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啸都市--反传统的另类刑警

  [复制链接]
查看: 4944   回复: 280
#90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2-01 23:15:36 | 只看该作者
  @wangt777 2017-02-02 11:37:02
  楼主加油
  -----------------------------
  恩恩~~~谢谢鼓励~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1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2-01 23:18:24 | 只看该作者
  “你小子变脸比狗都快。”常明哭笑不得的说。
  “拉倒吧,我是不跟那老东西一般见识,免得给他气出心脏病来,本来他那破烂心脏就堵的差不多了。”剑飞揉着腮帮子叼着烟。
  “你今天下手挺狠,三个基本都是重伤。”赵哥走过来给剑飞点上烟。
  “打听好都什么人了吗?”剑飞说着坐在楼梯上,瞅着站在楼梯间里的两个人。
  “都是虎头的人,林珊他们在那几个洗浴中心暗访的时候被虎头的小弟发现了,派了三个人跟踪林珊,想拿回暗访资料,谁知道林珊找你救驾来了。”赵哥也点了根烟,坐在楼梯上慢慢抽着。
  “哦,我说呢,开发区那片虎头管着几个洗浴中心和足疗,林珊那帮子人要断他的财路,不着急才怪呢。”常明说。
  “马队说这事他去摆平,林珊那边你去做工作,毕竟你出手重伤了他们三个人,如果林珊的报道再一出来,治安那帮人肯定会动手抄家,到那时虎头他们肯定会闹个鱼死网破,虽然收拾他们简单,但是事情闹大了收场就不容易了。”赵哥说。
  “也是,他们请律师走法律程序的话咱们肯定被动,巷子里那么黑,林珊也没看见那三人长什么样,他们对林珊的行为目前只停留在言语威胁和故意伤害上面,目前证据只有林珊的口供、短信、林珊同事的间接证言,按执法程序要求你小子又没亮身份直接上去就开干,你这整下来整个一团乱。”常明笑骂道。
  “切,亮明身份了又能咋样,几刀给我砍躺了,然后那三个再跑路去外地,继续花天酒地,别说林珊了,我TM都没看清那仨东西长什么狗样。”剑飞叼着烟笑道。
  “虎头肯定不敢耍花样,如果较真起来你小子也没好果子吃,这帮道上混的也不都是白给的,跟林珊去谈谈,摆平这事。”赵哥说完站起身来“我先回队里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带着家伙来的,马队让我晚上陪你呆着。”常明说着指了指怀里“顺便把你的腋下套给借来用用。”
  “我靠,你小子垂涎已久的东西终于让你弄到手了。”剑飞无奈道。
  “不白借,一会我去楼下小卖部买点酒和花生啥的,在你病房里等你。”
  “这还差不多。”剑飞说着站起来“我去搞定林珊。”
  “怎么搞?!”常明不怀好意的笑。
  “滚犊子!”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2
 21075201314| 发表于 2017-02-02 01:52:58 | 只看该作者
  名字霸气。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3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2-02 04:56:16 | 只看该作者
  @21075201314 2017-02-02 14:52:58
  名字霸气。
  -----------------------------
  过奖,欢迎常来看看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4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2-02 05:06:08 | 只看该作者
  “好点了吗?”剑飞推门进入林珊的病房,看见林珊正坐在床上,手中拿着剑飞的警棍抚摸着。
  “没事了,谢谢你。”林珊笑着说,又指了指手中的警棍“这个能送给我吗?”
  “喜欢拿去,要不哪天我把常明那根顺过来,送你个新的。”剑飞说着坐在林珊旁边的病床上。
  “不,我喜欢这个,它让我知道我欠谁一条命。”林珊郑重其事的说。
  “啊…………感谢大侠相助,小女子身无长物,只有以身相许。”剑飞嬉皮笑脸的说。
  “去!你当抢压寨夫人呢……”林珊瞬间满面绯红,低头蚊子哼哼一样的说。
  “呵呵,要谢的话也简单,把你们的暗访资料给我就行了。”剑飞看着林珊说。
  “你……”林珊抬起头惊异的看着剑飞,不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会提出这种要求,要是刚才的那个她还可以考虑考虑。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剑飞笑着说。
  “你为什么要我们的资料?”此时林珊脑中瞬间闪过四个大字:警匪一家。
  “互给台阶,平了此事。”剑飞缓缓说道。
  “警匪一家……”林珊的心情瞬间跌入低谷,仿佛剑飞就是港片里所说的那种黑警。
  “什么警匪一家,队伍里确实有警匪一家的那种败类,不过没有一个败类会因为救你而被砍那么多下吧?”剑飞微笑着说。
  “那你为什么要我们的资料?你是警察,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秩序是你们的工作,而不是跟那些罪犯同流合污。”林珊突然有种看错人的感觉。
  “…………你知道什么是警察吗?”剑飞收起微笑,叹了口气。
  “肯定不是你这种人。”林珊扭头看着窗外,气鼓鼓的说。
  “人是单独的个体,人聚而成群,群聚而成国,一个国家是由千千万万种人,形形色色的人来组成的,这里面既有守法者,也有违法者,警察是国家的暴力机器,用国家赋予的法律权利和暴力手段来管控社会,监督人们守法生活,是一种社会管理者般的存在。”剑飞说着坐在床上,双眼出神的看着天花板。
  “你就这么管理那些攻击我们的人吗?”林珊扭头看着剑飞。
  “喜欢看香港电影吗?”
  “啊?”林珊被剑飞的问题问蒙了,心想这家伙怎么跳跃思维的这么厉害?
  “你搞事,我做事。出自哪个电影?”剑飞扭头看着林珊。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那电影里林雪演一个警察,这是他对一个黑帮大哥说的。”林珊是个港片迷。
  “黑社会第二部看过吗?”剑飞继续问。
  “看过,你到底想说什么?”林珊不解的问。
  “如果你把黑社会的逼得没饭吃,你猜他们会做什么?”剑飞笑着说。
  “那也比是非不分要好,你到底什么意思?”林珊问。
  “警察的工作只有一个,就是防止社会犯罪过度。”剑飞正色道。
  “………别挪用刑警本色里的台词。”林珊突然有些好奇,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想干嘛。
  “这是事实,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欲望,有欲望就会有贫富差距,有贫富差距就会有这样那样的公与不公,只要是有人聚群而居的地方就会有犯罪,这是人的劣根性使然,也是不可消灭的一种原始欲望。而警察的存在就是维护由人而聚成的社会保持在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将犯罪压制在一定的底线范围,不让犯罪过度而影响其他社会参与者的正常生活,将社会的犯罪程度控制在人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遇到犯罪冲上去了是职业使然,退下来了是人性使然,不需要赞美,也用不着怪罪。”剑飞继续靠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谬论。”林珊气哼哼的说。
  “墨西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里的犯罪程度已经超过的一定范围,造成了人人自危的局面,香港是号称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一样天天都有盗抢拐骗,一样有杀人放火,你告诉我世界上哪个国家是没有犯罪的?梵蒂冈吗?”剑飞说着又叹口气。
  “这就是你要我们资料的理由?”林珊怒意渐消,好奇之心顿起。
  “理由很简单,我们有证据抓捕伤害你的那三个人,但是你没看见他们的模样,我也没看见,我冲上去是为了救你,没有亮明身份就把他们三个打成重伤,违反警察的执法程序,警察就是这么个防守反击的职业,很多时候需要先亮明身份,然后刀来棍挡子弹飞来找掩体。如果你的报道上新闻,治安的会去抄他们的场子,断了他们的财路,场子里的烟花女子会四散而跑,继续找其他的场子继续做,到时候更不好控制。再者靠这个混饭吃的先被人砸了场子,又被人搞定了三个手下,疯起来什么事情都可能做,虽然他们可能会对我的这身皮有所忌惮,可是对你可就没什么惧怕的了,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剑飞说。
  “………………”林珊思考着,如果剑飞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什么处分的话,那她确实会觉得心里愧疚,毕竟这件事情因她而起,而剑飞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救自己。
  “就这样。”剑飞说完继续靠在床上,扭头看着林珊。
  “你说的我不懂,但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救我,如果因为救我而让你陷入麻烦的话,我是不会原谅自己的。”林珊说着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卡包,从中抽出一张TF卡。“都在这里,它是你的了。”
  “谢谢合作。”剑飞说着接过TF卡,“早点休息吧,这事情已经过去了,安心继续生活。”剑飞说着走向门口。
  “再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剑飞扭头看着林珊。
  “你认为什么是好警察?”林珊好奇的问,不过也做好了剑飞给他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答案。
  “对自己执法从宽,热情服务,对别人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就是很多人心中的好警察形象。”剑飞说着邪邪一笑,扭头走出了病房。
  “这人…………真是……”林珊彻底被打败了。
  2天后,当剑飞大摇大摆的归队时,马致远又惊又喜,惊的是他的心脏又要被这个小祖宗折腾的七上八下的了,喜的是这臭小子还真跟常明说的一样,恢复能力比狗强。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5
 wangt777| 发表于 2017-02-02 20:37:12 | 只看该作者
  真性情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6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2-04 21:37:45 | 只看该作者
  @wangt777 2017-02-03 09:37:12
  真性情
  -----------------------------
  欢迎留脚印~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7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2-04 21:39:33 | 只看该作者
  初秋的深夜,晚风中已经带有一丝寒意,夜幕下的滨海市显得十分的静谧,偶尔会有一辆车在街道上独自穿行,缓慢的车速仿佛不愿打扰到这沉睡的城市。此时常明和剑飞正躲在一栋烂尾楼的楼顶,裹着衣服哆哆嗦嗦的拿着望远镜,聚精会神的监视着远处一片黑暗的公园。
  “几……几……几点了?”常明哆嗦着问。
  “快11点半了,都TM怪你个王八蛋,我说多拿件衣服你不拿,害的老子跟着陪冻。”剑飞没好气的说。
  “谁TM知道你选这破地方这么冷,你找个带窗户的地方不行啊?”常明一肚子不爽的说。
  “就这地方视线好,都是你害的老子挨冻。”剑飞说着吸溜下鼻子。
  “好个屁,你当你狙击手呢?选的什么破地方…………等会,目标出现。”常明一个机灵,双手用力握住望远镜。
  “哪呢哪呢?”剑飞说着仔细观察对面黑漆漆的公园。
  “目标三点钟方向,公用卫生间西边一点,两个人。”常明边说边按下对讲机的通话键。
  “看见了。”剑飞说着又裹了裹衣服,发现两条黑影从公用卫生间附近出现,探头探脑的左顾右盼,其中一个人用手指指公园中假山上的一个凉亭。
  “收到,各组注意,目标出现,准备抓捕,诱捕组注意安全。”马致远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蹲了TM好几天,就干点这没技术含量的活。”剑飞说着找个被风的地方,点根烟一屁股坐在地上。
  “毛贼么,抢了两回都不知道换个地方,要是这帮人都这么二的话,咱们不就省大心了。”常明边说边按下通话键“目标已于诱捕组接触,可以行动。”
  “切。”剑飞扭头拿起望远镜,远处的凉亭里,几条黑影纠缠在一起,很快就有两个人被按倒在地,之后被七八个人架着从假山上拖了下来。
  “一会哪宵夜?”常明扭头问。
  “吃火锅。”剑飞冻得打了一个喷嚏。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8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2-05 00:09:53 | 只看该作者
  “这活干的利索,人已经交给十大队熬去了,一会吃完了各回各家睡觉去,明天下午再过来上班。”马致远边说边喝了口酒。
  “就这么一破活,十大队还叫咱们支援,他们那闹人荒呢?”剑飞边说边往火锅里加辣椒油。
  “好像被借调到公交分局了几个,开展反扒专项行动呢,要不然也不会跑咱们这要人来。”常明说着直接从剑飞手里抢过一盘虾,直接都倒进了自己锅里。
  “我靠,你TM给我留点!”剑飞很不客气的直接拿汤勺从常明的锅里抢虾。
  “行了,再要盘不就得了,你们俩整个一恶狗夺食。”赵哥哭笑不得叫来服务员,又加了两盘虾。
  “哎,我听说冯茜最近老来找你啊?”马致远夹了块肉放进嘴里。
  “啊,陪吃饭打枪看电影。”剑飞直接将服务员刚端上来的两盘虾全都倒进自己锅里,气的常明也过来拿勺子抢。
  “对人家有意思吗?有意思就认真处处。”马致远看着俩活宝抢虾的样子莞尔一笑。
  听到此话剑飞一愣,是呢?最近冯茜频繁约自己出去,也故意配合着自己的兴趣,经常要求剑飞去射击场教她打靶,而且对自己的举动也越来越亲密,就差一个KISS盖章宣布主权了,莫非这就日久生情了?
  “他是捡到宝还不当宝,整个一二百五,人家冯茜那家业,能看上你个小警察肯定是你祖坟冒青烟了,而且我观察那丫头挺不错的,没有那种富家刁蛮小姐的样子,挺体贴的,我看你就从了她吧。”常明敲锣边的同时仍然不忘从剑飞的锅里抢虾吃。
  “我啊……不知道,我们俩差的也太多了,一个家境富裕生活无忧,一个天天刀尖上混饭吃,这又不是拍电视剧呢,用得着这么戏剧化吗?”剑飞边说边拿起酒杯一口干掉了半杯白酒。
  “你要是对人家有点感觉的话就试试呗,不试哪知道。”赵哥笑着说。
  “万一伤害到她就不好了,刑警队三大特产,怪兽、怪兽、还是怪兽。”剑飞一席话逗得马致远哈哈大笑。“咱们这种人没法给自己的女人太多的依靠和安全感。”
  “别瞎说,你嫂子就是我最大的依靠,是你想多了。”赵哥说着拿起杯跟剑飞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完再说吧,明下午不是去抓个桃子吗?赶紧吃饱喝足回去睡觉,明下午咱好开工。”剑飞说着又倒满一杯酒,继续和常明抢着锅里的虾。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9
 大野孤行| 发表于 2017-02-05 01:52:25 | 只看该作者
  第二天下午,滨海市建设银行河西分行,银行内熙熙攘攘人声不断,人们都在排号等待办理业务,人群中有一个带着鸭舌帽,身穿灰色夹克衫的男人坐在银行角落的沙发中,隐藏在帽檐阴影中的双眼一刻不停的打量着银行中的情况,看似放松的身体实则蓄势以动,随时准备一旦情况不妙就拔腿从后门狂奔。
  “土豆,你丫穿西服的样子真磕碜,别老盯着你面前那美女流哈喇子,人就在你10点钟方向的位置。”剑飞从望远镜里看着常明的样子,笑的合不拢嘴。
  “地瓜,你小子好好观察,别老折腾常明,你知道那小子现在没法回话。”赵哥的声音从对讲机听筒中传来,不过剑飞明显听到赵哥也在憋着笑。
  “…………”此时常明一脸扭曲的冲面前办理公积金业务的一个美女笑着,心里拟定着任务完成后海扁剑飞一顿的各种方案。中午分活的时候马致远非得让自己在银行里当内应,而银行的经理倒也痛快,直接给常明在银行大厅开了一个办公位,让常明配合银行的一个正式职员办理公积金业务,而剑飞那小子居然以银行人多呆着头疼为由跑到外面当监控去了,气的常明好比气泡鱼。
  “你们两个小子给我说人话!”马致远没好气的说,两臭小子选什么联络代号不好,非得什么地瓜土豆的乱叫,当演小品呢,听得旁边派出所的弟兄哭笑不得。
  “土豆,那小子怀里有家伙,下手的时候注意安全,还有各组注意,银行里有个平头,身材瘦小,黑上牛仔下的人,那人是个小偷,留给我。”剑飞拿着望远镜说。
  “一枪俩鸟?抓一个还赚一个,这买卖合适。”赵哥笑着说。
  “我去后门,一会动手的时候大伙注意安全啊。”剑飞说着拉开车门,点了根烟,溜溜达达的走向银行后门。
  十分钟后,银行里突然一阵大乱,“警察!不许动!”“警察办案!!都散开!!”之类的喊声不绝于耳,剑飞站在银行后门处扭扭头活动了下手腕,正看见那个穿着黑色上衣和牛仔裤的男人从后门匆匆跑出,剑飞上去抓住那人的右手压身直接一扭就给那人按在地上,麻利的上好了铐子。
  “干吗???干吗??干……哎呀!”那人刚想挣扎两下就被剑飞一拳打在肋骨上,疼的蜷缩起了身体。
  “小王八蛋,偷人家血汗钱你TM觉得特正常是不?”剑飞说着从那人的怀中拿出了两个钱包。
  “人抓到了,剑飞你那呢?”对讲机里赵哥气喘吁吁的喊。
  “搞定,叫派出所的弟兄一会把人带走,顺便上银行里问下谁丢钱包了,一块带走取笔录。”剑飞说着将那人从地上拽起来,押着走向停在路边的车。
  “还有,常明说要找你聊聊。”马致远补充了一句。
  “………………闪人。”剑飞说着把那小偷塞给刚走过来的派出所的一个弟兄,跳上车一溜烟的开跑了。

  刑警队里,在常明的一通追打之下,剑飞以请吃火锅外加虾米管够才算平息了常明的一肚子邪气,随后常明跟赵哥去给那个逃犯取笔录,马致远则打电话联系着网上追逃的单位,让他们过来取人。
  “这情报处的人也挺厉害,身份都漂白了,还能给识别定位出来,高科技就是高科技。”剑飞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
  “有本事把样貌指纹什么的全做成新的,一辈子也别跟家里联系,就算那些逃犯们厉害。”马致远放下电话,疲惫的坐在椅子上。
  “得了,晚上哪吃去,定地方吧,到时候给常明那小子上几盘土豆片,撑死丫的。”剑飞直冒坏水。
  “就你们俩能折腾,老地方吧,吃完回去睡觉。”马致远说着又开始打电话联系饭店。
  “报销不?”剑飞十分呆萌的盯着马致远。
  “费用自理。”马致远头也不抬的说。
  “………………趁我有病,要我性命,赶我受穷,把我吃空。”剑飞哀嚎着靠在椅子上。
  “谁让你小子监视的时候不老实,一个劲的调戏人常明。”马致远一副自作孽不可活的表情。
  “得,我自作自受,饭钱我掏,酒么…………”剑飞不怀好意的盯着马致远。
  “找你赵哥买单去,我的钱是留下来养儿子的。”马致远换了一副铁公鸡的样子。
  “………………你狠。”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