子,过去轻轻将方静的腿放回被中,又给她掖了掖被子,就拿起房卡走出房间。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3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15 02:30:05 | 只看该作者
  剑飞来到酒店的就餐区,要了碗拉面和两个鸡蛋解决了早饭,又打包了一份小笼包和一碗小米粥,当剑飞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方静正睡眼稀松的坐在床上,肩上的吊带滑落一边,高耸的胸部呼之欲出,看的剑飞一怔。
  “你…………昨晚是不是占我便宜来着?”方静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滚下来吃饭,要占便宜也是你占我便宜。”剑飞哭笑不得的把给方静打包的早饭放在桌上,转身去洗漱。
  两人收拾停当后,退房离开酒店,方静开车直接上了环城高速,向嫌疑人在现场布置钢琴线的案发现场所在地开去,路上剑飞给马致远打电话汇报了下工作情况和下步工作计划,马致远让剑飞路上注意安全,一会就通知当地公安局派人在现场等候。
  “让他们在明天凌晨1点30在案发现场等我们,我们要做个现场还原。”剑飞打了个哈欠,此时方静扭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剑飞。
  “好吧,我通知他们,你们大概几点到那里?”马致远问。
  “估计有2个多小时的车程吧,到地方我们先找酒店住下,然后下午逛逛街。”剑飞歪头瞅着车窗外。
  “还TM逛街?!你小子可真不知道轻重缓急,你……”马致远大发雷霆。
  “回去给你捎一箱当地特产青阳老窖。”
  “…………好吧。”

  一路上方静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开车,而剑飞则一直歪着脑袋瞅着窗外,勾画着嫌疑人的性格特点和心理特征,同时摸索嫌疑人在现场布置钢琴线时的心理动态,而方静则时不时的结合连环杀人犯的心理特征共性特点,给剑飞做着提示,剑飞一边听着方静的提示,一边整理着思路。
  青阳市依山傍水,特产青阳老窖和竹制工艺品,当车通过青阳高速收费站后,方静将车停在路边,下车伸了个懒腰就爬上后座休息,而剑飞坐上驾驶室开车进入市区,用导航指引来到了青阳市的一个大型百货商场,将车停好后时间已接近中午,锁好车后两人来到商场旁边的一个家常菜馆填饱肚子,随后方静就挽着剑飞的胳膊一路小跑的冲进商场。
  一个下午的时间,剑飞被方静拽着胳膊逛遍了商场的每一个角落,方静一会很兴奋的钻进衣帽区试衣服,一会又去小吃街买几个串串边逛边吃,一会又跑到家电区嘟囔着宿舍里缺这个缺那个,逛了一大圈后,除了几个串串外方静什么都没买。
  “我说你啥也不买吗?”剑飞看着方静。
  “没有啥喜欢的,女人逛街大都是为了提升幸福感和排解生活中的苦闷喧嚣,再说了,谁说逛街就必须得买东西。”方静挽着剑飞的胳膊左顾右盼的说。
  “得了,时间差不多了,刚才路过一个买土产的店,我去给马队长和弟兄们买点土产带回去。”剑飞边说边带着方静往回走。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4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15 03:23:16 | 只看该作者
  这个土产店叫青阳老字号,店里全是标着青阳特产的各类商品,竹制品几乎挂满了四周的墙壁,各类烟酒食品则摆满了柜台,剑飞扫了一眼后,买了两箱青阳老窖和几个看着比较有眼缘的竹制品。
  “送我个礼物吧。”方静抬头看着剑飞。
  “好啊,喜欢什么?”剑飞示意方静自己去挑。
  “你觉得哪个适合我就送我哪个。”方静边说边扫视了一下店里的商品。
  “………………老板,把那个竹牌给我。”剑飞指着墙上挂着的一个小竹牌,老板将竹牌从墙上取下交给剑飞,剑飞拿过来端详了一阵,就挂在了方静的脖子上。
  “谢谢。”方静将竹牌捧在手里,竹牌上雕刻着一个图腾,图腾两边像羽翼一般展开,线条刚劲又带几分柔美,中间则用几个对称的线条勾勒出了一副图形,看起来有几分像一个繁体的静字。
  “喜欢吗?”剑飞看着方静。
  “嗯。”方静抬头冲剑飞微笑了一下,小心的将竹牌在胸前挂好。
  当两人从商场中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剑飞结账的时候跟老板打听了一下附近的酒店,按照老板的指引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家4星级酒店,剑飞停好车后就和方静一前一后的来到酒店大堂订房间。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的标间全部都满员了,只有大床房和套房。”接待员面带职业笑容的说。
  “我靠……那就给我…………”
  “定一间大床房。”方静说着掏出身份证准备登记。
  “…………”剑飞瞅着方静,两人大眼瞪小眼。
  来到房间后,方静把行李箱放在桌旁,打电话预定送餐服务后,就躺在床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剑飞则坐在床上,从行李箱中拿出了几个小皮包。
  “什么东西?”方静好奇的看着剑飞手中的小皮包,每个只有巴掌大,看着像个钱包的样子。
  “开锁工具和反猫眼之类的。”剑飞说着将工具包放在枕头下,也舒服的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晚上按照那王八蛋的轨迹,走遍秀。”
  晚饭后,两人躺在床上休息,方静直接把整床被都抢了过去,裹在身上睡觉,剑飞则无奈的靠在一边,用手机定好闹钟后就闭目养神。剑飞有个毛病,就是在当天有任务或者抓捕之前,剑飞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觉,在队里有时候后半夜有抓捕任务,常明和赵哥前半夜都睡得七扭八歪攒精神的时候,剑飞脑中却从来没有半点睡意,只能闭目养神,放松自己的精神,进入一种类似冥想的状态,或者干脆上网看电影。
  凌晨0:30,剑飞手机设定的闹钟响起,剑飞睁开眼睛翻身坐起,方静也在一声哈欠中慢慢爬出被窝,两人在洗手间收拾停当后,走出酒店开车前往案发现场。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5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15 03:49:40 | 只看该作者
  案发现场同样位于青阳市的一个老旧小区内,当剑飞到达案发现场的那栋楼下时,楼下已经停了一辆警车,从车上下来了三名警察,为首的是当地派出所的张所长,跟剑飞寒暄几句后就带剑飞和方静走上了六楼。
  六楼东室门外,张所长刚想打开门的时候被剑飞阻止了,剑飞让张所长在五楼半的地方等着,随后剑飞如老僧入定一般站在门前,双眼直勾勾的瞅着门锁开始出神,此刻方静开始集中精神,她知道剑飞要开始现场代入了。
  20分钟后,剑飞突然蹲下了身子,身体紧绷,双眼放光的左顾右盼,眼神中贼光四射,又带有几分兴奋,剑飞将耳朵贴在防盗门上,仿佛在仔细的听着屋里的动静,此时方静蹲在剑飞身边,发出了几声女性在熟睡中特有的沉闷的呼吸声。此时剑飞的身形略显放松,从怀中掏出一个工具包,从中拿出几个细长的开锁工具,对着防盗门的锁眼抽查扭动了几下,防盗门便被剑飞慢慢拉开,防盗门内是一个木门,剑飞用同样的手法打开木门,此时方静从剑飞身边闪身走入室内,而剑飞则向身后望了望,又入神的用耳朵倾听周围的动静,随后闪身进入屋内,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防盗门和木门,留下张所长和另外两名警察目瞪口呆的站在五楼半的台阶上。
  这同样是一个两室一厅的户型,进入室内后,从一个门上贴有福字房间内传来了一阵阵均匀的呼吸声,剑飞先是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侧耳倾听了一会,然后转头来到另外一个房间,这个房间中有一个衣柜和一个连体沙发,外面联通着阳台,剑飞此时感觉心中的兴奋感被另一间房中的呼吸声不断的提高,仿佛有只毛茸茸的爪子在不断的挠着自己的心,剑飞压抑着心中的兴奋,打开衣柜开始摸索,摸索一阵后,剑飞满意的揉了把脸,蹑手蹑脚的来到卧室门前,先是用手轻轻拧了一下门把手,发现门锁上了,随即剑飞拿出开锁工具打开了门锁,随着门锁发出一声轻响,剑飞仿佛触电一般迅速缩回了另一个房间,立耳倾听着卧室里的声音。
  均匀的呼吸声仍在继续,剑飞身体放松了下来,再次来到卧室门前,轻轻拧动门把手,开门猫腰走了进去,室内有一张双人床,床边是一个梳妆台和一个简易组合衣柜,此时床上正躺着一个女人,俏丽的脸庞在月光映照下显得十分美丽,过肩的长发散落在枕头上,胸部随着她均匀的呼吸而上下起落,凹凸有致的身体在黑暗中显得更是十分诱人,一阵兴奋的感觉几乎让剑飞有些晕眩,剑飞来到床前,眼神贪婪的看着床上的女人,胯下已经开始有了反应,剑飞低下头,在那女人脖颈的地方轻轻的嗅了嗅,随后表情满足的闭目一笑,当剑飞轻轻拿起女人的手想要将她的身体翻过来的时候,突然间防盗门被人敲响了。
  瞬间剑飞的脑袋一阵眩晕,大口喘着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瞬间湿透了衣服,心脏在拼命的跳动,传来一阵几乎要炸裂般的疼痛,方静翻身从床上跳起,蹲下身体将剑飞拥入怀中,用沉静的语言在剑飞耳边说:“结束了,杨剑飞。”
  当方静架着剑飞走出来的时候,张所长和另外两名警察赶紧过来扶住了剑飞,张所长紧张的看着方静想要问什么,方静只是平静的说没什么,我们的工作做完了,让张所长帮她把剑飞架到车上就算完成任务。
  “我看你们进去了那么半天,想敲敲门看你们需要帮忙不,是不是给你们添乱了?”张所长一边架着剑飞下楼,一边紧张的看着如被人抽筋拔骨般的剑飞。
  “没事,没添什么乱。”方静平静的说,随后先走下楼,打开车门,等张所长将剑飞放到后座上后,方静关好车门,开车扬长而去,留下张所长和另外两名警察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回酒店的路上,剑飞慢慢的从后座上坐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方静点了根烟递给剑飞,剑飞拿过来狠吸了一口。
  “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剑飞长出了一口气。
  “深渊也在凝视着你。”方静轻叹道。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6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16 01:29:09 | 只看该作者
  回到酒店后,剑飞从后备箱拿了一瓶青阳老窖,和方静在酒店门口的小卖部买了几袋花生米和零食,来到房间后,剑飞坐在房间的餐桌旁,打开酒瓶猛灌了一口,然后抓了一把花生米扔进嘴里,食之无味的嚼着,而方静则走进洗手间去洗涮。现场代入时的感觉在剑飞脑中一遍遍的闪过,同时也在脑中回想着现场钢琴线布置的位置和嫌疑人的心理活动。
  当方静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发现剑飞已经歪倒在床上睡着了,餐桌上的酒瓶已经快见了底,方静轻叹一口气,拿起酒瓶喝光了剩下的酒,然后拿起被盖在剑飞身上,伸了个懒腰就钻进剑飞怀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剑飞醒来的时候觉得肩膀酸疼,低头发现方静正缩在自己怀里,两手抱着自己的胳膊,脑袋垫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的正香,剑飞轻轻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还穿着衣服,心想怪不得这一夜睡得这么不舒服,不过掀被子的同时也看见了方静胸前那深邃的一道沟壑。
  “我靠…………想压死我。”剑飞说着将方静压在自己肚子上的一条腿轻放了下去。
  “想占便宜直说,又不是没被你占过。”方静呢喃着说。
  “………………醒了就换个姿势,压死我了。”剑飞说着弹了一下方静的脑袋。
  “哎呀!”方静揉揉脑袋,然后翻了个身,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我要小米粥、鸡蛋和小笼包。”
  “靠,当我送外卖的啊?”剑飞说着站起身,揉揉酸疼的肩膀。“被你当了一夜的人肉抱枕,中午饭你请。”
  “昨晚你的手一直不老实,被你骚扰了半宿,回去之前的饭你都包圆了吧。”方静睡意朦胧的说。
  “我勒个去………………”剑飞一个趔斜差点撞到餐桌上。

  高速公路上,方静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开车,时不时从剑飞手里抢过烟,吸两口又塞回剑飞手里,而剑飞则拿出青峰市的地图和现场资料边看边研究,路上已经跟马致远通过电话了,今天在青峰做一下现场调查后,明天就回到滨海市,开始做嫌疑人心理画像。
  “现场环境特征基本一致,像这种灯光照明不足,人声稀少的地方,很容易吸引犯罪。”剑飞边说边摆弄着地图。
  “这起案子已经说明,犯罪嫌疑人已经是一个成熟型的犯罪者了,现场痕迹清理的依然很完善,而且还会自制喷雾装置挑衅警方,比那种初级的绊脚索高了一个层次,这就是他的犯罪标志,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具备明显特征的犯罪者。”方静说。
  “连环杀人犯一般都会拿走一些东西作为战利品,用于性幻想和自我炫耀,这几起案子中不知道他拿走了什么。”剑飞若有所思的说。
  “什么都有可能,身体组织、体表毛发、随身饰品,或者他只是在收藏被害者的灵魂。”方静扭头看看剑飞。
  “回去后心理画像的事情归你,这套专业的东西我只是一知半解,我倒是想尽快跟这个家伙过过招。”剑飞说着将地图和资料装回档案袋,靠在靠背上揉揉眼睛。
  “你也可以成为专家的,只不过这不符合你的风格。”方静说。
  “我啥风格。”
  “高老师一直想把你挖角过去,不过我跟他说过,你是属于狙击手的性格,享受狩猎时的那种长时间安静而又孤独感觉,就像品一杯陈年老酒般享受,以及一枪毙命的那种快感,还不够成熟,素质有所欠缺。”方静斜眼瞄瞄剑飞。
  “所以那老家伙让你上我这使美人计来了?”剑飞半开玩笑的说。
  “我只是看你比较顺眼而已,而且你的做事方法我觉得很个性,不计后果、愣头愣脑、虎了吧唧,但又心思缜密、动静自如、出手必果,是个好研究对象。”方静面无表情的说。
  “我没你说的那么多重人格,我只是…………”
  “云巅独啸寒霜月,大野孤行雪地风。狼啸都市的傲然却无法横行由钢筋混凝土构筑的丛林,自然界的法则是弱肉强食天经地义,而人类社会的法则是多如星絮的规则如绳索缚之于身,这样的生活不适合你,你天生就不是一个喜欢被束缚的人,却选择了一个被各类法律规章束缚的职业。”方静说着又斜眼瞄瞄剑飞。
  “呵呵……”剑飞无奈的笑笑。“这只是一个养家糊口的工作而已。”
  “真的么?”方静微笑着,扭头看了看剑飞“咬着后槽牙说的吧。”
  “你笑起来挺好看的,没事多笑笑,整天摆张扑克脸不累啊你。”剑飞没好气的说。
  “我又不是卖笑的,用不着拿表情来当延伸的肢体语言。”方静扭回头继续开车。
  “当心嫁不出去。”剑飞说着点根烟,递给方静。
  “谁说的人这辈子必须要经历结婚生子的过程,我只是选择我喜欢的生活方式来填充时间,完成我的人生轨迹,有需要了就抓你过来凑合一下。”方静接过烟,吸了一口。
  “得,随时恭候。”剑飞说着打开天窗,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7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0 21:42:11 | 只看该作者
  到达青峰市时已近中午,剑飞和方静先在高速口附近的一家拉面馆解决了午饭,之后来到青峰市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方静又要了一间大床房,两人在房间里简单休息后,剑飞开车拉着方静直奔现场。
  当地派出所和刑警队的人已经在现场等候,寒暄几句后剑飞和方静来到了案发现场门口,进屋之前剑飞让派出所和刑警队的同事们在门口等候,随后剑飞和方静转身进屋并关上了房门。
  同样是间二室一厅的户型,剑飞和方静先在屋里绕了几圈,观察了一下室内的环境,现场勘察人员怀疑嫌疑人在这里逗留超过20个小时,并在厨房生火做饭,于作案后第二天凌晨才离开现场,但是却未在现场提取到任何有价值的物证。
  “现场可能引起了嫌疑人在某方面的共鸣与回忆,才使得他在这里逗留这么长时间。”方静边说边拿起墙上挂的一张风景照片仔细端详。
  “问题是什么原因,或者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共鸣与回忆。”剑飞说着来到受害人的卧室,四处打量。
  “生活的痕迹,在他人生转折之前的生活回忆。”方静走进厨房打开橱柜,又看了看水槽中的碗筷。
  “………………”剑飞站在床前,又如老僧入定一般呆立。
  方静来到卧室门前时,发现剑飞又进入了代入过程,就蹑手蹑脚的后退了两步,认真的观察着剑飞的一举一动。半个小时后,剑飞突然开始急促的喘息,仿佛刚经历一场5公里越野一般,喘息中带有一丝疲惫与兴奋,之后剑飞左顾右盼的环视房间,转身来到门口扶着门框,此时方静则轻轻走到大门口,继续观察剑飞的动作。
  剑飞走到洗手间,拿起一块抹布用水打湿,来到卧室开始仔细的擦拭床沿和旁边的梳妆台,之后又拿着抹布来到隔壁屋,仔细擦拭衣柜和电视柜的抽屉,当剑飞打开衣柜的时候突然愣住了,用力的嗅了嗅,随后表情呆滞的站在衣柜前一动不动,直到10多分钟后,剑飞身体僵直的来到窗台前,仔细观察着晾衣绳上挂着的几件衣服,又用力嗅了嗅,最后来到客厅餐桌旁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坐就是1个多小时。
  方静站在大门前一动不动的观察着剑飞,发现剑飞似乎陷入了一种回忆的状态,就走到衣柜旁吸吸鼻子,似乎闻道了一种略带茉莉花香的味道,之后方静蹑手蹑脚的走到阳台,托起挂着的衣物闻了闻,衣物上也带有一种淡淡的茉莉花香的味道,方静扭头发现剑飞此时已经点了一根烟,靠在椅子上吐着烟圈。
  “味道。”剑飞和方静异口同声的说。
  两人离开现场后,天色已经见晚,剑飞和方静被门口刑警队和派出所的同事连拉带拽的请到了当地的一家饭店接风,点了一桌子本地的特色菜,青峰市刑警队的刘队长跟马队长比较熟,很热情的又是敬酒又是夹菜,推杯换盏间,剑飞和他们一边沟通着案情,一边谈笑风声,几轮酒下来剑飞已经略显醉意,而陪坐的刑警队的一个副队长已经直接被方静灌得不省人事,乐的刘队长大夸方静海量,同桌的其他人也频频举杯敬方静酒,而剑飞给方静挡了几杯酒后,头重脚轻的感觉愈发明显,方静则很豪爽的又倒满一杯白酒,说是敬在坐的各位青峰市的同行们,说完便一饮而尽,结果又灌躺下两个。
  吃完饭后,刘队长被人搀着上车前,大着舌头叫了个值班的民警开车送剑飞和方静回了酒店。回到酒店后剑飞晃晃悠悠的被方静扶着走进房间,进屋后剑飞翻开行李箱,拿出换洗衣物就跑去冲澡,冲完澡后剑飞感觉头脑清醒了不少,就泡了两杯茶,坐在床上端起一杯慢慢喝着,一边喝一边打着酒咯。方静随后也去冲了个澡,当方静穿着睡袍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发现剑飞正若有所思的瞅着她发呆。
  “干吗?”方静说着走到剑飞身前,灯光下黑色的蕾丝睡袍和白皙的身体搭配的很是诱人。
  “依然这么海量啊。”剑飞一脸佩服。
  “敢在酒桌上端杯的女人一般都不好惹。”方静得意的说。
  “是啊是啊,估计下次有机会再来的话,他们肯定不敢跟你嘚瑟了。”剑飞说着站起来伸个懒腰,跟方静大眼瞪小眼。四目相对,方静慢慢的把双手搭上剑飞的肩膀,面带潮红的微微仰起头,而剑飞也搂住了方静纤细的腰肢,在方静的双唇上深深的吻了下去。
  一夜云雨,第二天早上剑飞醒来后,低头发现方静正缩在自己怀中,抬头看着自己。
  “这么早就醒了?”剑飞抚摸着方静的头发。
  “你睡着的样子挺可爱的。”方静说着打了个哈欠,用力抱紧了剑飞的身体。
  “是么。”剑飞说着侧身将方静搂入怀中,感受着胸前那柔软的触感。
  “不过睡着后手依然不老实。”方静说着在剑飞肋骨上掐了一把。
  “我靠,我看是你不老实。”剑飞说着将方静压在身下,用力的吻着方静的脖子。
  “哈哈!!痒!…………啊!你压着我头发了!疼!”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8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0 22:01:41 | 只看该作者
  两个小时后,方静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剑飞和方静刚离开酒店的时候,马致远来电话说早上7:30分,滨海市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火车站附近的花苑小区20栋3单元402市发生杀人案,刑警队出警后,马致远发现现场的环境特征与0号案的发案现场极为相似,在请示辛局后让派出所的弟兄先封锁了现场,法医和勘察都在现场待命,要求剑飞和方静马上直奔现场开展调查。
  “不用问,报警电话肯定是用黑卡打的。”剑飞边琢磨边说。
  “犯罪行为升级,已经开始主动约战了,犯罪者的自信程度已经到达一定峰值,此时他的犯罪手法肯定会相当熟练,而且对自己的犯罪所造成的结果抱有很大的期望值和优越感。”方静边说边蹙眉凝思。
  “开上200,沿途已经让高速交警疏通道路了,收费站也已经通知好了,会对咱们的车直接放行,一下高速市局交警的弟兄们会给咱们开道。”剑飞说着拿起电话。
  “绊脚索、喷雾装置,这次的现场犯罪者可能会布置的更为隐蔽而致命,不排除会有爆炸装置。”方静说。
  “马队已经安排好了,现场的水电气全部断掉,现在是上班时间,留在楼里的人很少,而且已经让小区居委会组织那栋楼的人去参加社区活动了,衍生伤害程度很低。至于爆炸装置的话估计费劲,从上两次的情况看,这白痴的动手能力一般,没进化到会制作爆炸装置的程度上,打开煤气在门上做点手脚倒是有可能,不过既然他敢报警约战,说明他会用更加直接的方法来对付我们。”剑飞边说边拨动电话本。
  “看来强奸杀人已经满足不了他的欲望了,看到你们警察缺胳膊断腿的才能让他得到满足感。”
  “应该说是满足感加剧。”剑飞说着笑了笑,拨通了常明的电话。“明,跟马队说声,现场要保持最少着装警力避免引起百姓围观,除了派出所的其他人员一律车上待命,从反恐那里给我要一套内窥镜、两副防静电作战手套、一条防爆毯、一个多光谱手电和一个水冷打孔钻,再找刘芳芳要件警服上衣,找勘察的要件勘察夹克。”
  “好嘞,马队说了,等你们来了咱就动手。”常明说着挂断电话。
  “想要引蛇出洞了?”方静歪头白了剑飞一眼。
  “从引警察上钩到杀警察只是个过程而已,咱把这个过程提前一下。”剑飞说着冲方静不怀好意的笑笑。
  “你这种行为很令人不齿…………不过我喜欢。”方静说着在剑飞胳膊上用力掐了一把,疼的剑飞嗷一嗓子。
  在交警的疏导下,剑飞和方静很快到达了现场,车刚停好马致远和常明就钻了进来,马致远一脸铁青的看着剑飞。
  “你要女警服和勘察背心干吗?!”马致远咬着后槽牙说。
  “让方静假扮女警,和我去现场先行调查,如果这个现场真是那王八蛋弄的,等我们排除危险后,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从现场出来,然后你再让法医和勘察的一拥而入,顺便通知一下林珊,只让他们的人过来搞个现场报道。”剑飞边说边把常明手里的警服和勘察背心交给方静。
  “你想让方静跟你小子一起去玩命?!你TM脑子有病啊你!”马致远急眼了。
  “是我要求的,既然让我来协助你们调查,我想干什么,你们就得配合我干什么。”方静又换上了扑克脸,边说边换衣服。
  “那小子不会笨到在现场观察情况,他肯定会通过媒体和网络搜集信息,活干完了而且我们还活着的话,让网安的弟兄们开始在滨海市地方论坛和贴吧灌水,让林珊在每日新闻里播报此案的一些情况,重点播报警方在勘察现场后,初步确定是一起因盗窃未遂引起的激情杀人案件,而且重点播放我们俩从现场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闲庭信步的画面。”剑飞边说边拿起手套戴上,将装内窥镜的包挂在脖子上。
  “………………我向辛局汇报一下。”马致远铁青着脸开始掏电话。
  “防爆毯和水冷打孔机呢?”剑飞扭头看常明。
  “放在现场的门口了,马队让我和赵哥上去配合你,按照你们俩的要求开工。”常明说着看看马致远。
  “开工,时长生变。”剑飞说着和方静一起开门下车,留下马致远在车里不断咆哮着三字经。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9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1-21 00:46:03 | 只看该作者
  一行四人来到案发现场门口,剑飞让常明拿起防爆毯铺在外侧防盗门上,留出左上角一块三角形的空间,随后用肩膀顶住防爆毯,赵哥则把方静护在身后,剑飞拿起水冷打孔机开始在外侧防盗门的左上角打孔,打好孔后剑飞拿出内窥镜,从孔洞里伸了进去,操作摄像头360度的仔细观察了一下,冲常明点点头,常明随后撤掉防爆毯,拿出开锁工具开始撬门。
  随着防盗门被打开,四人像刚才那样配合,又打开了内侧的木门,随着木门的打开,一股臭味从室内传来,剑飞和常明对视一下,杀人案现场出现这种味道,表示被害人死亡时间已经超过48小时,尸体已经开始腐败。
  “小心,这次犯罪者在现场滞留了相当长时间,超过以往的犯罪时间,如果这起案子也是那人做的,他可能在现场做了不只一处手脚。”方静在身后提醒剑飞。
  “有挑战才有乐趣。”剑飞冷笑一声。
  这同样是间两室一厅的小户型房间,门口对着一条走廊,左右各有一个房间,走廊尽头是一个洗手间,门打开着,里面一片漆黑,剑飞从常明手里接过多光谱手电,变换不同色的光源开始在室内照射,之后剑飞切换到蓝、紫两种光源开始在室内仔细照射检查。当光柱照射到门口的鞋架时,剑飞发现鞋架上的几双女式鞋摆放的位置有些怪异,两双高筒靴分别一前一后的摆放在最上面两层鞋架之上,而最下层一只女式高跟鞋则鞋尖冲门口侧靠在鞋架之上,另一只同款式的高跟鞋则摆在第二层鞋架最靠里面的位置。
  剑飞将手电切换成白炽光,上下左右的冲那鞋架不断的晃动,隐约发现高筒靴与底层高跟鞋之间似乎有及其微弱的金属反光,剑飞做了个小心的手势,冲常明使了个眼色,常明随后会意的趴在地上,匍匐到鞋架前,拿过内窥镜将镜头从鞋架侧面的缝隙中伸了进去,观察了一会马上对剑飞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剑飞随后示意身后的赵哥和方静蹲下身子,慢慢退到门口。此时常明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组合瑞士军刀,从刀侧扳开一把小剪子,慢慢从鞋架底部伸了进去,随着一声细微的咔嚓声,常明长出一口气,扒拉开两双长筒靴,从后面拿起了一把已经弓弦拉满的手弩,从上面卸下了一只弩箭。
  “我TM怎么感觉我像是个排雷的呢?”常明笑着说。
  “你也就一半吊子排爆员。”剑飞笑骂着,刚想进屋,身后的方静一把抓住剑飞的胳膊。
  “这只是个障眼法,杀招在后面,打起十二分精神。”方静说。
  “就怕这杀招还不够我热身的。”剑飞与常明对视一笑。
  之后剑飞和常明小心翼翼进入门右侧的房间,房间内有一组仿皮沙发、一个茶几,一个挂满女式外衣的衣架,一个小型双开门组合衣柜,墙上挂了一台中型的液晶电视,剑飞和常明认真检查了沙发和茶几后,又围着液晶电视检查半天,没发现什么异常,当剑飞走到衣架前的时候,突然间灵光一闪,让赵哥下楼去拿了两副防割手套,手套拿来后剑飞戴上手套,开始检查衣架上的衣服。
  剑飞小心的拿起一件衣服,从上至下将衣服的外侧、衣领、内衬一一抚过,然后把衣服摊开放在沙发上,又仔细的轻轻在衣服内胆面开始轻抚,就好像铺完床单后整理床单的波皱面一样,常明也带上一副手套跟剑飞一起检查衣架上的衣服,当剑飞检查完第三件的时候,常明拍拍剑飞的肩膀,剑飞扭头发现常明一脸得意的秀着手中的注射器针头,针头上还带有血渍的痕迹。
  “行,算你小子能耐。”剑飞说着又开始检查另外几件衣服。
  “这叫专业素质。”常明说着走到衣柜前,先用手电转换不同的颜色扫射了几遍柜门,然后轻轻敲了几下衣柜的门,耳朵伏在门上认真的听。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