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叶逸短篇小说《因缘果》

  [复制链接]
查看: 960   回复: 49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04-06-09 07:59:0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因缘果》
  
  叶逸
  
  一、青鸟殷勤为探看
                   
  镇雁归港濒海。
  在那些硬坚如海瓜子的汉子和一些象水母般柔滑的女人的眼里,殷勤是雁归港男女老幼掰脚丫数也数第一的女人。美到爱情的青鸟早早的探看,伸头探脑地把个叫宵冲的男人引到了她的身边。
  宵冲是个活力四射的男人,还带着天生的海的生息,他的野性和狂放不羁配上柔美的殷勤让时下对爱情有恐慌症的人遇了不再想逃离。
  这样的爱情璧人在汉子的眼里尤其珍贵着,名字叫汉子的男人是个天生的侏儒,长得象海参一样的寒碜却又不失是个地道的好人。
  故事里还有一个女孩子叫田果儿,果儿是那种孩子们眼里的“红毛狮王”。就是把头发染成红红黄黄的。夏天露出个肚脐,冬天都还能露出半截小腿肚的装扮,象朵鲜艳的大丽花。
  田果儿有个非正式却有了关系的男朋友,是镇上文化站站长的儿子李猛。李猛就在田果儿家对门的开了个音像店,以前田果儿经常去他那借碟片看,常来常往地不知怎么地就睡在一起看A片了。
  李猛长得也不算差,就是心眼儿不太好。田果儿打心眼里也不是爱他。她爱的是宵冲,打小就喜欢,虽然明知道宵冲有殷勤了,但她还是迷他。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沙发
 雁如眉| 发表于 2004-06-09 08:02:41 | 只看该作者
  二、天道酬勤
  
  1.
  
  一般上午的钟点,侏儒汉子都在他的“勤衣坊”里忙着。他把那一块块布料按着他给女人们量的尺寸剪裁成衣,他不做缝的功,有点儿象城里的设计师。干这行久了,他都能目测出女人的三围,颈高,甚至除去那假的尖挺的海绵胸罩的厚度,还有小腹上是否勒了瘦身裤衩的真实。
  汉子站在操作台前,干活的时候,他脚下都得掂着个小爬凳,就是两条扁扁的腿横上一块木的贴着地面似的小板凳,这还是他那老裁缝姥爷用老家那块老榆木疙瘩为他特意订做的。
  殷勤坐在黑色的缝纫机跟前,把踏板踩得咯嗒嗒响。有头发掉了一络,她用手撑开一圈黑色的皮筋发饰,把黑亮亮的长发绕了个圈,扎到脑后,露出一截象牙色的颈项。
  汉子从镜子里的角度偶然瞥见,心中有股说不出的畅快。在他的印象里,第一次在有线电视台认识殷勤时就一直惊为天人。那时的她坐在白色的电脑前面,长发如瀑,指飞自如。
  如果不是那张碟片,她断不会故事一样的出现在他的店里,让他如此接近。
  殷勤没来之前,汉子从来不照店里的全身镜,他家里的镜子都只能露个头脸。骨子里的自卑让侏儒汉子表面的潇洒过活在别人眼中觉得他非常乐观着。
  他的手指跟任何别的男人的手指一下厚实,甚至还比他们多份灵巧。
  他最讨厌的是他那两条腿,有些儿罗圈似的往两胯外拐,走起路来跟个鸭子似的,慢吞吞的摇摆,虽然他很想走快,他也不会跑,跑不起来。
  他开始原谅他这两条腿的畸形,来源于一个坐着轮椅上上电视的男人,他在电视上那一句话让他改变了一生。
  当那名主持人白痴似的问那男人今生最大的梦想是什么。那男人捶着那毫无知觉的膝盖,一下一下,然后一字一顿的说,只想让这两条腿能走路,哪怕象侏儒走路那般的不自在。
  汉子那一刻惊粟了,摸了一下自己厌恶的那双腿,他意识到一种非同寻常的幸福,原来,作为人,他什么也不缺。
  后来他就在他原来的生活里消失了一阶段。他去了做了一辈子裁缝的姥爷那里,因为他早说过汉子是个有着强烈色彩感觉和做裁缝的天质。只是以前太自报自弃,就想这一生如何了结也是个了法。
  他太矮,够不着那裁剪用的操作台,姥爷就把家门口那多年的榆树砍了一段,给他订了个小爬凳,掂脚。他的手指丫是在那老裁缝一丝不苟的言传身教下,磨出一个个血泡,血泡破了又发炎,折腾成了老茧的时候,那把剪刀在他的手中已经似吃饭的筷子似的长短自如,挥布剪料了。
  基本功学扎实了以后,他只带着那个小爬凳,跑到省城一家专修服装的学校进修了两年,学些时尚的先进的裁剪技术,他还是鸭步,腋下夹着个小爬凳,渐渐地,老师和学员们也都见惯不惯了,只到他的设计稿在学院的比赛中频频获奖,他象坐是在那些高个子的同学们的肩上一样,出奇地高大起来。
  行业的汉子在小店的正中央挂了一副字,叫“天道酬勤”,给自己的小店起了个“勤衣坊”的名字。
  当一条街上的女人穿着他做的衣裳到另一条街上,带来了另一条街上的女人的时候,他的“勤衣坊”成了雁归港女人眼里美丽的风景。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板凳
 雁如眉| 发表于 2004-06-09 08:04:07 | 只看该作者
  2.
  
  田果儿从“勤衣坊”的对门镇政府的有线电视转播台里跑了过来,殷勤抬眼看了她一眼,就又低下头去做自己的事。其实殷勤心里一看到来做新衣裳的田果儿就会平静不下来。
  雁归港是个穷镇,政府机关两年没有发上工资了。镇上有个有线电视转播台,机子老是坏,也没钱上新的。管理这些机器的是个慢得跟蜗牛爬葡萄树似的男人。看用这样做事效率的人就可以知道机关里没钱也没能人了。
  镇虽穷,但是一样响应号召进行小城镇建设,街道上也盖了青一色的二层小楼。门面房是有了,但是这年头,钱总是长着四只角,专往有钱的人家跑,好赚钱的行当太少了。一般人家没辙,只好削尖了脑袋想办法、数日子,做红白喜事,进行无息贷款。今天到你家,明天到我家,转来转去,钱都转到了饭店酒家了。一个只有两条小街的小镇,竟然开了大大小小饭店三十余家。
  田果儿家也开了一爿小饭馆。
  想当初殷勤就是看好了这些现象,才跟宵冲做起那场轰动一时的事情来。殷勤常想要不是那张碟片,绝为会有今天的变故了。每当想那些的时候她的眼里总是会有对那段美好时光的留恋。
  拾海的殷勤带着一身海水从海中慢慢地走上来,就连熟恁了她的一切的宵冲对她的美还是有一种震憾。
  冲哥,我们申请承包个点歌台吧,怎么样?
  点歌台?!宵冲接过她手中的泥螺袋子。
  嗯,殷勤有些兴奋的眼里晶晶闪闪地,你看镇上现在办事成风了,每个月都有十几家办事情,有个点歌台,肯定能火起来。
  嗯,有道理呀,勤勤。
  宵冲抱起她在沙滩上转了个几个圈。
  两个人说干就干,注意并收集一些资料和信息。
  后来殷勤和宵冲到镇文化站去申请承包有线电视上的点歌台栏目的事竟然顺利通过了,一年有了几千块的承包费,李站长觉得捡了个便宜。他们自己得买设备,还签了一项合同,也就是他们得帮他们负责放晚上的录像。
  宵冲和殷勤把准备结婚的钱全部拿了出来,到南京的那家苏宁高科技图像技术研究所,买了一台电脑字幕机,只有半天的时间,宵冲负责学习硬件方面的接线,调配。殷勤就跟着OFFICE小姐学习软件的使用,字幕的制作、编辑、处理等。
  当殷勤把自己制作好的“雁归港点歌台”的动画字幕通过有钱电视转播台播放出去后,这个点歌台就成了第二天街头巷尾的话茬了。
  他们接到的第一笔生意是汉子的“勤衣坊”搬新楼开张大喜。也是从那一天坐在电脑前的殷勤成了侏儒汉子唱得“窗外”里梦一样的女孩。
  殷勤心灵手巧,她的手在键盘上是那么的自如,做出来的动画也恰到好处。渐渐地,一天天的点歌的人多起来,后来竟然还一家比起一家来,谁家点歌的多少从某种程度上显示了家族的庞大和财势的表现。无形地点歌台成了全镇人家请客办喜事的通知广告了。
  宵冲和殷勤成了雁归港的名人,用他们的热情把录像台办得有声有色,小镇的夜晚不再死寂。他们越发的踌躇满志,准备再买台摄像机,刻录机进行一条龙的点歌服务。
  殷勤最爱做的事是有新婚夫妻的婚纱照了,感受着新人的幸福就像是吃了喜糖般的甜蜜。宵冲总是说要给她穿最漂亮的婚纱,照最美的照片。他们也知道那一天就在不远的某一天。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
 雁如眉| 发表于 2004-06-09 08:06:02 | 只看该作者
  三、不是教你诈
  
  1.
  
  汉子,我的裙子做好了吗?田果儿进了店就问侏儒汉子。
  上几天新到了今年夏天最流行的藕荷色的丝麻料,适合做裙装,田果儿第一个跑来量了一身。
  田果儿跟霜居的妈妈生活,她家赚的是夜生活的人的钱。酒桌也是麻将桌,一到天晚就有人到这里来吃完了晚饭顺便打麻将,临走再吃顿夜宵。每天光是赢家给的丢些腰钱,逢到大场子,吃喜面的钱也够一天的买米了。
  因为她妈妈开饭店里面有些儿道道,倒也开得稳稳当当。有时早上,田果儿会发现有男人从她妈的房间里走出去,田果儿知道那是派出所的方所长。所以那些抓赌局的人都是从她家门口路过的。
  殷勤,果儿的裙子熨好了没?汉子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着两个漂亮女人。
  好了,殷勤从衣架上挑下那套藕荷色的裙,递给田果儿。
  好的,然后帮着她在试衣室里面试衣服,田果儿脱了外面的裙子,里面是一套纯白的真丝质地的内衣。很好的弧度衬出曼妙的身材。
  那是条开岔很高的裙,穿起来性感而清逸。
  田果儿笑意深深地眼里看出这衣服很满意,汉子看着也很满意,整条街上的女人都穿过汉子做的衣服,只有殷勤没有。这令侏儒汉子滋生了一个小小的梦想,想像殷勤穿上他做的衣裳美丽的模样。
  田果儿,冲哥这阵子是不是常在你家玩牌?殷勤忽然问她。
  田果儿一证,旋即说,不太清楚啊,我每天回家挺晚的,也不到包间去的。她说了就拿衣服走了。
  田果儿在说谎。
  这一阵子,一天到晚说麻将声躁得她失眠的田果儿变了个人似的,到街上“勤衣坊”去做新衣服更勤了,晚上上完班就早早地回家了。这都是因为宵冲经常在她家。
  她知道宵冲是在跟那些闲人一样在她家吃饭耍钱儿,不怕派出所那一帮小警察找碴儿。
  从心底里,她不喜欢看他这副样子,但心眼里又巴不得他来,她会主动帮妈妈做菜,勤快地端上包间去,笑也多话也多。在田果儿眼里,宵冲赌钱都那么帅气,赌品真的不错,输不跳赢不笑的,给的喜面钱也最大方。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4
 雁如眉| 发表于 2004-06-09 08:12:51 | 只看该作者
  谢谢版主:))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
 雁如眉| 发表于 2004-06-09 08:16:25 | 只看该作者
  2.
  
  近来宵冲的夜归让殷勤非常失望。他总是天快亮了才回来。这时殷勤都快起床了。看着刚睡下不久的他,她就想如果不是那一张碟片,一切都不会象现在这样子的。
  那个时候,每周他们两个人都要到一百多里外的市里的市里的文化音像指定点去拿带子回来播放。
  殷勤和宵冲想起那个转折就会默然无语,那个周末下雨,雨很大,根本没办法到市里去拿带子,他们拿的一周的连续剧都放完了,晚上的时候,殷勤问宵冲怎么办?
  没办法,到李猛那租两本影碟来放一晚。
  宵冲到李猛那里说要拿两本碟放录像,晚上的连续剧放完了。李猛说这两本碟新来的,好看。拿去吧。
  不能带一点黄色镜头的啊。宵冲看了看不大放心的加了一句。
  没有,绝对没有。李猛保证说。
  宵冲听了就拿了那两盘碟回到了转播台。
  那个除了下点雨以外,跟每一个晚上一样,他们熬完夜就回家了。
  然而半月以后的一天,隐患才起了轩然大波。那天宵冲不在,殷勤被派出所的方所长叫了去。一屋子坐了好多人,看起来也像是文化人却没有一个好脸色的样子。
  他们检查播放录像的记录,然后又拿出宵冲在李猛那租碟的签名,像是为了显示证据确凿的意思。可是殷勤半天没摸得着头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看向只认识的李站长,后者没搭她的目光。
  他们最后说有人举报那个下雨天的晚上他们播放了一部电影是国家严禁在电视台播的。还拿出了禁放的条令。
  殷勤看了看文化站的李站长,小声说了一句,我们不知道。
  不知道?那怎么有人知道啊,怎么还用录像机录了下来作证据啊?
  这是不是知道不知道的问题,这是这是触犯国家禁令的,懂不懂?
  穿白色裙子的殷勤站在那里有些无助的单薄感,只是说我们不懂,真的不懂。
  还有,私人也能承包有线电视台?真有你们镇上这一出了。那个区文化局的什么官瞪了李站长一眼。
  事情最后是查封了所有的私人投资的设备,等候处理了。
  当然,雁归港点歌台也就消失了,一下子,镇上的人还真有些不太适应,有什么事又得一家一家的跑腿通知了。
  以前有点歌台多好啊,每天晚上一看就知道第二天有自己家钱的事没有,有些人如是说。
  点歌台停了以后,还有传言更玄的,到处声传他们两个因放黄色录像被逮捕了。
  宵冲和殷勤受不了这样的挫败,只好背井离乡了。在城里打工的半年,殷勤从服务员干起,再到领班,在要升大堂经理的时候,没什么作为的宵冲要回雁归港。
  在车站,辞了职的殷勤追随而来,嗔怪地拦住他,冲哥,你不可以丢下我,你忘了我们在大海边明誓过的:天涯海角,有你有我!
  两个人又一起飞回了雁归港。
  第一晚打开电视,竟然是他们制作的那“雁归港点歌台”的片头,只是后面的字幕上换了李猛,田果儿。拒说马大哈的田果儿经常会出错,有一次人家结婚点歌,歌多贺词多,她竟然把那儿子跟妈妈编成新婚之喜了。闹了不大不小的笑话。
  一切都不言自明了。这小地方官不大僚不小的。
  (待续)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
 猩猩草| 发表于 2004-06-09 08:47:17 | 只看该作者
  顶你哦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
 京儿| 发表于 2004-06-09 09:00:31 | 只看该作者
  好看!:)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
 寓言城| 发表于 2004-06-09 11:41:03 | 只看该作者
  :)又冒出一篇.....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
 霜凝| 发表于 2004-06-09 13:15:54 | 只看该作者
  后来?/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