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趣志]我剪不断理还乱的运动情结(连载中。。。)

  [复制链接]
查看: 147   回复: 4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04-08-22 15:05:0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奥运会进行的如火如荼,我看比赛看的如痴如醉。铁打的奥运流水的兵,运动员一茬接一茬,就象割不完的韭菜,或者你成功了,你小雌牛劈叉了,或者你失败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能压死你。一届一届奥运会伴随我成长,我与运动有不结之缘。
    
    本文概要:一个运动员讲述自己的故事。
    
    本文有虚构成分,请勿对号入坐,谢谢。
    
    (一)直立行走第一步
    
     在一次万舸争游的运动中,我是最强的,我是最快的,我是最幸运的,我结合了。
    
     从娘胎里我就学会了运动,而且动的比一般孩子要有节奏更符美感,据说我出生是早产,早于预产期一天,不知道是不是和打破世界纪录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的幼儿时期是平淡的,毫无新异,我会哭,我会笑,一天除了吃就是睡觉,和其他孩子一样我逐渐学会了说话吵闹,学会了饿的时候哭,大声的哭,声嘶力竭的哭,原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个道理是出自人的本能。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狼来了”的游戏,不饿的时候我也哭,骗来了无数次的奶瓶和抚慰,据科学考察,这成为我在球场上习惯性假摔的最早渊源。
    
     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在其他孩子都学会走路甚至开始小跑的时候我还处于原始的爬行状态,学不会直立行走成为我们家20世纪70年代末期最让人揪心和着急的事儿。我自己倒没什么太在意这个问题,我只是知道我爬行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同龄孩子裸奔的速度,胜利的快感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痴迷赛跑运动,现在想想很有一种龟兔赛跑的感觉。父母急了,医生急了,我也急了,我爬的越来越快,手上都磨出了茧子,“前腿”的力量大的惊人,胳膊拧不过大腿,那是谣传。关于我是人猿泰山还是物种退化的争论使我第一次成了群众关注的焦点。从此,我惶恐了,我不知所措,更多的时候我是做在地上,双手拄地,我更象一只大猩猩。
    
      直立行走刻不容缓,我义不容辞责无旁贷被逼无奈的担负着多快好省的从猩猩进化成人的重任。
    
      爸爸爸爸爸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一堆的人类进化的图片,就是猴子逐步站起来的那种整天给我看,而且还亲自做示范给我看,从动物进化成人然后又变成动物然后有变成人,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可怜的爸爸爸爸爸辛苦了。
    [注:爸爸爸爸爸就是我爸爸,习惯了这个叫法,故以后一律繁称爸爸爸爸爸,随后的一些姓名叫法也都较长较为独特,劳各位看客费眼]
    
      可能爸爸爸爸爸和妈妈妈妈妈从科普读物上得知直立行走可能缘于类人猿摘树上果子,久而久之学会了直立行走,从此,食物的引诱,加上动物园训练动物的疼痛驯法,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
    
      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针,水滴石穿,绳锯木断,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2岁半的时候,渐渐的我忘却了爬行的动作要领。我的“前腿”逐渐的被赋予新的使命,我开始晃晃悠悠,我开始迈出成为“人”之后的第一步。另我庆幸的是,我的胳膊(现在终于可以叫它胳膊了,哈)没有蜕化,手掌还是那么大,力量也还是那么大,我那时侯还不知道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个成语的,我只知道,我出色的爬行技术让我跨越了走的过程,我是直接学会跑步的。从原始社会直接过度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真让人感觉比西藏人民得解放还让人欢欣鼓舞。
    
      都说贵人语迟,按照这个道理,命里注定我要成为一名运动健将。
  
  (未完待续)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沙发
 哆嗦一下日落了| 发表于 2004-08-22 15:07:24 | 只看该作者
  hoho!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板凳
 嘟嘟精灵| 发表于 2004-08-22 23:00:19 | 只看该作者
  期待下面的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
 鱼为什么会淹死| 发表于 2004-08-23 18:29:06 | 只看该作者
  (二)体育苗子的童年
  
   真正发现我具有体育天分是从幼儿园开始的,而这名慧眼识珠的人就是幼儿园的唯一的成年男人,也就是幼儿园的看大门的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在一次群体的自由搏击运动中,我超强的爆发力和速度成为制胜的法宝。也因为这个看门大爷一口咬定我是小(二)班最不安定的因素,尽管其他小朋友不敢怒又不敢言,我还是避免不了让爸爸爸爸爸和妈妈妈妈妈发扬国际援助主义精神无偿为其他小朋友支付医疗费。
  
    在幼儿园那个年代,体力的优势绝对超过了智力的优势,整天玩3+2的游戏让我很乏味,我更喜欢自由活动课,那时候我是山大王,我是班里的精神领袖,连小女孩都喜欢说和我是一伙的,大概知道和我在一起没人敢欺负吧,这样经常护送王杜丽的丽一剪梅的梅回家,说是护送其实主要是顺路,我在路上经常单腿蹦着和她赛跑,往往落她一大截,她坐地上就哭,光打雷不下雨的那种,为此我很看不起她,她就说我是大猩猩,这人大小就知道揭人的短,知道现在她还有这个毛病。因为基本上每天她都要哭一场,每次赛跑都落在最后,连别的女孩都比能落她老远,李总冲不出亚洲给她起了个外号叫“没劲儿王”,大家都不喜欢带她玩,总想着法的让我带头甩了她,那个时候要不是我知道她们家里有钱,穿的衣服总那么好看,我早就不和她玩了。
  
    幼儿园的时期我的体力和智力一并健康成长,实际上我智力上的成长还主要是在家里被爸爸爸爸爸妈妈妈妈妈逼着学习的那些小九九和唐诗宋辞,不过就这些足以应付整个小学,所以我在幼儿园基本上不学文化课的,我上课的唯一目的就是盼着下课,然后疯了似的跑,疯了似的玩。
    
    幼儿园开过一次运动会的,我印象中是一些低级的项目,跑20米,转个圈,在拿上玩具跑回来,然后接力下一个,分两个队。不知道是我们班的学生傻还是太崇拜我,老师把我们班分成两个队以后,很多没分到和我在一队,却都跑到我这个队来,结果人数比那个队多了四五个人,我有那么大本事吗?我的第一次运动会就这样落败了,我觉得我很冤枉。
  
    我不怎么记得过多的幼儿园的生活了,不过有一件事,我还是要说一说的,我在幼儿园光荣毕业的日子,洛杉矶奥运会开幕了,中国获得了第一块金牌,是个叫许海峰的人用警察使的那种手枪打靶获得的,还有个叫李宁的获得了好几块金牌,我们国家欢欣鼓舞,我黑白电视机里,我隐隐约约的有了第一次奥运会的印象。
  
    上小学之前还是有一点暑假的,那个暑假我还是印象深刻的,我一直认为这个暑假造就了我的体育生涯。我回到了农村老家,我象脱了缰绳的骡子疯跑,爬树上墙,摔交打滚,磨练了意志,增强了体制,效果不亚于国家队搞的任何一次集训。
    
    顶着烈日抓知了和跑到大水坑里去学狗刨是我乐此不疲的事,抓知了除了经常把肚皮上的肉滑破之外,没有出现过其他的趣事。记得上小学时作文让写童年趣事,我都没说过抓知了的事,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抓知了根本就不好完,实际上也就相当于个热身活动而已。至于学狗刨就有乱子了,因为大坑里曾经淹死过人,爷爷爷从水坑里把我拽出来往死里打,我哇哇的哭的半个村子都能听见,谁哄也哄不好,为此,奶奶奶和爷爷爷吵架,说爷爷爷出手太重,我听着他们吵架继续哇哇大哭,阻止一个游泳爱好者学习游泳给他年轻的心灵造成的创伤是沉重的,好在不知道是谁给我买了一个5分钱的冰棍,把我嘴占上了,那个冰棍真的好凉,好甜。 
  
    那个时候还农村流行的体育项目是摔元宝,四方形的用纸叠的,那时侯我赢了好几纸箱子,曾经是我洋洋得意的成就,仿佛是我最早的金牌,我珍藏他们直到三年级的时候,全卖了费纸,卖之前我还回忆性的摔了几下,动作还那么熟练,还那么到位。
  
    可能是因为李宁得了体操冠军的原因,我暑假的玩伴李大刘国正的正和郭里的鸭子飞了他们都玩劈叉,还翻跟斗,贴墙,就是拿大顶,把脚贴在墙上,还有跳马,一个人支着,其他人从他身上跳过去,一个月下来我成了连续翻跟斗最多的人,我还学会了拿着大顶用手走路,所以我现在看些杂技我都很不以为然,因为这些我能很轻松完成。说到拿着大顶用手走路,我还要感谢小时侯自己的四肢行走的良好基础。这个假期我用一系列的高难度动作征服了李大刘国正的正和郭里的鸭子飞了他们,我仿佛成了体操王子。
  
    爸爸爸爸爸来了,在我一次正表演翻跟斗的时候来了,把我接回去了,说我该上学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4
 何多多| 发表于 2004-08-27 13:15:55 | 只看该作者
  很好,使劲地写!这几天没写又玩去了吧?
  该不会又集训去了吧?呵呵
  在我拥有了自己的电脑的时候,
  看到的希望是完整版!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