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恐怖海峡

  [复制链接]
查看: 1116   回复: 5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03-07-21 16:16:0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1、
  
  我比较喜欢没有预谋的爱情.我还喜欢一种永不背叛的感情.
  这个夜里,我仔细地反省很多.思索的时候,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显得非常出格.就写一点权当纪念一下我此时的低徊.
  人都是这样.有心事的时候比较容易显得混乱.我且一一整理.
  这次兴隆三亚行我是和雷的太太与女儿一起出行.很显然,我先发觉他与萍有故事.眼神动作都不对。
  冷眼人就是这个刁毒的样子.如果他想关心,当事人一丝一毫都变得毫无逻辑的可笑.一切思量尽收眼底了.
  笑 我常常是一幅歹毒的样子.常常喜欢做一些格外莫名其妙的事.
  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兴奋起来,激动起来.象一只饿了三天的大蚂蝗.
  我思来想去,与李小亮的一段缘分,大抵是因为兴奋得好似见到了同类.同类的感觉,是可以啮咬,血液从彼此的伤口进入,入到心灵.
  与思佳谈及“不俗“二字.不同流俗.如果你能想象到我在做什么,我打算怎么做,我爱什么不爱什么,那就不是我的风格了。永远游离于你们的想象之外.我的脖子昂得很高,象一只刚吼了一段摇滚的大花公鸡.
  我站在山冈上.你望着我,你看到朝阳在我脚踝间升起.
  我的眼睛湿润着闪闪发亮.
  
  一个男生.恩.一个男生.我的手有一点抖.我望着斜上方75度角的台灯.深呼吸.手机上写着两个字:坚强.顺便发给谁.
  是多么好.坚强是多么好.当睫毛埋下的时候,一个嘴角习惯性地上翘.意思是:他妈的,不就是那么回事吗.头再侧向右下方15度角.凛然的感觉就上来了.眼睛继续斜视,向左下方35度角.我看到伸到书桌上的两只与我一样傲慢的脚S.突然莞尔.这样熟悉的姿态让我不会寂寞.
  水声滴答.我还是我.英雄气不短,儿女情不长.永远习惯着这样一个动作,头继续昂,眼睛下视.都很漠然.水声滴答.在等待下一声紧促的水声中,我知道,时光终究会过去,你所接触的就成了,梦幻.
  
  2、
  
  雷先生与我跳舞.
  在...鑫源还是什么酒店的卡拉OK包厢.后来我终于见识了什么叫横着走.
  雷先生与我跳舞.我想他真的不会跳舞.我最恨的就是男生带着我摇来晃去.我在大幅度莫名其妙的手势中,终于也可以不知所措.
  当然我明白,他太太与女儿在此.他打着邀我跳舞的幌子,再邀他太太.最后,他邀请到他的意中人.多么的复杂.
  然而他也算有情有意.我看得到他的眼光.虽然他的眼睛很小.在他在酒醉时也不忘悄悄瞥向她的那一刹那,我觉得她也值.
  毕竟,雷先生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他把他用过的女人身上大概用唾液写了几个字:她是他的.打狗还要看主人面,她是我的。他爱怜地望着她.他智慧的妻子装做浑然不觉.
  
  高速公路毕竟是不收费的高速公路.栏杆已经不再油光发亮,渐渐就有了台风侵蚀过的痕迹.两段貌合神离的公路之间的两处窄窄的栏杆,里面种植着出类拔萃的红艳的花朵,那么招摇,那么孤单.
  我就记住它了.现在突然想,也许它是我.
  水牛打扮得那么漂亮,美丽的双眼皮.在黎村苗寨.人说:拍照2块.
  原来,它们也离了故乡,不过那农村的苦日子,不读大学也可以进城打工过好日子了。不过是,它的工资无法寄回给它的父母.
  他低低头地看我.我看到他脸上有比我还寂寞的神情.一瞬间,他依然眉飞色舞,象一直在他的故乡.我是他的小学前桌.星光碧蓝.我低低头望你.那面就是南渡江,江的风,从膝盖处掠过,我的小指尖,抖了一下.
  
  3、
  
  我爱你.我扭过头说.空气有三角梅簌簌待开的声音.我嗅到,邻家洗发水的芳香.那面孩子在草地上踢足球.他们向我走来.眨眨眼睛,望着他们傻笑着发呆.
  义龙路顺德.一个男生正义凛然地在我耳边说.他不知道我明天就会离开这里,可是夜里我好饿.那里的鸽粥和蟹粥很好喝.他说。我看到他眼睛亮亮的样子.微笑.象稻田中种出的一朵莫名其妙的水莲.
  我很饿了.不好意思地低头笑.望到蜷曲的发稍.吊带衫,一只运动表.
  我爱你.我在空气中说,发出呵气一样的声音.他怔住.什么?
  没什么.给手机充电,糟糕,只带了一块电池.
  
  他年轻貌美,气质绝佳.
  早上我遇到落歌,这样形容.他说:我喜欢气质绝佳.
  我说:他没你那样英俊得飞扬跋扈,然而在一大堆男人中立见卓而不群.
  他站立在我面前,我惊呼:那么好看.我眯起眼,说:站远一点,站远一点.我把头掉转着翻来覆去状,象看瓷器一样望着他.我说糟糕落歌:如果我见到你,也会一样要求你以便赏玩的.他说呸,我才不会那么老实.
  这让我想到爱情.
  强调的往往是缺少的.比如我们强调战争,和爱情.
  爱情,常常只有文艺片上才有完美的感情,没错的.他们那么另人称羡.
  然而,如果你遇到一个百分之百的男生,而他也把你当成他的百分之百的女生来相爱,这种几率比得非典还难.
  常常是,他爱我百分之百,我爱他百分之五十.或者反之.
  象两只飞速转动的美好齿轮,如能在飞速转动中彼此得到咬合,那就是爱情的几率.
  我低着头在热辣的日光底下走.心想:是不是有一种人,只适合被谈恋爱.被,他被我怎么怎么样了,被谈恋爱了,被蹂躏了,被珍惜了,被典藏了,被遗忘了.如果你突然捡到了十万块,也许首先想到的是,怎样把它痛痛快快地花光.青春苦短,稍纵即逝.热带的水果何必拿了北方等它不新鲜润泽了再吃.我老了无所谓,而他不能老.
  
  4、
  
  怎样才能爱上一个人.
  爱他,就是觉得与他在一起,聊天说话做事运动逛街争吵思念,比做爱还要开心.
  大部分女生的观点是:我爱他才能和他XXX,或者,我对他有感情,才能和他XXX.
  男生的观点好象相反.性与爱,是分开的.他有时候为了证明爱她,而不肯与她XXX.所以如果一个男生和这个女生,做其他事比XXX还要开心,那他真的是爱她.
  我在想,大部分的女生的观点,是多么无奈而容易受到伤害.爱得越深,被始乱终弃的可能性越高.三十岁的女人,突然之间得到一大堆女友,比她今生总共加起的女友还多.其实那些也不算是什么朋友,大约是一大堆同样得到男人伤害的女人,有那么点同病相怜的意思.伤害,就失去了信任,就恨不得操尽男人的祖孙三代,转而与女生形影相吊,反正都是伤害,不会太丢面子,心里也有平衡,也有满足,也有对自己善良一面的体察.当初干吗来着?你爱他就不要恨他,爱了就不要后悔.
  
  他喜欢和我聊.其实我也喜欢和他聊.
  一想起是和一个赏心悦目的男生聊,那种微长的染发,做得一手好画,名校.这已经够赏心悦目了.
  所以说女人是炫耀不得的.正因为他马子对我大肆炫耀.我动了好奇之心.我们并不见得在情感上突飞猛进,那是不可能的.我和他马子是好朋友.我也不愿担了杀父夺夫的名.况我也不见得有那个能力.
  他也知道我的事情.他听我慢慢讲给他听.他是个非常唯美的男生.喜欢一些美好的事物.本身来讲,他已经够完美.
  我常常在想,为什么别人眼里那么完美的一个人,竟然也有不完美的烦恼呢.烦恼大约是一种常见病,类似于发烧感冒,无论达官贵人还是贫下中农,跳梁小丑,还是江洋大盗,还是章子怡河利秀,都会生的.
  烦恼就是这样一种常见病.它不因为你完美,而放过你.
  我们刚在讨论很多问题.他最新的作品.那么美好的色彩感觉,构图,透视,置光.那间卧室美仑美奂.
  我想睡在上面会梦到上帝的.
  他说等酒店落成了请你住.
  我说喜欢那样宽大的卧室,可以做加速跑.
  他说这是标准间,做出来不会有那么大.
  我失望地说:那算了,不用你请了.还不如住你家
  他说我家基本就一个床.
  我说没事,不过,我们之间的感情,做爱就糟蹋了.
  他说行,这样也蛮好玩的.
    
  以我们这样的友谊,坚持个天长地久,也算是安慰.
  套一句俗话:不做爱才牛逼.
  
  5、
  
  当你,说你爱他的时候,却面对着他QQ上的样子无话可说,这是哪一类感情?
  昨天闲翻杂志,一处总结的非常好:备份情人.
  阴损的文化人越来越多了,把这种感情评价得这么到位.
  我想,还不如这样.象和我落歌这样.分开了也不想,见到了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也很开心.什么都可以讲.包括讲自己的颓丧,悲愤,傻冒.李敖说:女人分两种,可以上床的,和不可以上床的.
  我觉得男人分三种:我的谬论就先不说了。
  我想我得收拾东西走人了.想到落歌,心情竟然是很好.
  其实我不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人.如果人一直很快乐,他就无法深刻.
  我一直深刻不起来,就是太会自己找乐子了.
  如果伤感一点,立刻掉头,扑向另一面的快乐.
  我擅长的是遗忘.
  可是把痛苦都忘掉了,怎么反思呢?难道快乐比反思更重要?
  再者说,这类我一样的聪明人见得太多了.不免觉得他们不真诚.
  你爱这个女孩子吗,如果你爱她,怎么她刚刚和你分手,你晚上就去酒吧泡了个新的马子.你的爱,是真的爱吗,你的感情,值几斤几两几钱?
  反思过来,风吹佩兰,你的感情值钱吗?
    
  听了一下午的恐怖海峡。变得沉静下来。按理说,听摇滚不该是这个效果的。偏偏是。大概是心中有欣喜。CD的封套,象一面澄蓝的湖水。我知道,我的骨子里,也许毕生,都在追求一种澄澈的感觉,杂乱于你的视野,信信然在心灵中。都有点饿了。
  听得都有点饿了。想着昨天这个时候,我在济南,与聪明猪在一家餐馆用餐。毛血旺,麻汁豆角,什么茭白,还有一道。都很好吃。我慢慢听她讲话。她是年轻得那么睿智和冲动和激情。一个小女生,很确定自己在做什么,很肯定自己在做什么。
  想起前天,这个时候我在海口的海水中。那时候太阳刚刚下山,我和小单就是为了奔过去在西秀海岸看夕阳的。随手拎了几个热包子,她开着车载我向着夕阳狂奔,椰子树刷刷地退下,漫天的彩霞映到我们的脸,欣喜得珠光满面。南海温暖的海水啊。甚至你不需要做任何准备活动,直接进入大海,它就温柔地把你抱在怀中了,你听到它的微微的喘息,爱怜的叹息。我抱着游泳圈,双脚轻轻划动,向深海,向深海。于是我就是一条会思索的鱼了。多么的好。多么好的海水,和淡淡星光的夜晚。
  再前一天的晚上,是和思佳和小单一起吃饭,在南渡江边。很好吃的海鲜,非常好吃,还有调料。思佳说,好吃吗,好吃吗。我说好。跟青岛的味道一个样!他无奈地望着我咧嘴笑。他眉飞色舞的样子,很可爱。临别的时候,我轻轻拥抱他。感觉他身体的温度和他的紧张。
  再再前天,也是在南渡江边。和两个男生。都很好看。很细心。很礼貌。很周全。一切都刚刚好。不浓一笔,也不淡一笔。一个男生是海南人晒得微黑而皮肤质感非常好的样子。身材紧致有型。好看的眉毛和眼睛,光芒四射地望着你。另一个微丰。罕见的海南本土人然而吹弹可破的嫩白肌肤。加了几分羞涩与书生气,就没了脂粉气和小白脸的联想。他眼睛望着我的时候,和我喜欢接受到的目光是一样,真诚而有礼。
  再再再……再再再就是在三亚了,与老雷夫妇及爱女一起出去吃海鲜。顺便不忘恼羞成怒地打击教堂里的老鼠。顺便发短信给朋友们。再再再再,是在兴隆。在一家别墅式的酒店里,我没去看表演,而是泡温泉,游泳,看落日。一切都非常美好。我希望我出水的样子,和那个红泳衣的女生一样地洁白美好。滚烫的温泉,我沉着气,慢慢地浸入。在近似蒸腾中。慢慢地感受那海风,想一些事情。
  再再再再再,在海口,和李正,老雷,小单,美女一起吃干煸老鸭。喝啤酒。再再再再再再,六天之前,和聪明猪和风筝侠在一起吃饭,在济南。吃饭之前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小家伙还有点不合。得知之后,再看着他们俩在酒桌上的唇枪舌剑,不禁哑然失笑。
  恩,这就是我这一个周的活动了,原来。
  在海南的的时候,明媚的蓝天婉约的白云碧透的大海。我飞行飞行飞行,直到济南穿越那些无法穿越的云层,老到渐灰渐暗的大陆,就仿佛从天堂,回到了人间。
  
  
  6、
  
  我的心,有一点抖。上臂微微地抖。能听到心在喉咙下面微微鼓动的声音。窗外雨霏霏,如果飞机在八千米的高空,也许依然见不到白云。雨点打在舷窗上,该是一线一线的。那流下的多么柔软纤细的泪。我穿着天蓝色的背心,胸脯鼓鼓的样子。这是在海口机场路富乐鸡附近的以纯的这个店买的,平均下来一件三十二块钱。我很喜欢。多么简单的款式,多么舒适的弹力棉料,多么无辜的颜色。我的两臂黑黑的,像镀了一层阳光。我在听Elicdegaard的挪威音乐,她的声音多么地真诚深情,像午后有了一个黄金般的梦境。这个时候,我在喝一杯黑咖啡。
  我把咖啡放在唇边,迟疑着没喝。我手指发过短信给女友雪:我想我和他,真的分手了。
  你和他……有见面吗?
  不。没。
  我希望有把刀,可以扎进心口。我愿意痛得更深些,更深些。或者溃烂烧灼成印痕深深的纹身。让我久久不会忘却。
  我爱你。真的爱你。
  请让我记住,我是真的爱你,爱过你。这就足够了。
  你爱不爱我,继续爱不爱我,与我无关。
  你好好照顾她,比对我更好地对待她。我对他说。
  他说:你不生我的气?
  我说:我已经感激。
  他说:你真的那么想?
  我说:你想我怎么想?
  他说:我不知道。
  我垂下眼帘。象天空一样垂下雨帘。
  泪水象飞雨,斜斜着飞向身后,我一转身,你就再找不见我。
  我还在这个世界上。
  而我决定在你的世界中,永远消失。
  只是那些雨水,留下过今年春天关于泪水关于露珠关于汗水那些液体的回忆。我又瘦了,比认得你的时候瘦着,也许还会瘦下去,于是可以翩身飞去。
  于是我想起那个黄昏,我和小单坐在她的海马上,飞速前进,狂追夕阳。
  
  7、
  
  我的双臂还在抖,我的泪水还盈盈在眼眶。我努力想丽江。想……那个叫爵士弥音的莫名男生。这些都不能安慰我。
  也许还是一杯黑咖啡。现在,那些甜蜜的东西应该离我远一点了。我不怕被伤害。只是情绪里,已经缺少那种叫情熵的东西。看谁都没兴趣了。笑。你已经足够了。我笑着对自己说。即便明天被撞死,也大可以微笑着进天堂了。还得减肥,减肥。否则我趴在柔软的白云上,倒霉的白云会被我压成两段的。所谓天堂惨案之身首两处。
  还是想想海南吧。再不想会忘记。想起天堂般美好的日子。
  音乐、山兰酒、力加、帅哥、女同、空保、潜水等等等等等。
  
  我要把你忘记。即便你再爱我千山万水。我一定把你忘记。
    
  这大概就是那个叫坚强的东西。是我尊重自己的东西。
  我整个人都在飘。而此二字,象海底巫女的药,使我生有两条洁白而挺直的双腿,站在地面上。我向你微笑,我忧伤地望着你,穿越你,你的身体,你的灵魂,你的血液,你的棉软的衣衫。你象做了一场梦,而我再无踪迹。与你再无关系。CD机里唱着:You must believe in spring.
  
  如果你不尊重我,你怎能爱我。
  得到你的身体不牛逼,得到你的感情才牛逼。
  两者兼得?你就循循善诱罢。你已经太优秀,我永远望尘莫及。我会介绍美女给你。
  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说。
  他是个太优秀的男人。我用几年的时间小心相处。
  不能狎昵,不能太在意,不能轻信,连得意都要谨慎。
  几年?他问。
  在我老去之前,宝贝。
  我愿意被你喜欢,但不奢望你能喜欢。我不喜欢在喜欢的男人面前沉迷。
  他无语。
  我心跳得轻巧巧地。百叶窗被风吹得挤在一处,又散开,那线绳有一打没一打地在三米之外的地方摇摆着,发出镲镲的声音。
  面前有一罐没打开的可乐。终是觉它太甜蜜,已不适合我。
  我低头轻轻巧巧地喝。喝了一口快要凉却的黑咖啡。
  只能一口。微微的苦,让心里泛起一阵寒意。
  这个夏天,远近都苍茫。
  
  to be continued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沙发
 童小妖| 发表于 2003-07-21 16:20:17 | 只看该作者
  多年以来,我们从未放弃巴结佩兰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板凳
 食指| 发表于 2003-07-21 16:21:40 | 只看该作者
  也巴结一哈:))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
 麦田99| 发表于 2003-07-21 16:33:56 | 只看该作者
  
  
  恐怖海峡
  一堆破事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4
 风吹佩兰| 发表于 2003-07-21 17:34:53 | 只看该作者
  8、
  
  我转身去洗手间。
  我本是在大办公室里办公的。
  我想鞭策自己要好好努力的时候,就把电脑搬到大办公室。让自己不至于太过放松和放肆。去洗手间的时候还是去了自己的。
  我听到我的CD机中一直任性地轻轻唱着I will wait for you.
  他们也翻成倾情等待。我让它唱了一个下午。在我那间独自的办公室。它在那里唱。大办公室里没人能听到。只有偶尔路过我的那个房间。Rune Kladegg的钢琴声与Elicdegaard曼妙的女声就漫出来。
  我的运动表轻轻地响了一声。
  这歌声,就象湖水,它淹没了我。
  我沉到水面之下。
  我沉到水面之下,告诉自己,要坚强。
    
  那时候,我潜下水面,目露凶光,象一只黑猫,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潜得最好。
  那是在三亚的某处海滩。白色的柔细的海沙。高大的椰树。
  没买珍珠,没买苦丁茶,没买鱼干。我去潜水。
  我换上黑色的游泳衣。再套上湿润的潜水服,潜水鞋,拉好裤角链。象劳拉一样挺胸收腹,听教练讲解注意事项,呼吸方法及水中手势。
    
  我们上甲板。我飞跑过去。爱惜美貌状。
  那面有若干海南本地男生工作人员。一一扶我们上另一条船。
  我们要去深海。我们要去看珊瑚礁。
  船上一位非常标致的帅哥,我色色地望着他,直盯着他。他忽闪着大眼睛,回望着我。三秒钟,我说:你很帅。他含笑点头,继续望着我。
  阳光非常艳丽的样子,海风飞舞。我扭转头,向那深深的海洋。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
 废物点心| 发表于 2003-07-21 17:41:54 | 只看该作者
  亲爱的,我不服你真的不行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
 老家阁楼| 发表于 2003-07-21 17:44:24 | 只看该作者
  不管如何,先顶一下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
 都市人生| 发表于 2003-07-21 17:45:48 | 只看该作者
  嗯
  啥都干了
  啥也没耽误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
 风吹佩兰| 发表于 2003-07-21 17:48:05 | 只看该作者
  9、
  
  我爱你。我要离开你。我要享受离别之痛。
    
  在那遥远的深海海面,已经有好几个教练在海面上人头攒动。他们湿湿的样子象几头曼妙的海狮。
  一个教练保护着一个潜水者。
  他展好潜水设备,我握着舷杆向下倒。他轻轻鼓励我。当我倒下,他把氧气筒扣在我胸前,他把铅块系在我腰间。他轻轻环绕着我,温声说,不要怕。你看,你不会游泳都沉不下去。他说。
  我微微点头。看到另外一位潜水的女生的惊恐。心中有快意。无论如何,不能让她们望着我开心。
  他说:那讲解员说的一些手势都记得吗?
  我说:全部都记得。
  他楞了半秒,微笑,说:情况正好没问题,应该怎么做。
  我的拇指和食指圈到一处,另外三个指头张开。
  他又说:情况不是很好,该怎么做。
  我把左臂向前伸开,手掌轻轻地上下翻。他点头。
  他说:那向上呢。我竖起大拇指。那向下呢。我掉转竖起的大拇指。
  他说好。很好。他轻轻地把眼罩鼻罩的面具帮我戴好。我便不能呼吸。
  他轻轻说:用嘴巴呼吸,像这样。说话间,他的嘴巴象一个O。吸气,呼气。
  我试了试。有点闷。有一点担心。转念一想:别人行,我为什么不行。我一定要成为最好。
  我用剩下所有在水面的时间练习用嘴巴呼吸。
  他把连接氧气的嘴套让我让在嘴巴里。
  我沉下心来练习呼吸。此时此刻于我,最重要的就是用嘴巴呼吸。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
 风吹佩兰| 发表于 2003-07-21 19:02:27 | 只看该作者
  10、
  
  这么轻易地,我就告别一场爱情了。
  翻了翻信箱。我爱你59。
  想想他开始给我写信,是因为怕发短信我先生看到我受委屈。
  他一天发一封信给我。从不间断。每天信的主题就是,我爱你,后面跟着第几封数的数字。
  他电话线因欠费被掐断,没法上网。就去邻居好朋友傻冒的家里去发。有时候下班很晚,他也没忘记过去敲开熟睡的傻冒的门。每天发一封给我。我爱你1,我爱你2,我爱你3,我爱你4……
  有一次没发,是因为回去太晚,但用手在纸上写下了。
  有一次没发,是因为和朋友去草原露营,提前告诉了我。
  有一次他发烧,烧得很厉害,却用电话打给傻冒,让他打开他的信箱,他口述,让傻冒打出信来发给我。
  今天的信,停在我爱你59。
  信箱里排成排的,都是他的信。每天一封, 从不间断。
  他说:头发都愁白了。
  我说:那你就和她罢,别管我。
  他说:不想了。
  不想了。教练说,沉下去试试。
  我沉了下去。连试都没试。直接冲到深深的海底。
  教练没如预想的那样牵着我的手,而是自始至终,在后面拉着我的衣角,怕我在海底跑得太块。
  多么美丽的海洋,多么多么地美丽,多么多么地美丽。
  我真的愿意是一只寂寞的鱼,就这样在海底。
  全身失重的感觉,更像是在一只奇妙的星球。只有在海底,你永远不会跌倒。我默默地想。鱼群就游过来,黑色的,花色的,鳞片闪闪。美丽的热带鱼群啊。向下,向下,就是向下。
  我大头向下,向海深深的底处猛冲。耳朵有些压力,记得教练说此时该用醒鼻涕的动作。就捏着鼻子,使了一下劲,就全好了。向下,向下,就是向下。
  教练在后面拉着我,象警察捉小偷。
  我拥抱着美妙的珊瑚群。大块大块的红色珊瑚,象一朵巨大的红莲花,还有绿色的珊瑚,羞怯而舒展,还有还有那紫色的珊瑚,在海底发出幽蓝幽蓝的神光,这么寂寞的地方,开着这么美丽的花朵。如果我不来看它,它美丽给谁看呢。我美貌的时候,你不来爱我待我,你以为下一次,你还能见到我吗?
  向下,向下,向着海洋最深初,洁白柔软的水母,群群流动的热带鱼,还有爬得开心的小寄居蟹。海洋越深水越蓝。我仰头,看不到另外一个世界。我愿意一直这样游下去,那美丽的小黑鱼就是我的伙伴,它好奇地望着我,围绕着我,象从前养过的小黑猫。
  不知多久。教练终于到我身边,他向我伸出大拇指。我以为他是夸我潜得好。一脸得意状。。。。被他拎出水面才想起,他是告诉我要向上,潜水时间到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