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遗失在光阴之外》

  [复制链接]
查看: 12811   回复: 215
#30
 一人一人一人| 发表于 2005-07-06 11:38:43 | 只看该作者
  谢谢法图埋,又见到姑娘,心里甚是高兴。这么久没写东西么?呵呵,一定是生活幸福着呢。
  
  问六方南郢好,你说的让我惶恐。:)
  
  反正弄死当睡着好,MM说话真实在。:)
  
  秋水轻尘好,谢谢你。
  
  王棵兄弟好,呵呵,你那折腾得怎么样啊?羡慕啊。
  
  
  虞文浪好,呵呵,去看了你的小说,学习中。
  
  喊哪阿伦特好,想想,颇有投之以木瓜报之于琼瑶的感觉。让孝阳惭愧。呵呵。另外,强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呢?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1
 一人一人一人| 发表于 2005-07-06 11:40:26 | 只看该作者
  
  第二章 越珏
  
  1
  他老觉得自己是一个已死去的人。
  他忘掉了这种感觉萌芽于何年何日何时。记忆并不可靠,尽管他曾经指望靠记忆来打发丧失激情的岁月——这是一段必然要到来的时间。属于他与别人签合同时那道“不可抗拒绝”的条款。三十“日立”,四十“松下”,五十“微软”,六十“联想”。这不无悲哀,但要心平气和地接受,否则别人要骂老而不死是为贼。
  而这种奢侈的指望又发生在他偶然阅读了几本立场不同的名人对同一事件所撰写的回忆录后。他们的记忆绝大多数变成虚构,可能是匕首、鲜花,也可能是砍刀、马屁,让人怀疑这些名人在回忆时极可能是一边手握笔杆一边手握生殖器。手淫是有快感的,它会让手淫者变成一个鸦片鬼,或者说是神。手虽然不够湿润,但它是自己的,随时随地可以通过它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并控制其强度,哪怕是在人声汹涌的火车、轮船与飞机上。射精或者说高潮已经与第二个人无关,人双手所构建的臆想世界是一个纯净的天堂,它能把人打扮成神。这就是手淫的真谛。
  不过,手淫者虽然在手淫时飘上了天堂,但对于指望靠阅读他们的记忆试图获知真相与淋浴智慧之光的人而言——所谓读史使人明智——这就几乎等同恶毒的玩笑。
  但没关系,他喜欢玩笑。他喜欢开别人玩笑,也喜欢被别人开玩笑,准确说是“愚人”与“被愚”。“愚人”是一种充满创造力与想像力的游戏。“被愚”是一种庄严的抵达生命本质的行为艺术。玩笑这种“不良行为”贯穿了他的这三十多年。或可以这么说,没有“玩笑”,就没有他。
  他用力敲击着键盘。他得把可卿忘掉。
  
  2
  从小他就热爱玩笑,就像热爱红领巾。
  那时,为了能在脖子上系上一条红领巾,他简直发了狂。最早是干些小儿科的勾当,比如把自己的圆珠笔上缴集体,渴望额头能贴上拾金不昧的标签,又比如天天早到晚退打扫卫生。可惜他的年轻的女班主任慧眼天生,且谙熟杂技一道,每学期那三个戴红领巾的指标就在沾满粉笔灰的手掌里滴溜溜转。没办法,他咬着牙想主意,咬断了两枚牙齿。他把牙齿用纸包裹住扔到屋顶上。这里他们那的风俗,掉了的牙齿不可以随便扔床下、地上、水里又或者是花丛中,得扔屋顶上让老天爷看,否则以后就要挨饿。
  
  学校院子后面有一排低矮的瓦房,其中一间是女班主任的家。他跟在那些小猫小狗似的同学一起去参观过。屋子前后两进。他们没进里面,里间有床铺——应该是女班主任睡觉并与其丈夫性交的地方。他很早就知道性交这回事。这可能是缘于他爸爸藏在柜橱里那本封面是金光闪闪的毛主席头像扉页则印有“大海航行靠舵手”的《赤脚医生手册》。他们在前面的房间观看她穿开裆裤的三岁的儿子翻跟斗,也看她儿子双腿中间露出的那个指甲般大的“小弟弟”。
  女班主任家门口有几株喜树。这种树的叶子有一张纸大。她儿子常蹲在树下拉屎,拉得气喘吁吁。那天,他在学校的操场上愁肠百转时,灵感——这道看不见但充满强大电流的光线突然击中他。帮那小东西擦一回屁股,老师或许会开恩赏赐一个红领巾的指标吧。他立刻开展行动,快步过去,按住小东西。就在他拿不定主意是从书包里翻出作业本撕下两张还是捡起地上的喜树叶子往眼前这个细嫩的臭哄哄的屁股揩拭时,小东西成了小畜生,鬼哭狼嚎尖叫不休,声音那个瘮人,方圆几十里的玻璃都砰砰跳。女班主任卷起一阵风砂,狂奔而至,暴走,大脚踢开他,说他把她儿子按地上吃屎。这太委屈人了。虽然小畜生嘴边的确有一丁点大便,那属于意外,是不小心,可以原谅,至少他的动机是好的嘛。结果他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学校记了一小过。
  他很伤感,决定不要红领巾了。他爬上学校围墙外的树。那是一株龙柏,枝桠很用力地扭曲着,扭曲了布满虫眼的时间,也扭曲了头顶的天空,青里泛黑的树叶密密麻麻地覆盖了他。他衣服的兜里装满从河滩上捡来的小石子。他朝每一个戴红领巾的学生扔石子。他弹无虚发。
  他以为这是一种庄严的告别仪式。
  
  与他同住一个院子里的越珏同学不理解这点,并未不顾及他们青梅竹马的交情,毫不犹豫地向女老师代表的组织检举了他。他又被记了一大过。
  他开始整天跟在越珏身后,眼睛发绿,像一条狼。他都恨不得找条狗剁下它的尾巴插自己臀部中间。某日午后,他们一前一后来到那条被他们踩过千百遍幽暗的小巷子里,他呀呀吠对着巷子两边门板上那些被烟熏火燎的门神们大喊一声,就有了勇气。他鼓起胸膛拦住她,手抓住她细细的胳膊,伸腿横扫,就放倒她。一开始,她还妄想与他展开不屈不挠的暴力斗争,他马上掏出削铅笔的小刀威胁在她脸蛋上雕一只小乌龟,她立刻表示屈服。这倒让他为难了。
  她若继续抵抗,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打她的嘴巴或许还能籍着怒火干脆利落地扒下她的裤子并把它扔到屋顶上让她光着腚回家。他多想看看那个白白的小屁股啊。
  曾经有一个屁股放在他面前,他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他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给他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他会对那个屁股说三个字:我要看。如果非要给这个“看”字加上一个期限,他希望是一万年!
  他嘿嘿地笑,对着屏幕上的汉字满意地撸出一把鼻涕。
  
  3
  最早,他并不喜欢越珏,不仅不喜欢,还非常讨厌。
  记得有一年春天,空气就像是被明矾浸过的水。风清清地吹,吹出一片片绿色。就与往年感觉大不一样。院子里的几株杨树早早地扯出一朵朵白色的松软让人想踩上去的杨絮。偶尔能看到几只不畏春寒的蝴蝶,它们翩翩飞舞,一点也不在意明天要来的死亡。
  他与他妈妈在院子后的自留菜地里拔草。菜地旁边有一条清浅的小溪。越珏蹲在溪边黑色的石头上看水里银白色的小鱼。他妈妈一时高兴问他,你知道现在刮的是什么风?
  他还没吭声,越珏在那边就说,知道了,是东南风。
  他妈妈问,为什么?
  越珏捡起一根草说,捡一样东西往空中抛,看它往那边飘,不就知道了吗?
  他妈妈乐了,夸她聪明,要他向她学习。他不服气,捡起一块石头往空中抛说,妈妈,现在刮的是上下风!他妈妈差点背过气说,不是捡石头抛。他说,石头不是东西么?
  他妈妈的脑筋弄湖涂了,良久定下神说,春夏天刮的是东南风,秋冬天刮的是西北风。
  他说,不对,妈妈,你昨天分明说,嫁给爸爸后,天天都喝西北风。他妈妈气坏了,抓住他的屁股就狂揍。越珏就在一边得意地笑,牙齿比河里的鱼还要白。他很生气,很想把越珏的脑袋按进水里喂鱼去。可好男不跟女斗,他愤怒地瞪了越珏一眼。
  
  他的复仇行动因为越珏可耻的投降行为而不得不宣告流产。他迟疑地很不甘心地放开越珏。越珏没哭,小嘴一撅一撅。他觉得越珏的嘴顶像鸡屁股,于是便在她还没有发育的胸脯上捏了一把。他想把越珏捏得咯咯叫。越珏不叫,也不避开,反而把胸脯挺得更高一点儿。越珏的眼睛亮得像一面小镜子。他在她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头发乱了。他把黄书包挂脖子上,里面还有一块没有派上用场的砖头。越珏用手拍打着衣服上的尘土,拍干净了自己,还帮他拍。他想避开,可总避不开,越珏挥舞的手掌就好像那些粉白的蝴蝶。
  他只好说,你再拍我,我就强奸你。他说得很认真。
  越珏顿时缩回手。
  
  4
  他那时已经知道强奸是对女人最大的羞辱。
  那些年,每到国庆节,县城影剧院的广场前就会进行一场轰动全县的公审大会。手执钢枪的战士从解放牌卡车上押下数十名剃光头胸口挂牌子牌子上写名字名字上画大叉的人。战士雄纠纠气昂昂地反剪他们的双手,让他们服服帖帖站成两排。其中偶尔还有女人。女人不剃光头。
  有个女人因为嘴馋的婆婆偷吃了一个她辛苦积攒下准备拿集市上卖钱的鸡蛋,一怒之下拿菜刀干掉了婆婆。还有个女人比较冤,是单位上的会计,领导爱把她当支票使用,后来查帐,出现好几万亏空,就只好毙掉她。当然,这些都是少数,几乎每次公审大会都有几个强奸犯,主要是青壮,也有白发苍苍的老头与乳臭未干的少年。
  有一个老头听到庄严的宣判后居然满脸涕泪口口声声喊冤枉,结果被愤怒的受害者的家属拿石头砸破了脑袋,于是医生就赶紧往他那个秃头上缠绷带,结果浪费了那么一大圈那么雪白的绷带,害得眼馋的围观群众集体发出巨大的嘘声。
  强奸犯要被枪毙,被强奸的女人一般也会主动去上吊或投河或吃农药。只有自觉的死,而且最好是强奸的第二天就死去,她才能洗刷被她被强奸后所带给父母、兄弟、丈夫又或者说是整个家族的耻辱。每拖延一日,这耻辱的烙印就深一分,若哭哭啼啼拖到半年之后才去割脖子,那么她的死就毫无意义,丝毫洗不掉她的亲人额头上耻辱的烙印。
  他没少听这样的故事。大人们对此总是津津乐道。
  
  他读幼儿园时曾有一个小阿姨,是请来的临时工,生得很美,树上的鸟儿都爱歇落在她肩膀上吱吱喳喳叫。小阿姨整天爱穿件的确良衫,常把他搂在怀里,说他是小坏蛋。他确实是小坏蛋。他喜欢看小阿姨说四时嘴角翘起来的样子,就一次次念一二三五六。他故意漏掉了四。小阿姨就去纠正他,四,一二三四,四,一二三四。小阿姨说了一遍又一遍。
  他咯咯地乐。小阿姨问他乐什么,他说,小阿姨,你好像树上的桃。小阿姨开心地笑。他就补充道,后脖子上好多细细的茸毛哦。小阿姨佯做生气,他就赶紧又说,小阿姨,你是天上的仙桃,是王母娘娘瑶池里的桃。
  有一天小阿姨不见了。他去问别的阿姨。阿姨皱着眉头说小孩子别瞎问。他去问别的小朋友,小朋友摇摇头快活地跑开。他以为小阿姨回到天上了。可有一天,他去县林业局玩。林业局里有一大片梨树。他翻过院墙,爬上梨树,啃了几颗有虫眼发涩的青果子,再兴致勃勃地爬上另一株更高的梨树。骑在梨树上,他看见那边院墙下面有一间小黑屋子。屋门敞开一条缝,小阿姨在屋里,被反绑在一张椅子上,披头散发,眼睛肿得比桃子还要大,眼神呆滞,脸色灰暗。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男人捧着头蹲在小阿姨脚下,嘴里念念有词。
  他吓坏了,赶紧溜下树,撒开脚丫子往家里飞奔,撞开门,跑到水缸边,舀起盆水,使劲儿地洗眼睛,他相信自己只是发白日梦。可没过一段日子,他在大街上看见光着身子与一大群苍蝇跳舞的小阿姨。小阿姨身上沾满粪便与被石头砸成青紫色的淤伤。小阿姨就像街头水果摊旁被人扔掉的烂水蜜桃。他非常伤心,捂住眼睛。又过了段日子,他听见几个阿姨窃窃私语,提起小阿姨的名字,说小阿姨被父母锁在屋子里活活饿死了,说那个强奸犯太造孽,还不如完事后干脆弄死她。
  
  5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2
 夏雨辞| 发表于 2005-07-06 12:35:48 | 只看该作者
  沙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3
 夏雨辞| 发表于 2005-07-06 12:38:57 | 只看该作者
  西西,那次骂你之后马上不向你道歉来着???不打不相识撒!!
  
  你的那个三部曲我们学校的图书馆有。我借来看。哈哈。还对别人很骄傲地说:这是咱们江西人写滴。。哇靠。。幸福的很!!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4
 一人一人一人| 发表于 2005-07-06 22:48:47 | 只看该作者
  谢谢夏兄。:)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5
 米单| 发表于 2005-07-06 22:53:13 | 只看该作者
  真他妈能写。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6
 一人一人一人| 发表于 2005-07-06 23:00:38 | 只看该作者
  米单兄来得正好,我这正郁闷呢,文章贴不上去了——过滤词?
  我查了上次你给我的那些过滤词表,没有啊。真奇怪。天涯的过滤系统与你那不一样?接到的文件精神不一样?嘿嘿。
  
  我不是能写,是若不写,我就不知道去干什么好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7
 古月寒衫| 发表于 2005-07-06 23:08:52 | 只看该作者
  红得好快。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8
 一人一人一人| 发表于 2005-07-06 23:18:20 | 只看该作者
  5
  他和越珏继续一前一后走在回家路上。他们走出巷子,走过用肘部夹着甘蔗左手腕齐腕而断大声叫卖的老太婆,走过摆有葵花籽、沙琪玛与芝麻糕的脏兮兮的小摊,走过蹲在油坊月牙状门槛上吸烟的男人,走过一堵堵泥垒的墙与一间间砖砌的房,沉默地走在时间里面。
  他那时并不知道多年以后会有人对他说,强奸是对女性最大的恭维。
  他也不知道,多年以后他会对人说,生活就像是被轮奸,过了一天又是一天,没有完结。所以要学会乐在其中,而且最好是递给强暴者一个避孕套。
  
  他记得布朗纳教授在《区别万岁》一书中说:强奸绝对是一种本能。它意味着一个男人非常想要一个女人,以至于他动用武力来占用她。由于男人要比女人强壮得多,所以在强奸中不会发生太多暴力,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女人都适当地顺从了。
  他记得弗雷达阿德勒在《犯罪的姐妹们》一书中说:强奸是媒体报道最少的犯罪,这不足为奇。并且在强奸案中,被强奸者往往成了被告,她不得不努力去证明自己在现实中有一个好名声,没有精神病,并具有无可非议的规范行为。否则,她就是衣着暴露,自取其辱。
  他记得奥维德在《爱的艺术》一书中说:强奸让女人欢欣无比。
  他记得英国法官戴维王尔德说:女人说“不”时并不总是真的意味着“不”。如果她不想做那事,她会合拢双腿。
  他记得一个男作家说:女人原先根本不知道或者忘却了自己是有欲望的性别,经过男人强奸之后,才发现了自己的欲望,才体验到了生命极致的欢乐,从此不可遏止地企盼着男性性暴力,并且心甘情愿地承认自己本质上是淫荡、卑贱的。这是上帝为男女安排的角色。最伟大的文学总是与强奸有关。比如希腊神话,通篇就是强奸。
  他记得一个女学者说:被强奸的女人在异性暴力之下只是一个完全被动的性工具,彻底丧失了自我。即便是有受虐倾向的女性,在真实的强奸事件中仍然只是受害者,而不是享乐者。她被剥夺了自主选择性对象的权利,同时也被剥夺了选择自己有欲望的时刻进行性活动的权利。强奸是把女人非人化,也是把男人阳具化。
  他记得一个爱好研究动物的女性朋友说:不能说强奸是男人的天性,这是对雄性动物的污蔑。自然界雄性动物基本上或者说根本就不会去强奸雌性。因为强奸对它们而言毫无意义。只有男人才会去强奸女人,并乐此不疲。这是人类社会本身的问题。
  他记得一位男律师朋友在背诵了一大段中国法律对强奸罪的条文解释后遗憾地指出:在美国,一种性行为是否构成强奸必须具备“暴力”和“不同意”这两个条件。用暴力手段进行的性行为可能属于不同意范围,但也可能属于同意范围。法律只对属不同意范围的暴力进行制裁,换句话说,法律在一定程度上允许性暴力,视其为正常的男性行为。并且在性关系中,被动的一方同意还是不同意另一方的性要求并不完全取决于其主观愿望,而是取决于其性身份。用暴力手段同幼女或处女发生的性关系极可能被判以强奸罪;同妻子或风流女子发生的强迫性关系则不认为是强奸,这是因为他们的性角色已被确定,她们对男性性行为必须就范。
  他记得一个男文学青年讲述的200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小说《耻》的内容:大学教授卢里与女生梅拉妮发生性关系后,拒绝悔过辞去教职,来到女儿露茜所经营的农场。露茜遭受三个黑人轮奸。卢里准备报警。露茜阻止他,轮奸案不了了之。卢里希望离开这片土地,去过另一种生活。露茜坚持留下,“如果我现在就离开农场,我就是吃了败仗,就会一辈子品尝这失败的滋味。” 卢里说,“这多让人丢脸,那么高的心气,到头来落到这个地步。”露茜说,“不错,我同意。是很丢脸。但这也许是新的起点。也许这就是我该学着接受的东西。从底层开始。一无所有。没有信用卡,没有武器,没有财产,没有权利,没有尊严。”卢里说,“像狗一样。”。露茜说:“对,像狗一样。”就这样,露茜带着农场嫁给策划轮奸她的 “前帮工”黑人佩特鲁斯做第三个老婆,接受了黑人眼里下贱的“白母狗”的身份。
  他记得一位女记者说:在印度,一些父母甚至强迫自己被强奸的女儿跟强奸犯结婚,从而避免“家庭荣誉”受到玷污。2005年3月,印度奥里萨邦一名22岁强奸受害者的父母以撤诉为条件要求强奸犯迎娶他们的女儿,当强奸犯同意后,婚礼就在法庭中堂而皇之地举行。2005年5月一名印度男人强奸了一名19岁的医院护士并挖出她的一只眼睛,逃脱牢狱之灾,男人向印度法庭提议称自己愿和这名女受害者结婚,法庭同意了他的“结婚提议”。
  他记得一个男警察说:某女,老处女,生得黯淡,从小到大没有哪位男士用花草形容过她。于是孤单落寞,爱在深夜里去那些名声糟糕的暗处行走。就有人劝,这很危险。女人不顾,犹盛装艳抹,终于如愿以偿被强奸,于是报警。过几个月,女人在同一个地方又被强奸。又过了几个月,女人再次被强奸,还是在同一处。于是,警察互相询问,上帝,她是上了瘾吗?
  他记得一位女医生说:每一位强奸受害者遭强奸后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强奸恐惧综合症。身体的创伤可能治愈,但心理上蒙受的伤害却是长久的。在被强奸三到六个月后是受害者最容易自杀的危险期。她们换工作、搬家、不再跟朋友联系。
  他记得一位男演员说:一位衣衫不整的美女跑到警察局报案,大喊,警察,我被强暴了!警察就问,对方有什么特征呢?美女略带羞涩地说,力道强劲、姿势多变、耐力也很好。
  他记得一个中学历史女教师说:1946年12月24日夜,北京大学女生沈崇,在北平东单被二名美国水兵绑架到操场强奸。由此引发“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大游行达。国民党政府派出大批军警镇压民主爱国学生运动,酿成“五二0”惨案。
  他记得一个陌生男人在酒吧里说:一村妇提一篮鸡蛋去集市上卖,半路遇上贼。贼将她强奸,完事后飞跑。村妇起身后,一手拿鸡蛋篮子,一手拍身上的土,不屑地说,多大个事?我还以为是抢鸡蛋呢!
  他记得一位愤怒的女人说:强奸不是性欲望的暴力表现,而是通过性来实现的暴力。战胜者对战败者的妇女大规模的集体强奸、轮奸在历史上屡见不鲜。比如二战中日军兽兵。又比如解放柏林的那一个月,有近五十万妇女遭到苏联士兵的强奸。妇女已经成了历次战争的一个特殊的战场,强奸成了一种特殊的武器与战斗方式。
  他记得就职于某大公司的某男性主管在咖啡厅里说,有一个行为艺术家剃掉猪毛,在公猪身上写上英文,在母猪身上写上中文,把烙印有文化标记并处于发情期高潮的公猪放入母猪堆里,公猪就开始了疯狂的“强奸”。
  他记得一个陌生女子在公交车上说:猎人进山打熊,被熊抓住。熊给了猎人两条路,或被fu-ck或被吃掉,猎人选择了前者。屡战屡败的猎人屡败屡战,不断地被熊fu-ck。当熊第四次抓住猎人后。纳闷的熊问猎人,你丫到底是来打猎还是来卖屁股?于是,在满车厢的哄笑声中,熊、猎人、陌生女子、所有的听众以及那辆欢笑奔腾的大巴车通力合作完成了一次堪称完美的行为艺术。
  
  6
  他做过一次行为艺术。在电脑上。通过“QQ”这种网络即时通讯软件。他临时申请了一个,并在线随机加了五百个好友,男女各一半。
  他向QQ好友发信息——“我想强奸你。”
  第一个好友说:我三年没洗澡了。
  第二个好友说:你是玻璃?
  第三个好友说:请先付钱。谢谢。
  第四个好友说:请问,你是女性吗?
  第五个好友说:你去强奸毛临吧,他一定乐意至极。
  第六个好友说:我教你。包学包会,不会免学费。
  第七个好友说:你疯了,我是你老婆。
  第八个好友说:一百遍呀一百遍 。
  第九个好友说:请给出理由与意义。若理由正当,意义充分,热烈欢迎。
  第十个好友说:说话一定要算数,不然以后就不理你了。
  第十一个好友说:过两天行不行啊?人家那个刚过去呢。
  第十二个好友说:请排队。注意,你是第一百零八号。别加塞。
  第十三个好友说:怎么今天那么多人都想?是不是伟哥降价了?
  第十四个好友说:你每次都不戴套!害得人家已经大肚子了。孩子他爹。
  第十五个好友说:请问能持久多长时间?
  第十六个好友说:要注意身体。
  第十七个好友说:快把摄像机架起来!
  第十八个好友说:我是你妈。
  第十九个好友说:你有没有相片?
  第二十个好友说:你愿意为我拿刀去砍死容祖儿吗?
  第二十一个好友说:你是东方不败吗?
  第二十二个好友说:你一定是党员。
  第二十三个好友说:好啊。不过我爸说,凡事都得他先同意。
  第二十四个好友说:哇,我家的狗狗今天与你一样兴奋。
  第二十五个好友说:一个人?
  第二十六个好友说:我劝你还是赶紧下网,揣一块砖头,守候在女生寝室门口。
  第二十七个好友说:上帝啊,全世界全变态了。
  第二十八个好友说:如果你是一头母猪,我可以考虑。
  第二十九个好友说:想和我做爱就明说。我最讨厌别人拐弯抹角的了。
  第三十个好友说:我已查过你的IP地址,并通知了警局,请留意敲门声。
  ……
  信息共发出四百条,二百二十八人不予理睬。回复消息的一百七十二个人中,据注册资料显示,一百零三个为女性,六十九个为男性。
  
  7
  他笑起来,吐了口唾沫,伸手去拽耳朵,拽了一下又拽一下,拽得耳朵差不多跟毛巾一般宽大,手掌顺势在脸上来回擦了几把,脸上顿时闪现出星光点点的唾沫。
  他又想起了越珏。如果越珏还在,也接到这么一条信息,会如何作答?
  他在电脑键盘上来回敲打“越珏”,并使用制图软件把这两个汉字一个个串连成线,再弯曲折叠,做成一张曲线玲珑剔透的女人的图片。
  汉字是最伟大的艺术。
  
  他满意地打量着屏幕上的图片,拿起桌上的竹结紫砂茶壶,嘴对嘴喝了一口,清香甘冽。
  他咂咂嘴。紫砂茶壶胎质细腻、不渗漏、不烫手、不易酸馊,不易开裂,若有必要可以直接置于炉灶上,最重要的是它能蕴蓄茶味。只要是一把上年头的好紫砂壶,哪怕只往里面添入沸水,亦有缕缕香味扑鼻。
  
  这把紫砂壶的主人曾是一位行为艺术家,曾经身着后背印有“此人出售、价格面议”的中山装游走于大街小巷;曾用烙铁在脊背上烙上自己的身份证号码;曾在手臂上插抽血的针头让血自然流出,同时漫不经心逛超市或坐在马路边或抽烟喝酒或玩游戏机;曾把十多吨苹果倒入广场水池中,让千千万万个苹果演绎生命从新鲜到腐烂的过程;曾赤身裸体涂满蜂蜜坐在公厕里几小时让身上落满苍蝇;曾在情人节找花草树木谈情说爱或是与一头骡子结婚;曾当着观众的面将一只死猫反复往地下摔;曾钻进剖开的牛肚里,再从牛肚子里赤身裸体而出……
  这些行为艺术显然还未致于生命的极端。而极端却是一切行为艺术的命根子。于是,这位喝高了的哼着“为什么博依斯要给一只死兔子解释绘画”小曲渴望找到自己命根子的行为艺术家就在光天化日下进入了女厕所,就如同鬼子进了村,也如同骄傲的帝王巡视后宫妃子。
  行为艺术家从三个脸色发白蹲在粪坑上双腿哆嗦鼻涕淌下的女士面前走过,一直走到最里间,按倒了那位不幸的女士——按说,她并没有资格来承受不幸,前面蹲着的三个女子更年轻漂亮,但谁让她遇上行为艺术家呢?这位女士很快就被行为艺术家剥成一条大白猪,不断地发出凄厉的哀嚎。外间蹲着的那三名女子甚至来不及揩净屁股上的屎,慌乱奔出,迅速消失在阳光下。厕所外面很快围上一大群人,他们认真倾听里面的声音,比幼稚园里的孩子听老师讲课更用心专注,嘴里不时地发出“喔……嗯……呜……ye……yes……”声。
  没有人拨电话报警,也没有人进来制止,只有几个脑袋实在是控制不了一颗好奇的心,胆怯地,小心翼翼地,偶尔伸进来,又立刻缩回去。
  半小时后,行为艺术家坐在已晕死过去的女士的肚皮上给一位娱乐记者拨通电话说,刚完成一件作品,主题名《强奸》。行为艺术家没料到那位记者居然“不上路子”,反而报了警。行为艺术家试图向那些愚顽的不懂艺术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警察先生们解释——自己只是在做一件作品。警察甩来几记耳光,其中一女警还免费送上一记撩阴腿。
  娱乐记者毕竟是娱乐记者,立刻在报纸上发出愤怒的声浪:中国人=看客?
  就有读者说,这人如此胆大,不是黑道老大也起码得是某公安局长的少爷。谁敢惹?
  行为艺术家圈子里的朋友分化成两派。一派说:这个作品做得好。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艺术故,两者皆可抛。另一派说:可惜了。若行为艺术家在闯入女厕所时不忘在背上粘一张纸条,上面写明——俺爹姓张,人称张三麻子,目前在猫儿巷胡同口摆有修鞋摊一个,还望大家多多捧场。那么,围观的人民群众会立刻扑上去将其暴打一番。行为艺术家就可以完成一件《强奸未遂》的作品,而它所具有荒诞的意义显然比《强奸》更有震撼力。
  行为艺术家被判了七年刑。对行为艺术家而言,坐牢,也是一种行为艺术吧。也许,人活着,就是一场行为艺术的表演。
  
  他听到了这个故事,也从讲这个故事的人手里得到这把茶壶。
  茶盖上有一圈字:“可以清心也”。当然,也可以读成“以清心也可”、“清心也可以”、“心也可以清”、“也可以清心”。怎么读,就怎么有意思。
  他叹口气,放下茶壶,嘴唇撮咙,吹起了口哨。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反动派被打倒, 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全国人民大团结, 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高潮……”
  他唱起歌。他从小爱唱这歌,一唱就兴奋,就有快感,就冲动得不行。
  这可能与越珏有关。那时,他与越珏都上了初中,念一年级,并且仍然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同一张桌子。
  
  8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9
 夏雨辞| 发表于 2005-07-07 01:37:51 | 只看该作者
  沙发,不坐白不坐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