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柔福帝姬(四)

  [复制链接]
查看: 25850   回复: 467
#80
 树袋熊学弟| 发表于 2005-01-02 09:14:09 | 只看该作者
  新年看新篇:)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1
 Milanlady| 发表于 2005-01-02 11:18:37 | 只看该作者
  古人讳言帝后死,对停棺未葬者称为“大行”。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2
 树袋熊学弟| 发表于 2005-01-03 05:02:52 | 只看该作者
  原来还有这层缘故,又知道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3
 doorll| 发表于 2005-01-03 10:20:12 | 只看该作者
  中国人说话多含蓄,米兰显然深得个中三味,大家猜阿猜阿的就诠释出人物的很多意思来,评论多集中在揣测人物心理上,小说中的人物已经有了自己的血肉,顺着自己的性情发展各自的命运,这是本文最有意思的地方呵呵............至此只能献上我对米兰小小的仰慕之情!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4
 二月河边| 发表于 2005-01-03 11:37:06 | 只看该作者
  这里也是历史小说啊,大家去我的历史小说那里捧捧场好么?
  ]《乾隆十二大贪案》第一部《浙江百官亏空案》(一) 作者:二月河边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5
 盛夏爆米花coco| 发表于 2005-01-03 12:16:31 | 只看该作者
  作者:Milanlady 回复日期:2005-1-3 0:18:37 
    古人讳言帝后死,对停棺未葬者称为“大行”。
  
  原来是这样啊,长见识了!!!
  为大行皇后发丧,这样看来,大行是形容词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6
 Milanlady| 发表于 2005-01-03 12:24:46 | 只看该作者
  恩,就是指去世的皇后,尤其是对当时尚未有谥号的邢后,这样称呼是最妥当的。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7
 Milanlady| 发表于 2005-01-03 15:50:33 | 只看该作者
  4.回銮(上)
  
    七月甲午,皇太后韦氏回銮,自东平登舟,由清河至楚州境上。赵构命太后弟平乐郡王韦渊及英宗皇帝女秦鲁国大长公主、哲宗皇帝女吴国长公主先行前往迎接太后。原本也命福国长公主一同出迎,但她称病推辞,赵构虽感不悦,却也未勉强,只嘱她好好在府中静心将养。
    八月辛巳,赵构亲自出临安,用黄麾半仗二千四百八十三人奉迎皇太后于临平镇,宰执、两省、三衙管军皆从,贵妃吴婴茀也带着两位养子普安郡王瑗及崇国公璩随行。
    母子相见,韦太后不待赵构行完全礼已自龙舆中出来,握起儿子手,泣道:“只道今生我母子再无重逢之日,而今竟得相会,恍如隔世,深恐犹在梦中。”
    与赵构相对落泪片刻后,又以目示邢后灵柩,道:“可怜你那贤后已弃你我而逝。遗骨虽归,音容已杳,怎令人不心痛!”
    赵构闻言越发感伤,走至邢后柩前,抚着棺木黯然饮泣。婴茀见状,默然转目看秦桧一眼,秦桧会意,上前劝赵构道:“生禄原由天定,非人可挽回。如今太后还朝,普天同庆,望陛下少节哀思,以慰慈躬。”
    赵构这才拭泪,略整容色,再命婴茀带瑗、璩过来,跪下向太后请安。
    韦太后听婴茀自称“贵妃吴氏”,知她是赵构嫔妃,见跪于自己面前的这俩哥儿模样都清秀俊伟,年纪又都是十几岁光景,便认定是赵构亲生皇子,心下喜悦,尚未等瑗与璩开口请安就笑对婴茀道:“这俩哥儿很俊秀,可都是你亲生的?”
    婴茀微觉尴尬,但还是以实情相告:“臣妾无福,未能诞下官家皇子。瑗哥与璩哥是官家自宗室子中选出,命臣妾育于禁中的。”
    韦太后原本在笑吟吟地等婴茀说出肯定的答案,未料竟听到这种解释,笑容有些滞涩,下意识地问:“那官家可有……”
    一语未尽已知不妥,便咽了下去。婴茀自然心知太后欲问的是“官家可有亲生皇子”,但赵构在侧,不敢回答,也只是沉默。
    韦太后见状了然,大失所望,笑意也褪去。婴茀立即轻声催促两位皇子:“还不快向太后娘娘请安。”
    赵瑗未即刻开口,倒是赵璩先伶俐地叩了两次头,口中响亮地唤道:“璩恭迎妈妈回銮。妈妈千岁!妈妈万安!”
    彼时南宋民间称呼祖母为“妈妈”,曾祖母为“大妈妈”。韦太后听璩唤得亲热,不由又展颜笑了笑,和言对璩道:“乖。”
    言罢目光又徐徐移至瑗身上,瑗此时才叩首再拜,态度恭谨,但却只道:“太后娘娘万安。”
    韦太后笑对赵构道:“这孩子倒稳重。”又侧首问婴茀:“这位哥儿叫什么?”
    婴茀躬身答:“官家赐名为瑗……跟福国长公主的闺名是一个字。”
    韦太后怔了怔:“福国长公主?”
    婴茀微笑解释道:“就是柔福帝姬。帝姬建炎四年南归后,官家加恩进封为福国长公主。长公主今日本也要前来迎接太后的,无奈这几日病重,实不能下榻,故此请臣妾代为向母后道贺,说一待身体好转即入宫拜见母后。”
    犹如骤然霜降,韦太后脸立时冷了。淡淡地以手示意众人平身,转身回龙舆坐下,说:“回去罢。”
    赵构遂号令起驾回城,率百官引帝后梓宫而行。此时忽然看见,在三梓宫后,尚有一小棺材,其外无任何文饰或灵牌,看不出是谁的灵柩。
    于是回问太后:“梓宫后的灵柩亦是宗亲的么?”
    韦太后未答,依旧沉着脸道:“待回宫后再细说。”
  
  (待续)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8
 Milanlady| 发表于 2005-01-03 15:58:19 | 只看该作者
  4.回銮(中)
  
    回到临安宫中,赵构设宴庆祝太后回銮,并邀此次护送太后归国的金使完颜宗贤、刘祹、高居安赴宴。韦太后却说旅途劳顿,有些疲惫,想先小歇片刻,便未出席,于是赵构独对金使,略说了些致谢的话,刘祹、高居安与赵构时有对答,惟完颜宗贤异常沉默,一人自斟自酌地饮酒,除了初入席的客套话就再未发一言。赵构偶尔斜目瞟他,却也没主动与他说话。
    待金使回使馆后,赵构再命于内殿中设家宴,这次韦太后才款款出来,婴茀忙起身相迎,扶太后坐好,先是侍立于一旁,待太后出言赐坐,自己才也坐下。
    虽只是家宴,礼数却依足了帝后圣节模式,行酒九盏,并杂以歌舞杂剧,宫眷们依次上前向太后祝酒,一时觥筹交错,气氛和乐。行第七盏酒时,婴茀亲为韦太后奉上一道“炙金肠”,赵构从旁解释说:“贵妃听闻母后素喜食此菜,故特意向御厨学了,今日亲手做的。请母后尝尝,可还似昔日味道。”
    韦太后略尝了尝,点头微笑:“好,好……”此时近看婴茀,忽然蹙眉,盯着她瞧了好一阵,才问:“怎的我瞧你如此面熟?我们以前在汴京见过么?”
    婴茀浅笑低首回答:“臣妾昔日曾是汴京宫人,母后也许曾在宫中见过,只恨臣妾福薄,当时无缘服侍母后。”
    韦太后自己倒逐渐想起了,停了停,再问:“是龙德宫么?”
    她记得,自己是在龙德宫遇见面前的女子的。当时她的身份还只是太上皇的婉容,一个微不足道、不受宠爱的后宫嫔妃。为了请太上皇劝赵桓收回派赵构出使金营的成命,她伏在赵佶足下哭得涕泪俱下、花钿委地。她从来没有如此卑微、低下地求过人,而她最后得到的,只是一道满含厌恶意味的眼神……那时,这个吴婴茀应该在罢?自己离去时,就是她拾了她散落的花钿,追来奉还的。
    这是段不快的记忆,那么不巧,目击自己彼时的窘态的人竟成了如今的儿媳。
    她最后的话似问得漫不经心,但适才的笑意已自唇边消散。
    但听婴茀应道:“母后恕罪,臣妾记性不好,不大记得了。臣妾以前服侍柔福帝姬,平日就在帝姬宫中做事,甚少出门,母后若见过臣妾,想来应是在宫中节庆宴集时。”
    韦太后却又是一惊:“你服侍过柔福帝姬?”
    婴茀颔首,轻声回答:“是,臣妾昔日服侍过帝姬……但未过多少时日便遇靖康之变。臣妾流离于乱世,幸得官家收留,故随侍至今。”
    韦太后听后只“嗯”了一声,再不多言。婴茀与赵构对视一眼,二人均感觉到了在太后跟前一提柔福帝姬她便有不悦之色。赵构还道是柔福之前未随驾迎接太后,现又未入宫道贺,故此太后不免有气,此刻自己不便就此解释,便另寻了个话题打破这略显尴尬的沉默,指着殿内宫烛问太后:“此烛可还能惬圣意么?”
    此烛非比寻常,是以上等香料精心调制的香烛。当年徽宗宣和、政和年间,国中富庶,宫中用度极尽豪奢。赵佶因嫌宫内用的河阳花烛无香,便命人用龙涎香、沉脑屑灌蜡烛,夜里列两行,洋洋数百枝,焰明而香滃,妙绝天下。而赵构南渡之后,国力远不如前,宫中哪能再用此奢侈之物。直到太后将归,赵构决意极天下之养以奉太后,婴茀才建议道:“不如在太后洗尘宴上用宣政宫烛,太后闻香必感欣喜。”赵构遂命人照宣政故事赶制宫烛,但香料有限,最后所得不多,所以这晚也仅列了十数炬。原以为太后一闻香必会问及,岂料酒都饮这许多盏了,她仍恍若未闻,看都没多看宫烛一眼。
    韦太后听了赵构问语,才略抬眼瞥了瞥宫烛,淡淡道:“你爹爹昔日每夜常设宫烛数百枝,诸妃阁中也如此。”
    言罢起身更衣。赵构待她走远,才涩涩地苦笑一下,对婴茀说:“朕如何比得爹爹富贵!”
  
  (待续)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9
 77054| 发表于 2005-01-03 16:29:45 | 只看该作者
  sigh, 为柔福叹息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