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遗失在光阴之外》

  [复制链接]
查看: 12811   回复: 215
#20
 前身汉武帝| 发表于 2005-07-05 19:57:48 | 只看该作者
  顶一下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1
 一人一人一人| 发表于 2005-07-06 02:26:17 | 只看该作者
  7
  那年,也许是2002年,也许是2003年,不过,时间在这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那里又遇上了可卿。他已经忘了当年那个party的主题是什么,到处都是各种各样从各种瓶子里倒出来的各种颜色的酒,还有各种各样的男人与女人。他喝着酒,跳着舞,在黑暗中随意拽住一个女子柔软的手,牵住,搂紧,脸贴脸,然后醉了。
  
  一开始,他没认出她是可卿。她躺在他身下,眼睛闭着,绿色的头发披散在苍白的脸庞下,红艳艳的唇像花瓣一样嘟着,舌头吐出粉红色的一丁点,瘦弱的脖颈,尖细的下颌,双腿紧紧地缠住他的腰,整个人散发着奇怪的妖媚。
  他抱住她,她立刻发出宛转足以令任何男人抓狂的呻吟。他猛然瞥见她眉心的那粒黑痣,情不自禁地叫出声,“可卿”。她僵住了,一点一点。这本来是一个陌生人的聚会,按说,谁也不应该认识谁。她睁开眼,略显迷乱的眸子在灯光下渐渐恢复清澈,并慢慢射出一道透明的光线,她推开他,坐起,舌头舔舔嘴唇,手指在床垫上有节奏地弹,声音淡然,“你认错人了。”
  他以为他真的认错了,刚想说对不起,目光落在她赤裸的肩胛上。那里有块伤疤,缝过针,有几处突起的红色小肉芽。她应该是可卿。他记得那年在教室里搞卫生,他在擦黑板,她在擦玻璃。一块被几根细铁钉嵌住的玻璃突然掉下来,顺着她脸颊滑落,在她肩胛处重重一割,再砰一声摔在地上。鲜血从她肩膀上涌出,顿时染红了她那件印蓝色小花的上衣。
  “可卿”,他又低低地叫了声。
  
  他没说自己是谁,不必说的,她分辨得出,只要稍为留神一点,没人会认不出自己童年的伙伴。他的胃部一阵猛烈的抽搐,似被人重击一拳,嘴里满是苦涩,舌底滚出沙粒状的物体。
  他轻声咳嗽,“我知道你不是可卿,但就让我叫你可卿吧。还记得当年我用蜂蜜唤出的蚂蚁所拼出来的那些字么?”
  他的手停在她受过伤的肩胛处。她滑腻的皮肤比绸缎还要柔软,而且温凉。这是他成人后无数次在梦里所幻想过的场景。他不敢确信自己是否在做梦。灯光在她身体的曲线上流淌,沿尖挺的乳房往上一抖,抖出一片蒙蒙的白光。她已经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美人儿。他听见楼下有钢琴声,是《致爱丽丝》,与之相应的是她胸腔,里面正发出阵阵颤音。她在颤抖。
  他抱住她,小心翼翼,闭紧眼。他情愿这又是一个梦。尽管他被太多的梦欺骗过了,身体早已干若朽木,但他还是可笑地滴出眼泪,或许是滚烫的。她猛地用力推开他,似被灼伤,起身,弯腰,迅速穿衣,系好腰带,眉尖蹙起,“对不起,你确实认错人了。”
  
  他是认错人了,那个少女可卿早已不在了。无常便是常,无相即是相。不必提那贯彻万物始终的时间,不必说几百万年后又将彻底陷入寒冰的地球,就是此刻主宰着人的命运,它也常突如其来地化作一柄长矛,当胸掷来,让正走在路上的人猝不及防,眨眼间就已粉碎。
  他笑起来。她耸耸肩,转身要走。她嫩嫩涂有丹蔻的脚趾真好看,裹在奶白色缀有水晶颗粒的高跟皮凉鞋里,像花儿吐出来的蕊。他握紧拳头,砸下,用力地,朝自己双腿中间。剧烈的疼痛眨眼间刺入中枢神经,发出一声喊。我们都是可笑的堂吉诃德,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对抗世界,最后一定是自取其辱。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停下脚步,回头,轻轻叹息,“何苦?”
  
  何苦?哪里来的苦?摊开双手,什么也没有。他凝视着她。她绘有青色眼影扑有脂粉原本柔顺的脸庞泛出金属的光泽。他没吭声。他感受到她所经历过的一切疼痛。他小声地叫,“可卿。”
  她突然也笑,冷不丁的,笑容就像是小时候围绕她翩翩起舞的粉蝶,一片片。她咧嘴,从桌上拎起还未喝完的红酒往嘴里灌,咳嗽声,歪过头,眼神不无戏谑,“你知道吗?从前,有一只跳蚤一直生活在某女人的下身。它渴望艺术,所谓诗意的栖居吧。结果在女人参加舞会的那天,它看见一个艺术家,满脸胡须的那种。于是,它使劲跳,还真跳到艺术家的胡子里去了。它美美地睡了,睡得真香。不过,第二天,等它睁开眼,它发现自己又回到那潮湿之处。”
  
  他聚精会神地望着她。这是一个笑话,一个黄色笑话。这或许能拯救我们的生活。惟有黄色,就比如阳光,才能给生活镀上一层明亮的光泽,让一切重的变轻,浮出水面,而不被那些黑暗所吞噬。他并不知晓这些年她都经历过哪些事。他明白她的意思。他没反驳。虽然这个世界上的颜色有很多,绝对不只是一种黄色。
  她盘膝在柔软锈有几何图形棕褐色的地毯上坐下。她说,可卿?这名字挺好的,不过听起来,像是红楼梦里的那个秦可卿,那个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的淫女子。那金陵十二钗正册里的那句判词是怎么说的?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她往喉咙里又倒入大半瓶红酒,眼神愈发迷离。
  她身后墙壁上那盏月芽般的壁灯里泛出一层层晕黄的光线。壁灯左上方有一副画,与曾经挂在他房间里的一模一样。一个裸体女人抱着一只可怜兮兮的天鹅。他知道这个神话故事。老流氓宙斯迷上了美女丽妲,就请爱神阿芙洛蒂拉皮条。阿芙洛蒂化身为老鹰, 追逐宙斯变成的天鹅,。天鹅逃到丽妲身边。丽妲抱它入怀。宙斯得遂心愿,丽妲生下两个大蛋,其中只有便是那倾国倾城的海伦姑娘。他接过她手里的红酒,一仰脖喝光了。酒麻酥酥的。
  
  “让我们荡气双桨,小船儿轻轻飘荡,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他吹声口哨,小声的。可卿脸上原本紧绷着的线条一点点变得柔和,手指在他下颌滑动。
  他嘿嘿地笑,“小时候总误把‘和暖’听成‘河南’,就想不明白,自己是江西人,咋是‘河南’的阳光照耀着我们。”
  “是啊。小时候,长大了。那时,日子虽然穷却开满花朵。或者说,那时虽然一样有罪恶,但孩子的眼睛只有蓝天白云青山绿草。”可卿突然转过话题,“他还好吧。”可卿的声音微微一颤。他明白她嘴里的“他”是谁,便简短扼要地把他哥哥的现况说了一番。她沉默下来,手指拨弄床垫旁垂下的毛绒绒的线球,嘴角浮起若有若无的笑意,“那时,记得有件毛衣上也织有这么两团线球,上课时趴桌上睡,不知不觉,就把它们塞嘴里了,还咂得津津有味。”
  他点点头又说,“那天,你走的那天。我把你给我哥的英雄钢笔弄掉了。”
  可卿说,“嗯。”
  他没再说话。他出了门。他没对可卿说要往哪里去,也未留下自己联系方式,没回头,轻轻阖上门。他在门外。可卿在门里面。一扇门隔在中间。一扇结实的橡木门。
  
  8
  夜幕很深,风很大,吹得几颗星辰哗啦啦地晃个不停。他走在路上。
  月亮变小了,很小的,弯的,咝咝地响,颜色白里泛青,并把他的影子扔在他双腿中间。他跑起来,拼命跑,跑到黑乎乎的天桥底下,喘出口气,突然看见天桥对面一幢二层楼房上有三个影子,一个像蜘蛛,一个像壁虎,还有一个像蝙蝠。他走过去,发现他们正从下往上爬,爬得飞快。他便跟着往上爬,爬上阳台,爬入窗户,然后,屏声静息。
  他们在抬一个尺许见方的东西,抬得歪歪扭扭的。他凑过身,在空出的那个角搭上手,嗨了声,用力向上抬,这应该是一个硬梆梆冰凉的铁家伙。“别吭声”,他们中的一个嘘道。“小心点”,他们中的另一个说道。“谁?”他们中的最后一个压低嗓门问道。
  “我。”他掂了掂,手中的铁家伙份量着实不轻。“你是谁?”他们中的一个问道。“不是老鼠”。他们中的另一个说道。“去你妈的。”他们中的最后一个喝道。“我妈不在这里。”他分辩道。
  他们不吭声了,迅速朝屋外蠕动,他托起铁家伙的一只角跟着他们朝屋外迅速蠕动。就是一只蟑螂王子也没有他爬得快。他这么想,飞快地爬。但他们却又停下来,害他差点撞在铁家伙上,门牙被磕去一只。真疼。他捂住嘴。月亮已变成淡黑的,几朵云在天上画着叉。
  
  他们中的一个说,“好像有人?”他们中的另一个说,“狗日的警察。”他们中的最后一个说,“你去看看。”他咧开嘴,牙肉咝咝地响,里面像藏着一条响尾蛇。他突然想起“咝咝地响”,抬头,但那几朵云根本不理睬他,仍漫不经心地画着圆圈。月亮不见了。他们中的一个说,“叫你呐。”他们中的另一个说,“操,听见没有?”他们中的最后一个踢了他一脚说,“快去。”他松开手,他们立刻哼了声。他对他们抱歉地一笑,再沿屋脊往下爬。他瞅见一只螭吻,眼睛被夜色染得墨汁般,蹲着,正目不转睛地眺望远方。他对螭吻说,“嗨。”螭吻没理他。它是龙的儿子,尽管可能是私生子,也完全有资格不屑搭他的话。他闷闷不乐朝瓦片上吐口水,继续往下爬。
  他是从房子的另一边爬下去的。一口闪闪发白光的牙齿拦住了他,“他们逃不掉。”他说,“是的。”另一口闪闪发黄光的牙齿说,“我一定会逮住他们。”他说,“肯定会的。”还有一口闪闪发黑光的牙齿说,“辛苦了。“他说,“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他们就一起向前扑去,他觉得他比兔子蹦得还快,一闪一跳,就来到那个铁家伙前。他按住它,打算抬起它,它所有的重量猛然全往他一个人的手腕上压来,他急忙撒手,往旁边跳开。头顶忽悠一声,一道亮光泼喇喇地从螭吻所凝望的地方冒出炸裂。
  月亮是一只被人拿枪追赶的兔子,从云的背后跳出,两眼鲜红,神情仓惶。云画出来的叉就套在它脖子上,好看得紧。他一时入了迷,正想好好喘出胸口纠结的那团郁气,有人横踹来一脚,“发啥呆,快!”声音急促。他悚然一惊,手与腿立刻不听使唤了,一个想往左,一个想往右,他往左边跑了一会儿,又往右边跑了一会儿,没过多久,他发现自己已回到天桥下。
  凄厉的警笛声从眼前奔过。红的,黄的,绿的,那是天桥尽头的信号灯在闪烁。他一屁股坐下,坐在一个硬梆梆尺许见方冰凉的铁家伙上。想了一会儿,起身,掀起路面上一个铁铸的井盖,抱起铁家伙,扔进去,拍拍手,吹起口哨,往来时的路上走。影子被发出越来越大声响的月光扯碎,然后,没了。偌大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他继续跑起来,一眨眼,他就跑回到屋子里,他打开电脑,喘出粗气。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2
 法图埋| 发表于 2005-07-06 02:35:21 | 只看该作者
  提~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3
 六方南郢| 发表于 2005-07-06 02:37:25 | 只看该作者
  一人的东西要看的要顶的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4
 反正弄死当睡着| 发表于 2005-07-06 03:19:04 | 只看该作者
  呵呵
  我仅仅是来支持
  没时间看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5
 秋水轻尘| 发表于 2005-07-06 04:46:52 | 只看该作者
  漂亮的语言,很耐读.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6
 王棵| 发表于 2005-07-06 06:09:22 | 只看该作者
  嘿嘿!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7
 反正弄死当睡着| 发表于 2005-07-06 08:37:18 | 只看该作者
  作者:秋水轻尘 回复日期:2005-7-6 16:46:52 
    漂亮的语言,很耐读.
  ---------------------------------
  赞同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8
 虞文浪| 发表于 2005-07-06 09:13:25 | 只看该作者
  夜幕很深,风很大,吹得几颗星辰哗啦啦地晃个不停
  这句看了特有劲。哈哈
  顶一个
  http://www8.tianyaclub.com/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culture&idArticle=144849&flag=1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9
 喊哪阿伦特| 发表于 2005-07-06 09:47:11 | 只看该作者
  强烈支持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