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柔福帝姬(四)

  [复制链接]
查看: 25850   回复: 467
#70
 doorll| 发表于 2005-01-01 10:38:29 | 只看该作者
  新年快乐!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1
 水晶头骨| 发表于 2005-01-01 12:43:58 | 只看该作者
  呵呵。或是婴茀暗得了赵构之默许,虽不是害死张,但耽搁了医治加速了张的死亡也未必不可能。
  婴茀要做手脚,必难瞒得了赵构。
  婴茀非常明白自己的份量,如无绝对把握绝不敢轻易冒如此大险。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2
 朱殊| 发表于 2005-01-01 13:54:43 | 只看该作者
  我喜欢米蓝 顶一下 她介意么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3
 Milanlady| 发表于 2005-01-01 15:14:11 | 只看该作者
  3.伤春(下)
  
    金主许归徽宗帝后梓宫及皇太后。四月丁卯,皇太后韦氏偕梓宫自五国城出发,金遣完颜宗贤、刘祹、高居安护送皇太后归宋。
    赵构得讯后立即封赏韦氏族人,自韦氏曾祖以下皆获追封,韦氏弟韦渊也被封为平乐郡王。
    婴茀也更为忙碌,亲自打理慈宁宫增修、装饰等事宜。赵构偶尔入内视察,但见室内物事陈设都似曾相识,一桌一椅一帷幔,乃至院内园圃内种的花与昔日母亲在汴京宫中的颇为相似,不由诧异,问婴茀:“你往日不曾侍奉过母后,何以对她宫中物事如此熟悉?”
    婴茀答道:“慈宁宫将为母后所居,臣妾岂敢怠慢。故寻了些服侍过母后的汴京旧宫人为臣妾讲述昔日母后宫中陈设。另,韦郡王家诰命夫人偶尔入宫来,臣妾也曾请教于她。”
    赵构便笑笑,说:“甚好。这类事也须你这样的细心人来做。”
    四月己巳,赵构封婉仪吴婴茀为贵妃。
    因母后将归,赵构心情渐好,宫内也多了些喜乐气氛,但这样的情形并未延续多少天。这月辛巳,知盱眙县宋肇上书,称得泗州报讯,赵构发妻、皇后邢氏已于绍兴九年六月崩于金国。当时金人秘不发丧,直到韦太后将归,才请求金主许其偕邢氏梓宫同归。金主答允,故韦太后带回来的将是一帝二后的梓宫。
    皇后邢氏。那淡出赵构生活十六年的女子,是他长久以来有意回避的记忆,她的身上,凝结着太多他害怕触及的苦难。而此刻他危坐于朝堂之上,听着官员的奏报,无可逃匿,惟有任她身影重又飘落于心间。
    新婚燕尔,她眉色淡远,在他凝视下低首,那不堪一掬的娇羞。红罗裙下,她悄隐金莲,却不知道她纤小的玉足可牵动他心底隐秘的柔情。乱世相隔于天涯,她曾取下他赠她的金环,请使者转告他:“愿如此环,早得相见。”但此后一别经年,她终于,在他的绝望中,沉淀成一段枯萎的记忆。他们之间缺失的岁月锁住了她的年华,他也拒绝去想她的遭遇,他心中的她依然窈窕而美丽,而众目睽睽之下,他却找不到适合表达的感情。
    最后,他只遗一语,给窥探他表情的人:“本月己丑,为大行皇后发丧。”
    回到寝宫,本着哀悼的心情,他自密锁的柜中取出盛有金环的匣子。岂料,打开,猝不及防地,一件他刻意忽略的东西又刺痛了他的眼睛。
    这一夜,但愿长醉不愿醒。他寻了一处临水的楼阁,黯然独坐,一杯杯地豪饮。
    听说他醉了,婴茀来寻他。眼前的情景令她想起多年前,也曾上高楼,看见如他这般伏案而眠的,一个宿醉的男子。
    她在他身边悄然坐下,以目光轻抚他那她一向只能以仰视姿态看的五官,听槛外春水潺潺,逝者如斯,她神思恍惚,但心中安宁,浮上心来的事暖如春风。模糊地想,待他醒来,他会否也对她温柔地笑,说:“婴茀,是你。”
    他一声梦呓,似叹了叹气,身体也微动,却毕竟未醒。这样睡久了会伤身,婴茀便去扶他,欲将他搀回榻上睡。刚托起他一侧手臂,便感觉到他衣袖下有一硬质的东西。
    她认得它,那曾见过的木匣。建炎三年扬州事变,他匆匆乘马逃出,分明已离开行宫,却又冒险半道折回,为了就是去取这原本未带走的桃木匣子。
    她一直想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何等重要之物,竟可让他罔顾生死地珍惜。
    拿起它,在打开之前,她是真的有一丝犹豫,因为莫可名状的恐惧。
    终于还是开启了它,她敌不过心底关于谜底的渴求。
    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居然,只是哑然失笑,把心痛的感觉化作云淡风轻的表情。
    木匣中,有邢皇后的金环。金环的故事早已被当作帝后的悲情传说在后宫里流传,她不觉陌生,也不会为此惊异或妒忌。
    此刻她凝视的,是其中另一件物品——银铃,她也曾见过,这当年系于柔福帝姬绣鞋上的银铃。
    银铃系于小脚绣鞋后跟上,娇俏可爱,帝姬穿着,一走路就叮当作响。“这下小妮子再想偷跑就难了。”太上皇后看见满意地笑。
    但有一天,银铃消失不见。她问:“帝姬,您鞋上的银铃怎会脱落了?”
    柔福俏皮地眨眼,笑说:“是被一只狗哥哥叼走了。”
    ……
    将木匣原样合上,依旧搁在赵构衣袖下,在做这个动作时,婴茀发现,他的眼角,竟然有一点晶莹的光。
    又默然坐了许久才起身独自离去,临行前低声嘱咐一旁侍守的宫女:“一会儿唤醒官家,请他饮解酒汤后送他回宫歇息。无须告诉他我曾来过。”
    这幽凉静美的春夜,因这木匣突兀的出现而变得尴尬与危险。大宋皇朝新晋的贵妃无意中窥见,她至高无上的夫君躲在一份冠冕堂皇的悲伤下,哀悼他无望而隐秘的爱情。
    所以她不可让他知道,她曾来过,她曾看见。她将继续把一切隐藏,一如他隐藏他的木匣。
    贵妃婴茀又理所当然地承担了在宫中为皇后举丧的相应事宜,大概这是项烦琐的工作,折磨得她身心皆疲,终于大病一场。
    那日赵构来看她,坐于她床前,忽然以推心置腹的语气跟她说:“这些年你伴于朕左右,生死相随,相同劳苦,朕都看在眼里。朕因皇后未归,虚中宫以待十六年,也不得不委屈你一直居嫔御之列,与潘贤妃、韩秋夕等人同处,朕甚有愧。而今皇后已薨,待母后回銮,朕会请太后懿旨,选你为后。”
    婴茀一惊,虽尚处病中仍坚持起身朝赵构再拜,含泪道:“母后远处北方,臣妾缺于定省,惟天日清美,侍圣上宴集时才念及母后之苦,不由肚里泪下。至于选后之事,臣妾惶恐,实不敢存此梦想。”
  
  (待续)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4
 盛夏爆米花coco| 发表于 2005-01-01 15:16:31 | 只看该作者
  一直觉得后宫中的女人明争暗斗,至高就是像婴茀这样不着痕迹的,她倒也不需要做手脚,只要旁敲侧击,病弱的张婕妤也就气够了,特别是最后这一句:“日后我必将瑗视同己出,让他与璩同处,决不偏心,虽有一食亦必均之。”
  张婕妤和婴茀平日里定少不得暗较劲,最后是张先沉不住气,拿岳飞说事惹恼了皇上,也许她自己也因此抑郁成疾,就像素履说的。
  而病重的末期还天天看着已经胜出的婴茀在她面前虚情假意,一定不好受。再加上连自己的儿子也把婴茀做好人,将来还要认作母亲,她怎么能不生生气死?
  
  呵呵,忍不住说了这么多,见笑了~~一直喜欢米兰的文,素履的评论,希望能看到更多:)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5
 盛夏爆米花coco| 发表于 2005-01-01 15:18:44 | 只看该作者
  天哪!!~~我竟然赶上沙发了~~不行,一定要先顶再看!!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6
 盛夏爆米花coco| 发表于 2005-01-01 15:41:04 | 只看该作者
  大行皇后,这个是打错还是封号?邢?
  
  婴茀毕竟也是一女人啊,她生病,是因为她发现他的心里最终还占据着别人吗?而且是以前的主人,命里注定的高高在上。还是叹息自己的命运?
  婴茀是要强的,她隐忍,她奋斗,也只是为了改变自己天生的命运,她对赵构的关爱,参杂着爱情与利用,而作为女人,最终还是会被自己的爱情击败了。
  我只是很好奇,若是邢皇后还健在,并且平安归来,婴茀又将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应该仍是不动声色却暗自争取,毕竟她在后宫的地位,已经是很高很稳的了。是不是在封贵妃之前,他们还未得知邢后已逝?
  不过照婴茀的个性,不管邢后在已否,她都会尽心去争取她应得的地位的。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7
 细细小雨| 发表于 2005-01-02 07:16:18 | 只看该作者
  皇后回不回来,倒也没什么了,赵GG心里只有一个柔福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8
 红泪清雾| 发表于 2005-01-02 07:55:50 | 只看该作者
  大行皇后是对驾崩的皇后的称呼罢?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9
 雾满楼| 发表于 2005-01-02 08:13:59 | 只看该作者
  hehe.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